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唐一修×白rap】目击证人 (第三章)

我喜欢最后一句,哈哈哈哈哈哈哈@慕筱_Sainy 

凌零_sherry:

“我投诉你虐待证人!”


“你袭警!”




第三章




张队派了别的组员过来暂时接唐一修的班,在白rap的家门口守着,趁着这空隙,唐一修回了一趟刑侦队。


虽然已经近半夜,刑侦队依然灯火通明,唐一修进门就发现组里正在开会,他二话不说就在柯佳明旁边坐下,看着刚拷贝过来的监控录像。


“停一下。”张队指着屏幕,“是他么?”


唐一修仔细看着屏幕,不起眼的普通装扮,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五官:“是他,我记得他手腕上的手表。”


说话间,录像里的嫌疑人抬手又压了一下帽檐,露出手腕上的手表。


佳明按了暂停,子成则从旁边的文件夹里翻出从白rap的隐藏摄像机中截图的照片,对比录像一看:“看着是一样的。”


唐一修前后翻着录像:“有没有拍到他从哪里逃走的?交通工具啥的?”


“没有。”子成摇了摇头,“这家伙几乎全程都避开了小区的监控,连他怎么出的小区大门都没拍到,估计是爬墙出去的。”


张队敲了敲桌面。


“我们现在手头关于这个凶手的证据链太少,但是按照他前两个案子的手法,基本可以判定是个老手,心思缜密,有着很强反侦察能力。”


“而且,他明知道我们对上一个受害者在进行保护,仍然选择在公共场合动手,说明他还存在着很强烈的对警方的挑衅心理。”


唐一修反复看着录像不说话。


“一修,你要注意对白rap的保护,按照这个凶手的心理,明知道警方对他有保护,依然会选择冒险动手的。”张队向唐一修严肃叮嘱。


“好的。”唐一修点头,“不过,张队,这个凶手有点奇怪,在他看来,白rap已经看清了他的长相,他没有选择逃跑,应该是认定警方光凭一张速写没有办法确定他的身份或者是没有办法找到他。我想,他应该没有案底,没有稳定的工作,甚至没有固定住处,我们是不是筛选一下本市的流动人口?”


张队点了点头:“子成,这个交给你。”


唐一修终于从录像中抬头,一看时间:“哎呀,都这么晚了,我该回去了。”


张队点头:“你回家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


话音还未落,唐一修就起身向外走:“我现在去接小郑的班,白rap那里我盯着就行。”


“……”


会议桌旁一圈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唐一修迅速消失在刑侦队门口。


“哎呀。”


子成突然叫了起来。


“什么情况?”张队下意识绷紧了神经。


“忘了跟他要个白rap的签名!”


“对哦!快打电话让小郑要一个。”


“我来打我来打。”


……


“都不要工作了是吧!”


来自张队愤怒的嘶吼。


 




唐一修接完班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他进门后先看了一下白rap的房间,见他睡得无声无息,才安心回到客房睡觉。


在身背任务时,唐一修保持着应有的警觉性,睡得很轻。


是以睡到一半有人打开他的房门时,他第一时间就醒了过来,在来人拧开他床头灯的时候,他已经伸手到枕头下握住了他的枪……


“唐一修!”


白rap穿着宽大的睡衣,一头微卷的头发四下乱翘,正叉着腰站在他的床前,一脸兴奋,“起来!”


唐一修愣了一下,立刻把紧紧握着枪的手松开从枕头下拿出来,整个人一下子松懈下来:“大半夜的,你梦游呢?”


白rap一把掀开他的被子:“起来起来,来听听我下午刚写完的歌!”


唐一修呻吟了一声抱住头:“你疯了么?”把手机按亮了屏幕向白rap伸过去,“现在凌晨三点半,你要我听歌?”


“三点半就不能听歌了么?”白rap跳到床上,盘腿坐在唐一修面前,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找到自己刚录好的demo,塞到唐一修的耳边,“给爸爸好好听!”


嘻哈音乐对唐一修来说确实算得上噪杂,加上只睡了两个小时不到,严重缺乏睡眠,唐一修有些恼火,劈手就去夺白rap的手机:“小祖宗!你让我睡一会儿不行么?”


