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帮我找个对象呗(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寒扬HY:

。依旧是试水,希望看后可以给我提提建议,不太会写这个风格的。
。极度ooc预警
。乐呵呵的小欢脱

。00。
  白敬亭大病了一场,然后失忆了。具体是怎么失忆了他也不记得,只知道作者对他说那都不重要。

  这个失忆失忆的古怪,因为他只是忘记了自己的对象是谁。

  哦,这糟糕的设定。

  白敬亭找到了魏了爱,因为当初就是魏了爱帮忙给自己介绍的对象。

  “哈哈哈,你说你把自己对象给忘了。”魏了爱听说这个故事笑趴在了在缘分天空婚介所招待室的桌子上,惹来对面楼的白日梦公司首席圆梦师一声怒吼,“笑屁啊!做梦娶媳妇啦!”

  听见对面楼的怒吼,魏了爱终于止住了笑,拿起手机马上拨通了一个号码,“白白啊你先别骂我,我这真有个事特好笑我下了班就告诉你啊哈哈哈木马。”

  “这是...?”白敬亭满头黑线,表情就像吃了香菇一样难看。

  “我媳妇,我自己介绍的。”

  “您可真厉害为了业绩自己去结婚。”

  “哪里哪里。”魏了爱调整了坐姿,从旁边的桌子上拿出几个厚厚的册子和文件袋,“咱们婚介所有规定,为了保证客户的真爱指数,对每一对我们促成的恋人都没有相关记载。当然,除了我和白梦想哈哈哈。”

  “那还有招吗。”白敬亭坐在了魏了爱的办公桌旁边,透过魏了爱身后的落地窗能看见对面大楼里有一双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这边,下的白敬亭不禁往后挪了挪凳子。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麻烦了些。”魏了爱翻看着那些册子,“你还记得你对象什么特征不,我在帮你找找呗,找不到同一个人也能给你划拉个差不多的。”

  “特征啊,我记得我对象挺高的。”

  “高的人可海了去了。”魏了爱不满意白敬亭的回答,“姚明高不高,我去篮球队里给你找对象啊?”

  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一样,白敬亭突然拍了拍大腿,“我对象也跟你是的,满嘴东北大碴子味!”

  “老乡啊!这好找!”魏了爱乐呵呵的,“我记得昨天就来了个老乡,我安排一下你俩下午见个面。”

。01。

  “你好我是白敬亭。”

  “我叫勋外卖。”

  面前的男人傻呵呵的,转着手里的咖啡杯子,身体却有点僵硬,仿佛有点不知所措。

  “东北的啊。”

  “嗯,从东北来滴,这不寻思来北京打打工整点钱回去好好孝敬父母嘛。”勋外卖笑的一脸诚恳,倒真的有些他记忆里那个人的傻样。

  “你很孝顺嘛。”白敬亭笑笑,“外卖工作可挺累的。”

  “可不是嘛,一天天起早贪黑的,生怕客户给个差评,日子过得真是紧巴巴的。”勋外卖说完后不好意思的撇撇嘴,“今儿我也是头一回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喝咖啡。”

  “那你平时都有什么娱乐活动吗?我比较好奇我们有没有什么共同的兴趣。”

  “娱乐活动?又没有钱玩啥啊。”

  “那你爱吃什么啊。”白敬亭穷追不舍。

  “我喜欢吃我邻居王嘎嘎家做的饭和我井哥家的饮料。你不认识我井哥,也是咱东北的,人可好了。”

  “你这么努力迟早会出头的,别泄气。”白敬亭满头黑线,另起了话题,“给我讲讲最近你送外卖的时候有没有遇见什么好玩的事吧,咱俩这么干坐着也不知道聊什么。”

  “好玩的事啊。”勋外卖稍微沉思了一下,“我最近这两天老是给一个叫白保险的小孩送外卖,那个人特别有意思。”

  “有意思?”

  “嗯,嘴犟又心软,我这么老实的人都忍不住想欺负他。”勋外卖突然笑了 不是那种公式化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充满阳光的笑,“他啊,混的也挺惨,卖保险卖了这么多年业绩一直不怎么样,都是从外地来这边工作的,也多了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不过他真的很努力,比我还要努力的多的多。我不会形容,反正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兄弟,我想听个有意思的事你说的这么煽情干嘛.。”奶凶白敬亭上线,看的勋勋不知所措。

  “啊啊....有意思的事...”勋外卖挠了挠头,“我今天早上出门一脚踩屎上了然后我想躲开又踩上了另一坨屎......”

  勋外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也发现了白敬亭的表情就像今天早上踩了屎的他。

  “大兄弟,你表情好臭啊。”

  “我这是对你的故事感同身受。”

  付钱的时候勋外卖还是拿出了皱巴巴的钱包,故意在白敬亭面前晃悠那几张可怜的零钞。

  “算了我付钱吧。”

  “谢谢你,你真的是个好人。”

  ......

