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魏将军×白逍遥】再说一遍,你要跟谁情缘? (第十三章)

凌零_sherry:

魏将军心神恍惚地想:这个白敬亭,怎么能就这么像他梦中的那个少年的样子呢?


(存货发完了,把某个小可爱黑黑的胃口先放下来噗,然后这几天也进入了忙碌期,于是就木有日更啦!)


以下正文:


第十三章


魏将军是连夜坐上了长春到北京的高铁,他什么都没带,除了钱包和手机,孑然一身,孤单地坐在位置上,周围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只有他,瞪着一双眼看着漆黑的窗外。


从那个被意外中断的电话开始,他就仿佛陷入了一场噩梦,只靠着直觉寻找着各种可供依靠的救援,茫然无措地四处伸手想抓住什么,却只能看见无边无际的黑暗。


 


胡一天被他一个电话从床上揪了起来,本来还迷迷糊糊,结果下一秒就被魏将军吓到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口摔了下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打电话给魏将军,告诉他白逍遥确实出了车祸,已经送去了医院,而那时的魏将军已经捏着钱包站在高铁站门口了。


胡一天给他发送的地址被魏将军一字一字记下,打了无数通电话的手机早就因为没电关了机,好在他早就把乘坐的高铁班次发给了胡一天,魏将军并不担心明天胡一天找不到他。


 


头靠着玻璃窗,魏将军脑袋微微胀痛,只觉疲惫不堪,但一闭眼就听见白逍遥的声音。


带着一点哭腔,颤声说着:别这样说我。


如今想来,字字诛心,一刀一刀戳得魏将军鲜血淋漓。


啪!


魏将军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如果白逍遥这次真的出了无法挽回的大事,他这一辈子,都无法从这个深渊里爬出来……


 


在这种情绪的纠缠之下,魏将军硬是在六个小时的车程里无法合眼,走出高铁站的时候,双眼带着血丝,下巴上冒着新长出来的青色胡渣,看上去狼狈不堪。


他找了个快速充电的机器,打开手机,几个未接来电跳了出来,是胡一天。


魏将军抹了把脸,按着号码打了回去:“喂,胡老板……”


 


五分钟后,胡一天出现在了魏将军面前,帅气明朗,个子高挑,甚至比183厘米的魏将军还高出了小半个头。


胡一天打量了魏将军几眼,显露出几分嫌弃:“你怎么跟个难民似的?”


按照平时魏将军一定得怼回去,可是今天他却没啥心情,只胡乱在厕所外的洗手池接了点冷水搓了搓脸,就水淋淋地抬头:“带我去医院吧。”


胡一天递了张纸巾过去,脸色不是很好:“没必要去医院了,我带你去他宿舍看看吧。”


 


魏将军走出高铁站到坐上出租车到首都师范大学的路程,日后他想起来,这段记忆都有些模糊不清,他后来想,也幸亏是这个年纪的他,才能支撑着自己走完这段路。


换了早几年,或者晚几年,他自己都觉得怎么都无法像此刻这般强自镇定。


胡一天把他从出租车上拉下来,也不说话就沉着脸一路向校区里走,魏将军走了几步,突然觉得气短起来,摆手示意胡一天停一下,连话都来不及说,便弯下腰撑起自己的膝盖气促地呼吸了好几口。


胡一天在他看不见的情况下,脸色闪过一丝不忍,似乎想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旁边有人叫他。


“一天。”


胡一天扭头,看见一个少年,手中抓着一颗篮球,从不远处的篮球场慢慢走过来,不由皱眉:“你脑袋上还贴着纱布呢,就来打篮球?!”


 


魏将军低着腰,听见这声音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缓缓直起腰。


那男孩和魏将军差不多高,肌肤白皙,栗色的头发微卷胡乱翘出可爱的角度,看上去少年感十足偏偏又透着一股冷冽的气质,眼角下一颗不大的泪痣十分醒目。


“就是些擦伤。”少年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额头上一块不大的纱布,眼光一瞥,看到了胡一天身边的魏将军,“一天你的朋友?”


