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四章)

凌零_sherry:

尽管如此,当白rap把足以交付性命的信任放到唐一修面前时,他还是战栗了。


他甚至暗暗期待,这份信任能不能发酵成隐秘的感情?就像他对白rap一样。





第四章


唐一修自从那晚从怀中艰难放开那个人之后,便在心中有了一个隐晦的秘密,他无法将之抹灭,又不敢宣之于口。


于是在面对白rap时,便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便会把秘密尽数铺陈到那个人的眼前。


而白rap毫无所觉,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起初的生疏早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尽管不知道原因,但他却知道自己对唐一修出奇地信任。


一次,他忘记了唐一修的叮嘱,把落地窗的窗帘掀开,屋内灯火通明,屋外是漆黑不见五指。


唐一修几乎是下一秒就冲到了他的面前,一只手把他拉到自己身后,另一只手在同时用力拉上窗帘。


“我说过别开窗帘别站在窗前!”


唐一修瞪着他,声音忍不住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白rap睁大了眼,满脸无辜:“我忘记了。”


唐一修使劲拽着白rap,走到他认为的安全点,怒气未消:“这样很危险,你知道么?”


白rap毫不在意:“不是有你在么?”


他说出这句话时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说完之后也没发现任何不妥,而唐一修,面上平淡冷静,心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对于保护过的,不管是受害者还是证人,很容易对警方产生依赖,这点唐一修从第一天进刑侦队就知道。


尽管如此,当白rap把足以交付性命的信任放到唐一修面前时,他还是战栗了。


他甚至暗暗期待,这份信任能不能发酵成隐秘的感情?就像他对白rap一样。




他这么想着,不经意走到客厅和厨房之间,冷不防白rap突然从门后跳出来,举着手臂握成手枪的形状,向他喊了一声:“砰!”


唐一修莫名其妙看着他。


白rap兴高采烈:“看,你还不是被我偷袭到了!”


唐一修看着外表冷清骄傲万人迷恋无数人追捧,此刻却弱智儿童欢乐多的白rap,心中那点绮丽的幻想顿时成了一个七彩的肥皂泡泡,被白rap自己一指戳破,噗地一声消失在空气中。


“你别是个傻子吧?”


唐一修翻了个白眼。


 


 


案件的进展一直由子成转告给唐一修,但今天的报告迟迟未到,唐一修正准备打电话过去时,接到了张队的电话。


“我已经派人去接你的班了,有任务,速度。”


唐一修下意识应了一声:“发现了犯人了?”


“不是。”张队的声音听上去压得很低沉,而门外也正好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一修开门,我是小郑。”


唐一修打开门的同时,听见电话里的张队说道:“凶手又犯案了,这次是两个,一男一女,地址我发给你,赶紧过来。”


 


唐一修在白rap的工作间门外跟他说了一声,只听见他低低应了一声,唐一修也无暇多说,急匆匆地就出了门。


在电梯向下走的空档,唐一修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张队发过来的地址,眼光无意间一瞥,看见电梯的角落里有一个烟头。


这个小区算是个高档小区,物业的管控相当严格,唐一修在这里住了一周,在这个楼里,很少看见垃圾掉落在地上。


唐一修蹲下,细细看了一下这个烟头,香烟的牌子很便宜,一包也就十块钱左右,根本不像是住得起这种高档小区的人会抽的烟。


唐一修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巾,小心把烟头捡起包好,放在了口袋里。


电梯门开了,唐一修打着电话走了出来。


“小郑,你注意一下安全,别让白rap出门……好,小心一点。”


 


现场的勘察结束后,唐一修又跟张队他们一起回了警局,去了趟物证室。


“你帮我看一下这个。”唐一修把包好的烟头递给物证科的刘姨,“看看能不能提出指纹或者DNA,麻烦你了刘姨。”


刘姨接了过来:“我先把手头的物证整理一下,你放我这儿吧,我尽快。”


“谢了!”


从物证科出来,唐一修又去找了佳明:“白rap住的那幢楼的电梯监控……”


佳明从电脑屏幕后面抬起头,手一抬:“我懂,什么时间段?”


唐一修想了一下:“昨天七点到今天早上九点左右。”这是楼里的保洁阿姨下班时间段的空档。


“收到。”佳明比了个OK的手势,就立刻又埋下了脑袋。


 


监控很快调了出来,唐一修拿着监控立刻跑到张队那里。


“法医判断今天发现的两个受害者的遇害时间是半夜十二点到早上五点的时候,而凶手在今天凌晨三点半出现在白rap的公寓楼,身上没有戴任何工具。”


唐一修指着电脑屏幕:“凶器是宽约八厘米的刀具,这种刀具如果随身携带不可能在监控里看不出来,也就是说凶手在三点半离开白rap住的大楼后又回了一趟自己的家,拿了凶器然后去的受害者的住处,这样的话……”


张队起身,在身后的白板上受害者的住所位置周围画了一个圈:“这样的话,流动人口排查的范围就大大地缩小了。”


子成一边记录一边点头:“我明白,张队。”


唐一修看着张队欲言又止。


“你想说啥就说。”张队瞥了他一眼。


“我觉得这个凶手对白rap的威胁很大,我们要不要加派几个人……”


张队点头:“我也这么想。”


 


唐一修打开白rap的家门时就发现了一丝异常。


没有了从工作间里传出来的嘈杂的电子音,也没有白rap习惯打开但又不看的电视声音,整个屋子寂静无声。


唐一修下意识摸出自己的枪,谨慎地贴着墙向屋内一点一点搜寻过去。


就在他绕过一个拐角准备向卧室方向走过去的时候,听见身后传出一丝细碎的响动,唐一修立刻转身,悄无声息贴着墙面,无声无息地向那处走过去。


走到拐角处时,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踏出,迅速转身抬臂举枪,迎接他的也是一柄黑色枪管,与他面对面,冰冷对峙。


“唐一修?”


白rap的声音响起时,对峙的两人也终于发现了对面的身份。


“唐sir你来啦?”小郑收起枪,从他身后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正是那个令唐一修提心吊胆的主儿,白rap。


“让你别让他出门!”唐一修背上的汗已经濡湿了一片衣服,扯着嗓门就向小郑怒斥,“没听懂话还是咋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责么?!”


小郑被骂得一脸懵。


白rap从他身后绕出来,手中捧着一个纸盒:“是我叫他陪我下去取个快件的,就在楼下。”


唐一修狠狠剐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向小郑冷着脸交待:“你先回去吧,这边我接手了。”


小郑捧着一颗受伤的小心脏走了,留下白rap面对异常狂躁的唐一修。


 


“你怎么了?”白rap一边跟着他走到客厅,一边歪着脑袋看他,“案子办得不顺利?”


唐一修瞥了他一眼,不发一言,在屋里又检查了一遍之后才转身看他:“你下次要出门先打个电话给我,小郑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实战经验不多,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发生,你和他都有危险。”


白rap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向唐一修笑了起来。


“你笑啥!”唐一修顿时就火了,“跟你说正事儿呢!”


白rap非但没有被他吓到,反而笑得更开怀,漾着笑歪着头看他。


“唐一修,你就这么怕我出事么?”


唐一修的额头掉下一滴冷汗,然后咽了一下口水。


“我,我这是工作,你你你万一出事,张队非削我不可。”


白rap嗤笑。


“警察什么的,最无趣了。”







评论
热度 ( 501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