  魏了爱工作室里,白敬亭一脸焦躁。

  “那个家伙就是个东北傻大个好吗,情商很低而且也太抠了吧。”

  魏了爱不禁撇嘴,小声嘟囔着,“扣点有什么不好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魏了爱马上摆摆手否认,“没事没事,哥认识有钱人,这个老有钱了还高还是东北滴。”

  “不会是东北暴发户带着大金链子大金表那种吧。”白敬亭扶额,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某位金链子三米长的首富。

  

。02。

  魏了爱说的没错,面前坐着的这个人确实没有金表金链子......可是......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

  金色西服里面金色衬衫金色边的墨镜连袜子都他妈是金色的还染了个金毛?

  白敬亭觉得,他那副墨镜应该给自己带。真他妈是闪瞎了老子的狗眼。

  (白敬亭:我想回家。)

  “我叫魏有钱。”魏有钱摘下墨镜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白敬亭甚至害怕他一张嘴漏出一嘴的金牙。

  “了不起了不起。”白敬亭看着面前的发光体,满脑子都是“ say loli loli loli loli pop pop .”

  “你还没说你叫啥呢。”

  “啊啊啊,白敬亭。”

  “还挺好听的。”魏有钱看向窗外,一脸的漫不经心。

  “你喝点什么?”白敬亭说出去这句话心里开始有点慌,这家伙不会要喝什么金灿灿的玩意吧。

  “嗯.......给我来一杯这个店里最贵的吧。”

  白敬亭,卒......

  “魏了爱,你特么给我滚出来!”白敬亭拍着魏了爱工作室的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了给老子滚出来。”

  “哎呀干嘛呀,马上就下班了,我家白白还在这呢。”魏了爱嘟囔着把门开了个小缝,看见是白敬亭后又马上把门关上了。

  “滚出来。”

  “哎呀急什么啊,等我俩把衣服穿好的。”

  ......

  “你说你给我找的那是个什么玩意。我感觉跟他安个玻璃罩他就能占大马路边上当灯使了,还是纯太阳能的。”白敬亭一屁股坐在了魏了爱的椅子上,“你能不能靠点谱。”

  “哎呀,你就说他哪不符合要求了,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是东北人,最重要的是没有金链子和大金表......”魏了爱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白梦想,突然想到了什么,“唉,白白你那个朋友是不是还没有对象?”

  “魏民谣?”

  “对对对,这个肯定行,又高又帅又会唱歌,人家开了个客栈还有钱,而且还是个痴情种,白敬亭你相信我,这个准行。”

  “我提前谢谢你。”来着白敬亭的职业假笑。

。03。

  面前这个人,高,是挺高的,帅也是挺帅的,看着打扮也不土还很有钱,唱歌没听过但是感觉上应该唱的不错,而且真的是个痴情种。

  你问白敬亭他怎么知道魏民谣唱的不错还痴情的?

  “哇啊啊啊啊,白读书你怎么不要我了。”魏民谣喝下去了半瓶啤酒。

  “哇啊啊啊啊啊,你说好了半个月就回家这都15天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你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

  嗯,没错,面前这个男人连哭都带调。白敬亭从进了这个房间开始没插上一句话,就一直听这个男人嚎啕大哭了。

  “你是个好人。”魏民谣突然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已经好久没有人愿意陪我哭了哇啊啊啊。”

  “不是,你确定你是来相亲的?”

  “我怎么可能相亲我爱我家白读书啊哇啊啊啊。”

  “那你是干嘛的啊!”

  “你不是白读书的哥哥白梦想介绍过来安慰我的吗哇啊啊?”

  “......我走了,待不下去了。”

  “别啊哇啊啊,别留我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

  白敬亭坐了回去,和魏民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叮咚。”魏民谣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新收到的信息,突然就不哭了。

  白敬亭好奇的看了一眼他的手机,短信内容只有八个字,“我回来了,快来接我。”

  白敬亭夺门而出。

  你们欺负人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那个白读书只是回家呆了半个月而且他俩还天天发微信?”白敬亭很生气,魏了爱很得意,让你打扰我和白白的好事,嘿嘿....

  “我不是让你感受一下那种爱对了人的感觉吗,他俩就是在我这好上的。”魏了爱在椅子上转了一圈,胸有成竹的说,“来吧,你想要什么要求,哥哥我都能满足。”

  白敬亭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不靠谱的设定。

  “能不能,给我来个女的?”

  “你确定?”

  “虽然现在同性比较多,但是我也想试一试和女生交往一下。”

  “诶诶诶,太好了我这里正好有一个适合你的女生,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魏了爱内心OS:啊啊啊啊啊啊我家白雪妹妹终于能送出去!!!

  
  ——TBC。
(明天晚上发下篇,也可能把上删了修改一下和下整合到一起重发,注意查收,笔芯❤)

评论
热度 ( 261 )
  1. 猫丞丞𓃠寒扬HY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