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六章)

凌零_sherry:

写在之前:昨天又是粉丝堵柜门蒸煮踹柜门的一天呢……




第六章


 


“凶手叫徐杰奇,男,32岁,身高180公分左右,无业,在新裕化工厂的废旧仓库里住了四个多月,和第一个受害者遇害的时间对得上。”


唐一修一脸严肃地在白板前指着照片,向组员们总结案情,虽然看上去精神不错,但眼底却挂着一抹淡淡的乌青。


“凶手与第一个受害者是在之前上班的工地认识的,受害者是工地的承包商,徐杰奇正是因为和他起了争执才被辞退,一直失业至今。”


“第二个受害者与凶手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凶手为什么会杀他,原因还不明。”


“第三和第四个受害者是一对夫妻,开车上班途中与凶手的电动车发生过刮蹭,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任何交集。”


“而第五个……”唐一修手中的笔指到白板上的白rap的照片时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下去,“白rap是第二个案件的目击证人。”


“有一个事情我们搞错了。”


唐一修从文件夹中拿出几张纸发给组员们。


“我们始终认为凶手对白rap下手是因为他目击了第二个案件的发生,是对,也是错。”


“凶手在失业前曾有一个女朋友,据知情人透露,他的女朋友与他分手是因为经济状态,但凶手却始终认为,女朋友与他分手是因为迷恋白rap过度追星所致,还曾经透露过有教训一下白rap的念头。”


“所以白rap始终是他的目标,并不会因为是否目击案件而改变。”


张队点了点头,总结:“这个凶手性格偏执,有反社会人格的倾向,潜逃在外对社会有很大的危险,我们必须尽快把他捉拿归案。”


 


 


结束了案件的总结,唐一修站在桌前收拾一桌子乱七八糟的案件相关文件,手边是放在一起的手机和车钥匙,还有一盒没有开封的外卖。


张队拎着文件夹走过去,突然又后退几步回到唐一修面前:“你晚饭没吃?”


唐一修这才看到自己桌上的外卖盒子:“啊,忘了,我待会儿吃。”


“都凉透了吧?”子成从旁边探出脑袋,“我们叫外卖可是两个小时前了。”


唐一修轻描淡写地说:“那就不吃了,反正我也不饿。”说着话,他从桌上拿起手机和车钥匙,转身就要走。


“你去哪?”张队叫住他。


“去医院。”唐一修看了一眼手表,“我去接小郑他们的班。”


张队皱紧了眉头:“白天查案,晚上去医院,你几天不回家了?”


“我回家啊。”唐一修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每天都回家洗澡换衣服,咋的了?”


“……”张队无奈地挥挥手,“行行行,你去吧。”


孩子大了,管不了了。


今天的张队,工作很忙案子没破孩子管不住,唉,真令人秃头。


 


 


唐一修到达医院时已经近十点,病人大多已经入睡,走廊上空无一人,他拎着刚从便利店买的三明治和酸奶,轻手轻脚走到病房前。


小郑老远就看见他过来了,叫了和他一起值班的小李,两人迅速和唐一修做了交接便识趣地离开了。


唐一修打开病房门,里面只留了一盏小灯,白rap安静地躺在一片暗色中,像是睡了。


他想拿三明治垫一下饥,刚一动作就听见塑料纸摩擦出细碎的声响,赶紧松了手放到一边,生怕吵醒了白rap。


刚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深深的倦意就席卷而来,唐一修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刚伸手想拿张椅子拼一下将就着睡了,就听见身边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唐一修。”


唐一修愕然转头,迎上一双晶亮的眼睛,毫无睡意,他顿时就慌了:“怎么了?伤口又疼了?”


白rap摇了摇头,撑着自己半坐起来,向床边挪了挪,空出一大块床铺,然后轻声向他说了句:“上来。”


唐一修僵在原地,半天没出声也没动。


白rap翻了个白眼,拉着被子躺下也不再说什么,只闭着眼装作睡着。


不多时,他便听到床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身边的床铺往下一陷,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凹陷下去的方向歪过去一点,碰上了一个温热的身体。


白rap的脸一下子就烫了起来,好在他背对着唐一修,即便红透了脸也无法被窥探到一点颜色。


唐一修小心翼翼地侧身睡在白rap身边,病床其实并不小,但挤了两个一米八的男人就显得十分拥挤,两人之间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明明触到了又不贴紧。


可是即便是这样,唐一修仍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我问过郑警官。”


白rap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话。


“你问他啥了?”唐一修看着白rap侧身背对着他的脊背,削瘦又修长。


“他说你晚上才来接班。”白rap的声音有点低,却显得异常清醒。


“我,我白天要查案。”唐一修下意识就解释。


白rap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早上我醒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唐一修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在黑暗中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你想我了?”


白rap没有说话,微微蜷缩了一下身子,弓成一只猫咪的形状,赌气似的向床边蹭了蹭。


唐一修伸手摸了摸白rap颈后的头发,柔软细密,缠在指尖的感觉就像此刻他心中那些百转千折的隐晦爱意,他叹了口气,温柔地轻声说:“睡吧。”


白rap一动不动。


“明天早上我晚点走。”唐一修的手臂搭上白rap的腰,小心避开了受伤的部位,轻柔地覆上他的小腹。


白rap轻颤了一下,虽然没有说话,却很快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强撑着等到了唐一修接班的时间已是强弩之末,此刻一松懈下来,自然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唐一修也很快就睡了,他这段时间确实身心俱疲,全靠着意志力在撑,而此刻他终于难得地放松了一点。


即便如此,在他的另一只手边,依然是触手可及的冰冷手枪……



评论
热度 ( 531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