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三章)

我喜欢最后一句,哈哈哈哈哈哈哈@慕筱_Sainy 

凌零_sherry:

“我投诉你虐待证人!”


“你袭警!”



第三章




张队派了别的组员过来暂时接唐一修的班,在白rap的家门口守着,趁着这空隙,唐一修回了一趟刑侦队。


虽然已经近半夜,刑侦队依然灯火通明,唐一修进门就发现组里正在开会,他二话不说就在柯佳明旁边坐下,看着刚拷贝过来的监控录像。


“停一下。”张队指着屏幕,“是他么?”


唐一修仔细看着屏幕,不起眼的普通装扮,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五官:“是他,我记得他手腕上的手表。”...


【白魏】天使之吻(下)

鱼尾葵。:

*私设,勿上升真人
*bug巨多
*谢谢喜欢和评论!爱你们!
*这次猜对了吗?
*求评~~~~~


————————————————————————


深夜,警察局外。


“……对不起。”


一向清冷的白警官破天荒认真地道了一个歉,Daivd微笑着看着他。


“白,你自己是十分清楚的,作为一个警察,你对我的怀疑一点错也没有,十分合理,我觉得你不应该反思自己为什么怀疑我,而是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因为错怪了我而感到抱歉。”他盯着白敬亭,“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为什么最后对我说那个单词?你们明明没有作案时间。”白敬亭逃避了这个话题。...

花翎悬疑侦探社

#私设,勿上升#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圈地自萌#

Chapter 2 密室逃脱

阳光通过小黑屋内唯一的天窗撒进屋内,成了屋内唯一的光源。

“我这是在哪?”白敬亭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各个关节。

“有人吗?”白敬亭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不出所料,无人应答。

见到如此,白敬亭也不慌,他站起来,边行走边环顾着四周,观察着房间内的环境。

“嗯?这是谁?为什么躺在那里?”由于光线昏暗,白敬亭还没有戴眼镜的缘故,他看不清躺在地上的人是谁,于是拿脚踢了踢,又蹲了下来用手捏了捏。不捏还好,这一捏可把魏大勋直接捏醒了。不过被白敬亭折腾了这么半天,他也该醒了。

“白敬亭,你踢我干嘛?哥...

今天也许会更文,也许……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二章)

凌零_sherry:

“我们做警察的,每天面对的不是犯人就是死人,个个命中带煞,就看我跟你,谁凶得过谁了。”



第二章




收到综艺被人换下的消息是在案件发生后第三天。


经纪人的语气在电话中显得疲惫又不耐烦:“你现在被警方保护了起来,案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破,整个节目组不可能无期限等你,而且制作方那边还说你……”


经纪人突然停了口,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


“总之你的安全为上,就当休息吧。”


白rap默不作声挂了电话。


休息?


他最不缺的就是休息。



如果说陈舞蹈...

更文缓慢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一章)

凌零_sherry:

每次取文名就是一个坎……取名废柴简直想shi……


于是这还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小故事,应该不会长,因为我只想了一个开头=-=




第一章





白rap觉得自己大概是上辈子造了不少孽,不说灭人九族吧,八成也没少干杀人越货的缺德事,不然怎么能这辈子这么衰呢?


好不容易从甄花旦的那场祸事中爬出,开始重新开始演艺事业,混得不算太好,但好歹接到了几个综艺还有电视剧的邀约。


却在录制一个隐藏摄像机的综艺时撞到了一场谋杀案,还好死不死地被他胸前的隐藏摄像机拍了个正着。


虽然没拍到凶手正脸,但是凶...

花翎悬疑侦探社

第二案 恐怖童谣(致敬明星大侦探)

#私设,勿上升#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圈地自萌#

Chapter 1 恐怖童谣

叮咚,I have a secret

Tell you quietly

Welcome to paradise entrance

叮咚,someone is ringing the doorbell

Who is out there take mischief as a game

Listen,who is crying

Look, who is whispering

There are eyes out of the window,...

别问我花翎的第二案什么时候更……我觉得我写完已经是一年后的事了

可能爱情说别放弃

可以不爱,请别伤害

三三:

☆伪现实向
☆尽量未OOC
☆勿上升
☆故事属于他和他
☆我的风格是这种


你把剑刺入我心
我甘之若饮
你于心不忍


雨还是下的不停,就像魏大勋的心破了个洞滴着血,血流不止还得抬头笑着说自已很好,好到自己都相信了,可事实上了……
事实上呀,也确实如此,拍戏时认真无比,该是啥模样就是啥模样,一下戏就和同组演员一起逗弄一下后辈,看着对方红的耳朵一瞬间恍惚不知道想起了谁,看着眼前的人眼底又一阵清明。


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戏也杀青了。
杀青那天,魏大勋望了望四周,每个人都不舍的与所有的人拥抱,忍着泪水说着再见。他就像站在边缘外的看客,看着这一出离别的戏,...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