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白魏】我,丘比特,打钱 4

冰酒久:

白/魏 斜线目前没意义
这次基本都是 白rap/勋外卖
嗯........下章会恢复傻白甜模式
诸君,我想念白梦想了_(:з」∠)_



————

看见勋外卖是个意外。

转头眺望街道时,那人就在路边,拉着个孩子的手。

烟雾缭绕,白rap挪开了手里的香烟,手指支撑上玻璃窗户想看的更清楚点。

孩子哭得挺凶,大概和父母走失了。

男人蹲下身给他抹眼泪,完了又帮他剥了棒棒糖的包装。

白rap想起自家茶几上摆着的勋外卖的资料,遇见迷路的孩子这么上心,也在情理之中。

那天写完新的草稿,兴奋的叫了几声没人答应,抬头一看,白rap才发现那人早就走了。鬼使神差的,他找人了搜集了勋外卖的资料。

不知道。

也许只是想找点事让自己头疼。

他其实不在意纸上那些斑驳的过去,虽然有些意外,但谁没点黑历史呢。他自己看上去光鲜亮丽,在台上俨然能呼风唤雨,归根结底也只是个卖身的。

台前装模作样,说一套做一套,违背良心的事儿没少干过。

谁能比谁干净。

白rap吸了口烟,苦涩的尼古丁味充斥肺腑。

呼出的白雾模糊了视线。

[为了爱]

他想起那天说出个这短句时男人红彤彤的脸颊,窘迫又懦弱。

眼睛是亮的。

说的好不纯粹。

男人陪着孩子靠在街边的栏杆上,两人并排。隔着老远,白rap也能感觉到男人身上那不符合年龄的乖巧淳朴。

大概是因为和时代脱节,勋外卖看上去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像雨后的水潭,被人肆意踩踏,激起层层涟漪而后又安静的反射着他看不懂的世俗浮华。

只敢抓拉衣袖。

白rap嘴角勾起一丝难以觉察到弧度,他摇了摇头,笑的奈何。

胆儿真小。

孩子的母亲终于找了过来,一把抱住小孩的脑袋,数落了几句拖着孩子走了。

勋外卖目送他们离开。

拇指搓磨着映出男人身影的那一小点儿玻璃。

那人的眼珠子现在一定像是在极寒之处瞬间冻结成冰的水滴,连杂质灰尘都被凝固成了最神秘的结晶。杂乱无章,却是如此美轮美奂。

心痒。

思绪与欲念牵扯着他的神经。

烟灰烫手。

白rap回神,掐灭了手上的香烟。

见小孩回头挥挥手里的棒棒糖,勋外卖笑了,抬手挥别。

白rap在二十几层楼的高楼大厦里凝望那渺小的身影,特别想触摸那人的眼睛。



————

天使盘腿端坐云巅。
俯瞰众生,心怀慈悲。

————


勋外卖送完最后一单外卖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骑着小摩托车在经过广场,人还挺多。也许对昼伏夜出的年轻人来说,一天才刚刚开始也说不定。

巨大的液晶屏上播放着某个歌唱比赛节目,他抬头看了一眼,是白rap的面具。

勋外卖呆呆伫立在广场一角忘了呼吸。

世界一瞬间安静的只剩下他自己的心跳。

男人闭着眼睛,柔和的舞台灯光打在他身上,握着麦克风的手白皙到反光。

勋外卖看着他起伏的胸膛,仿佛能听见他微弱的呼吸声。

音乐骤然响起,红色的镭射光线拔地而起,扫射过整个观众席。白rap猛地摘下面具,一声低吼点燃了舞台。

所有人都成了他的俘虏,无一幸免。

白rap是如此耀眼。

灯光如昼,勋外卖觉得眼睛要被亮瞎了,却仍然不愿意移开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脸。

反正真人也感觉不到。

勋外卖不禁感到失落,但负面情绪一瞬即逝,取代它的是喜悦。

目不转睛。

这样他就能肆无忌惮的捕捉白rap的每一个抬眼,每一次抿唇,而不是鬼鬼祟祟的只敢用余光偷瞄那人的侧脸。

歌词经过修改,变得更加优美精练。

间奏部分,白rap放慢了语速,对爱人倾述衷肠般柔声低喃。他像是不经意般的看了眼镜头,眼底的暖意快要溢出屏幕。

[一切都是为了爱]