胡一天张口就来:“这是魏……”


魏将军伸手狠狠拧住胡一天后腰上一块软肉,手指发力旋转,带着胡一天的声调陡然上升到高八度。


少年挑眉。


“是魏……为了来我们学校看比赛,我老乡!”胡一天知情识趣,伸手一指少年,向魏将军挤眉弄眼地介绍,“白敬亭,音乐学院的校草哦。”


魏将军想开口说话,但脸上的肌肉莫名有些僵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嗓子倒是没有刻意压低,这一晚上的折腾早让他声音嘶哑。


“你好,我是一天的老乡。”


白敬亭面无表情,只向魏将军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扭头向胡一天说道:“刚才教练找你了。”


胡一天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你别打了,回头汗都进伤口里,不好处理。”


白敬亭歪着头,手中的篮球在地上蹦了几下:“那我绑个发带去。”


“你这人!”胡一天声音一下子扬高了,引得白敬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你知道我也不爱出汗。”白敬亭嘴角的笑意还未散,微微下垂的眼角说不出的无辜可人,“行了,我回宿舍了。”说完就挥挥手走了。


 


胡一天回头看魏将军,见他微微张着嘴死死盯着白敬亭的背影,不由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容:“怎么样,看见小白了,满足了么?”


回答他的是魏将军抬起腿就是一脚,踢在胡一天的膝弯里,让他差点当场跪下。


“你小子居然骗我!”


魏将军恼羞成怒:“吓死我了你知道么?我还以为小白出了啥大事,三魂七魄到现在还没归位呢,你是不是想我死!”


胡一天在他踢来第二脚之前,赶紧躲到旁边:“我说小白没事的话你也不会来北京了不是?现在见着了小白真人,你觉得来这趟亏了么?”


魏将军突然笑了起来,唇边的梨涡一下深刻起来,傻乎乎地回答:“不亏,嘿嘿。”


胡一天顿时一阵嫌弃:“行了行了,别傻乐了,先去我宿舍对付着睡一会儿,再收拾一下,中午叫上小白一起吃饭。”


 


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魏将军这一觉睡得无知无觉,中午被胡一天从床上揪出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


“你快点,小白在楼下等着呢。”


魏将军突然清醒,二话不说冲进了卫生间,五分钟后出来时精神抖擞,居然让胡一天都看出了几分帅气。


走到楼下,魏将军一眼就看见了靠着柱子站在门口的白敬亭,换了一身简简单单的黑色t恤破洞牛仔裤,露出细瘦白皙的小臂,戴着黑色框架眼镜,几缕不听话的头发垂在镜片上,遮住了眼帘下的那抹清冷眼神,看上去活脱脱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模样。


魏将军心神恍惚地想:这个白敬亭,怎么能这么像他梦中的那个少年的样子呢?


 


三人找了家不大的饭店坐下,魏将军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火锅,又透过白色雾气看着对面那个低头认真在锅里涮肉的白敬亭,突然有点想笑。


昨天半夜还在担心这个小畜生的生死,今天中午居然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涮起了火锅。


“胡一天。”


白敬亭突然冷冷出声:“你要是敢把香菇放进去我们就绝交!”


胡一天悻悻地把想偷偷下点香菇的手给收了回来。


“为啥啊?”魏将军不解。


“小白不吃香菇。”胡一天委屈,“可是我爱吃。”


魏将军又暗暗心想:讨厌香菇的小白怎么这么可爱呢?


 


 


胡一天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吃坏了肚子,还没吃下几口就跑进了卫生间半天没回来,剩下白敬亭和魏将军两人相对无言,安静涮着火锅。


魏将军有些漫不经心,拿筷子戳着自己盘里的一块方火腿肉,突然听见对面的白敬亭开口了。


“将军,你的肥牛熟了。”


“哦。”魏将军抬手就把自己刚才放下去的一块肥牛捞上来,正往自己盘里放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僵在了原地。


他动作僵硬地抬头,迎上白敬亭似笑非笑的目光。


“初次见面,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啊。”


“魏将军。”


 



评论
热度 ( 410 )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