白rap高高抬起手,不让他夺下手机。两人本就差不多高,唐一修一时竟没能夺下手机,心急之下就半抬起了身子,却不料腿绊到床上的被子,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白rap压了过去。


白rap猝不及防,被一下子压倒过去,他坐的本就靠近床沿,唐一修这一压过来,他避无可避,竟从床上就这么翻了下去,咚得一声摔在地上。


唐一修吓了一跳,他倒是没事,只是不知道被他压在身下的白rap有没有摔疼。


“没事吧?”他着急慌忙地伸手抚上了身下白rap的后脑勺,“摔疼了么?”


好在床下铺了厚厚的地毯,白rap并没有摔疼,只是摔懵了,半天没回过神。


唐一修一看他眼神涣散的模样,更加着急,小心翼翼扶着白rap的脖子和后脑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凑近了过去,想观察一下他的瞳孔,生怕他摔出了脑震荡。


白rap回过神来,一下子看见放大了的一张大脸,吓了一跳,伸手啪得一声糊上了唐一修的脸颊:“你干嘛!”


唐一修愕然捂着脸:“你打我干嘛?我这不是怕你摔坏脑子么?”


“你才摔坏脑子!”白rap坐起来,一把推开他,嫌弃地看他,“你不摔脑子好不到哪里去!”


“说啥呢?”唐一修被这一连串事搞得头昏脑胀,一时火上心头,竟单手抓住了白rap的手腕,扣到身后,把他固定在自己胸前,低头看着这个不安分的熊孩子,“你这小畜生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白rap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腕像被手铐牢牢扣住,竟半分动弹不得,这才明白了自己跟唐一修之间的实力差距,可是还很不服气:“我投诉你虐待证人!”


“你袭警!”唐一修堵回去。


白rap噎了一下,想不出反驳的话,只得又奋力挣扎了一下,手腕被箍得生疼,脑袋又被按在唐一修的胸前,几乎能听到唐一修心脏的跳动,他顿时怂了。


“唐一修,你放开我。”


唐一修不为所动:“下次还敢不敢了?”


“唐警官……”


“唐sir……”


唐一修低头看胸前的人,原本就雪白的皮肤在一阵挣扎后显出漂亮的粉红色,抬眼怯怯看着他,唇色嫣红。


唐一修忍不住心想: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证人了。


白rap见他仍不动声色地样子,暗暗一咬牙:“哥……”


唐一修浑身一震,结结巴巴就开了口:“你,你别乱叫……”


白rap眼中闪过一道光亮,咬了咬下唇,留下一道鲜艳的红色:“哥,你饶了我吧。”


唐一修仿佛触了电一般,迅速松开紧紧扣着白rap手腕的右手:“我,我放,放,你下次别这,这样了,知道不?”


白rap揉了揉被箍得生疼的手腕,抬眼瞥了唐一修一眼。


唐一修这才看见,灯光下白rap细白的手腕上显出了自己刚才留下的一道红印,不禁喃喃自语:“这,这就肿了?”怎么这么嫩呢?他们刑侦队内部比划时,打得满地乱滚也不见留下这么触目惊心的印子。


“跟女孩儿似的。”唐一修下了定论。


白rap狠狠瞪了他一眼,趁他不备,一把抓住唐一修的手,张嘴就是一口咬下去。


“哎呀!”


唐一修急忙缩回手,看见白rap向他扮了个鬼脸转身就跑了。


“你这小畜生!我就不该心疼你!”


回答他的是被白rap用力砸上的门。


 


 


唐一修再次躺下去后好久才沉沉入睡,梦中他看见白rap依然被自己困在胸前,宽大的睡衣挣扎得半遮半掩,露出一小截细白的脖子……


白rap似乎在说着什么,喉结因为发声而上下滚动着。


唐一修却一句话都没听到,鬼使神差地低头想咬上那处诱人的凸起……


 


“唐一修!!!”白rap在外面咚咚咚砸着门,“起来,买早饭去!”


于是,梦醒了……


小畜生依然是那个小畜生。


 


今天糖丝儿没有发朋友圈。


张队在睡前发了一条朋友圈:


送出去的唐一修,撒了手的哈士奇。



评论 ( 1 )
热度 ( 614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