啊。
那是他改的词。

有什么东西刺中了他的心脏。

彭咚-彭咚-

电光火石之间宛如万物复苏般璀璨。

心狂跳了起来。

彭咚-彭咚-彭咚-彭咚-

勋外卖抓紧了胸口,像是要抑制他那脱缰野马一样心跳,又像是要在第一时间抓住成功蹦出他胸腔的心脏,无奈他的努力皆是徒劳。

哑然失笑。

唇边的梨涡都被挤成了一条细缝。勋外卖捂住嘴笑的喘不上气,肩膀抖个不停。

笑完,又酸了眼眶。

屏幕里男人神采飞扬,一颦一笑都好看的让勋外卖无措。他的眼神像冬日里的阳光;像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面包,像晚上睡觉前的那杯牛奶;像晒完的被子,像穿惯了的睡衣;像清晨惺忪迷糊的“早上好”,像打电话时依依不舍的“你先挂”。

白rap的眼神,最像他永远得不到的爱情。

心如刀绞,勋外卖不禁鼻酸,热泪在眼眶里茫然打转。

他不想这样。

没骨气的自哀自怨,忽悲忽喜,不知廉耻的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但他已经无可救药了。

留给他的,大概也只有自嘲的权利了吧。

“好听吗?”

闻声,勋外卖呆然回首。

前一秒还在大屏幕里迷倒众生的男人此刻正站在他左后方,不足一米的地方。

白rap穿着普通的黑T恤牛仔裤,靠在街边的栏杆上。脏辫解开了,头发服帖的搭在额头上,唇边带着一抹笑意。他整个人看上去年轻极了,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灵动洒脱。

“好听。”

勋外卖不知道为什么白rap会出现在这里,但他没能有余力去想这些有的没的,能和白rap说话让他单纯的感到幸福,喜悦溢出嘴角,拉成了个最纯粹的笑容。

似乎被他感染,白rap垂目轻笑。

半晌。

他抬眼,似是在琢磨勋外卖的脸。

“我输了。”

三个字很简单,勋外卖却瞪大眼睛,大脑罢工了似的久久不能处理rap的话语。只是眼泪比脑子还快,擅自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泪痕。勋外卖连忙抬手去抹。

“对不起。”

不知为何,哽咽的声音在喧嚣的夜晚里格外清晰。勋外卖一遍遍的道歉,眼眶被揉红了,但他却停不下来,好像不说些什么自己就会消失不见。

“不是你的错。”

见勋外卖颔首猛摇头,白rap眉头紧锁,想要开口解释。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撞上了勋外卖。后者中心不稳,眼看就要摔倒,白rap赶忙上前一步让他栽倒在自己怀里。

骑着自行车的男人紧张的把着车头,头也没回,喊着一句“对不起”便歪歪扭扭的骑远了。

“对、对不起。”

勋外卖从白rap怀里探出脑袋。他面色尴尬,小心翼翼的样子像夏夜里的阵阵雷鸣,轰隆隆,一声声震的白rap脑门儿疼。

心更疼。

“别抓我衣服。”

勋外卖回神,连忙把手松开。

白rap的衣服已经被他揪皱了。

勋外卖偷偷看了一眼,便不敢仔细研究,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

肩膀随着白rap的沉默畏缩。

白rap无奈叹息。

“我的手就在这儿。”

勋外卖呆呆的抬头。

白rap的脸还是那么好看,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放浪不羁的魅力。

眼神温柔的像他得不到的爱情。

勋外卖低头。

白rap的手安静的摆在他面前。

坚定不移,等着他伸出手。

只要他伸出手。

他伸出了手。



.......



世界恍然回归宁静。






—————


“回来了?”
“.....回来了。”

白梦想拍拍一头倒在自己腿上的脑袋,虽然感觉不到,但那翅膀好像蹭了几下他的脸。

“累了?”
“嗯。”
“睡吧。”
“好。”


——————





待续.....

想当初我也是个喜欢写虐文的人啊∠( ᐛ 」∠)_
老了老了



评论
热度 ( 340 )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