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五章)

凌零_sherry:

“我打电话给你了,你没接。”


声音中带着一分控诉两分讨好,以及七分委屈,软软糯糯的,却在唐一修的心中炸了一朵盛开的烟花。


(今天的张队:烦恼依然使我秃头)




第五章


张队拿着手机,一脸严肃,在搜索框打字:孩子沉迷追星怎么办?


打完,一刷新,张队看着795000条的相关结果脑子一懵。


“唉……”张队摇摇头,现在的家长不好当啊。


 


“张队张队!”


张队啪得一声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抬头,一脸正义凛然:“大呼小叫的干嘛?”


来的是子成,一脑门汗,气喘吁吁,后面跟着抱着电脑的佳明,两个人均一脸兴奋。


“张队,上次一修拿回来的烟头的检测报告出来了,你猜怎么着?”子成满眼满脸都写着:报告队长烟头检测出了好东西我们已经获得阶段性胜利了!


“有话快说。”张队想着刚才看到百度里说要对孩子不能一味斥责打骂,硬生生把后半句的有屁快放给憋了回去。


“上面没有检查出指纹,但是检测出了更有用的东西!”子成把检验报告摊在张队桌上,“刘姨在烟头上检测出了一种特殊的化学物质,应该是沾在凶手的脚底,在踩灭烟头的时候留在了上面。”


佳明把电脑也放在张队面前:“我查了一下这种化学物质,并不常用,在南奥市只有三家化工厂有备案库存,两家在郊区,离划出来的凶手活动区域很远。”


“剩下的一家呢?”张队意识到破案的关键点就在眼前,顿时紧张了起来。


“剩下的一家在半年前已经因为环保不过关而停产了,现在工厂已经荒废,我联系当地片警查了一下,有不少无业的流动人员住在那里,很难管控。”


“距离呢?”


“正好在凶手的活动区域内。”


张队起身:“准备一下,半小时后出发。”


“是!”


张队起身向领导办公室走过去,走到门口时回头向子成吩咐:“叫人去接唐一修的班,让他回来一起行动。”


子成打开手机刚想打电话给唐一修,又听见张队补了一句:“多派几个人过去。”


 


 


这次突击行动进行得快速又安静,不过短短二十分钟就悄无声息地将近五十户住在简陋屋棚里的流动人口搜查了个遍。


走到最后第二家门口时,领先的唐一修的抬手阻止了身后队员们的行动。


门口地上散落着几个烟头,唐一修低腰捡起了其中的一个,查看了一下又顺势递给身后的张队。


“一样的。”


张队向唐一修点点头,唐一修和子成在门口一人站一边,子成右手持枪,左手向唐一修做手势。


3


2


1


子成一脚狠狠踹开门,唐一修双手握枪率先冲进去,后面的队员接着进入,迅速在屋内形成无死角的包围圈。


因为踹开门而扬起的灰尘慢慢落在地上,屋内空无一人。


 


 


在确定屋内没人后,众人的眼神很快被墙上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不大的墙上贴满了照片,分为三堆,分别是第一位受害者,第二位还躺在加护病房里没醒的受害者,以及第三次一起遇害的两人。


在三堆照片旁,用一块破旧的布遮着一小块墙面。


唐一修走过去,一把用力掀开那块布,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破布之后,是几十张照片,重重叠叠密密麻麻贴成一堆,照片上都是同一个人:


白rap。


 


唐一修站在那里,他经历过很多血腥的案发现场,眼前这些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他偏偏因为这一墙照片而抽紧了心脏。


照片上的白rap或冷淡或温柔,有几张还带着灿烂的笑容,每一张都让唐一修触目惊心胆战不已。


 


张队走过来,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唐一修,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张队接电话的声音惊醒了唐一修,他下意识看过去,却发现张队正死死盯着他。


唐一修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张队挂断电话,向唐一修严肃地说道:“白rap出事了。”


唐一修脑中轰然一响,他无意识回过头看了一眼墙壁,那一片色彩斑斓的照片在他眼中慢慢浸染成一片血色……


 


 


赶去医院的路上,唐一修拿出自己因为行动而静音的手机看了一眼,主界面上安安静静躺着一个未接来电。


是白rap打过来的,在半个小时前,也就是白rap出事前的五分钟。


“不是有你在么?”


白rap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唐一修还记得清晰,不假以任何修饰,全然的信任神态,仿佛说着天是蓝的云是白的一样自然。


唐一修紧紧握着手机。


对不起,这次是我没在你的身边。


 


唐一修到达医院时,白rap还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小郑和小王两个人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见到唐一修过来都立刻起身,双脚并拢直直站好一脸愧疚地看着他。


唐一修没有心情责备他们:“情况怎么样?”


小郑赶紧回答:“还在手术,他是在工作室的厕所被袭击的,我们当时就在门外,听见声音进去的时候他已经被刺伤了,伤口在腹部和手臂……”说到这里小郑抬眼小心翼翼看了唐一修一眼,见他没有发火的迹象才接着说下去,“都挺深的。”


“凶手呢?”唐一修见两人身上都带着些伤,但不严重,像是擦伤。


“凶手被小王开枪击中了手臂,跑了……工作室旁边是个小区公园,都是些锻炼的老人,不好追。”


几人正交谈着,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护士走出来:“你们谁是家属?”


唐一修立刻迎上去:“我是,他怎么样了?”


护士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才开口:“脱离生命危险了,运气还不错没有伤到内脏,就是伤口深流血多。”


唐一修这才松了一口气,正欲说话,就看见有护士推着活动病床出来,白rap在上面安静地躺着,脸色和雪白的床单一个颜色,看着揪心。


 


 


张队又过了十几分钟才赶到医院,后续的调查和处理唐一修无心去管,他只守在病房里等着白rap苏醒过来。


子成到门口探头探脑看了几次,唐一修只当看不见没搭理他,他也不敢多话,缩回了脑袋就消失在门口。


 


白rap是在半夜醒的,没力气动弹,也没力气叫唤,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喊了一声:“一修……”


原本抱臂低着头打盹的唐一修一下子跳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看着白rap:“你醒啦?伤口还疼么?”


白rap眨了眨眼,大概是点滴里加了止痛药,他并没有感到有多疼痛,只是觉得浑身无力,嘴里又干得厉害,哼哼唧唧地说:“渴……”


唐一修忙手忙脚乱地倒了水,摸了摸温度又兑了点矿泉水进去,这才小心翼翼送到白rap的嘴边。


白rap喝完之后,又被唐一修扶着再次躺平,他眨了眨眼看床边的唐一修,看他一直没有松开紧紧拧着的眉头,以及因为用力咬合而凸起明显形状的下颌骨。


唐一修心里确实一直窝着火,不是针对小郑和小王,也不是针对白rap,而是针对自己,更是针对那个逃之夭夭的凶手。


然而他这种激烈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在一片寂静和暗色中,听见白rap轻轻地对他说:


“我打电话给你了,你没接。”


声音中带着一分控诉两分讨好,以及七分委屈,软软糯糯的,却在唐一修的心中炸了一朵盛开的烟花。



评论
热度 ( 502 )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