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玲珑纪事(1)

当归精:

Δ明侦同人

Δooc预警

Δ想到哪儿写到哪儿预警

Δ双北,魏白,晨鸥预定,所以每章都有这仨tag

以下正文

徽城是个不起眼的小城市,青石板路上窝着一片又一片的水洼,屋角的飞檐翘起,雨水从空中落下,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从檐角掉下来,激起一点点水花,溅到步履匆匆的人的衣服上,洇出一片水痕。

这座城市依山傍水,周围大大小小的湖泊不下十个,远处一座高山平地起,上面郁郁葱葱,老人家都说那座山有灵气,有山魂,能镇得住魑魅魍魉。

何炅温温润润的声音念着徽城的地方志,念到魑魅魍魉的时候被一个充满嫌弃意味的“哼”打断了。

何炅明知故问:“撒老师这是怎么了撒老师?”

“所以说呀,何老板不要老是看这些奇奇怪怪的书,没几句话是真的,还能镇住魑魅魍魉,小屁孩能镇住个什么呀,写这本书的人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白敬亭推门就进,没大没小的勾着撒贝宁脖子:“面子值几个钱啊撒老师,你看看我,看看我这张脸,都被写成关二爷了,我说话了么?”说完坐在椅子上滴溜溜转了个圈,“何老板,来杯水来杯水,渴死我了。”

何炅端着水杯走过来,有些不解:“这不是下雨了么,你怎么还渴啊?”

“现在的雨能喝么,不污染环境就不错了。”白敬亭抱着水杯敦敦敦,舒爽的叹了一声,“可算活过来了。说实话,要不是移山是个大工程,我早跑到海边了。可惜啊,现在没有愚公,我还得受这个罪受多久啊。”

撒贝宁给了白敬亭后脑勺一下:“别想了傻孩子,上班吧。”

玲珑酒吧扎根在淮海路63号,名气不是特别大,位置也有些偏,但是地方大,里面上班的除了一些过来打工的大学生,就四个固定人员。

老板姓何,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是手眼通天,哪里都有他的朋友,而且还十分厉害的把名牌大学法学系的硕士弄过来当了会计——这是徽城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撒贝宁,就是那个传说中纡尊降贵的会计,可能是学法律的缘故,看着总有些铁面无私的青天样,可惜额头上没有月牙,人也不够黑,不然何老板估计能在酒吧门口弄来三把铡刀直接cosplay开封府。

白敬亭,风华正茂调酒小哥一枚,酒吧女性顾客的主要目的。可惜小哥哥人看着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儿缺心眼,三句话就能把人姑娘怼的妈都不认,但是依旧狂蜂浪蝶不断。撒贝宁认为,在这个是个人就会撩妹,可面具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社会,白敬亭这种简直清新脱俗,让人欲罢不能,爱得撕心裂肺。

过来这里喝酒的,女的为了白敬亭,男的,基本都是为了王鸥。

王鸥,人一点儿不如其名,完全没有海阔天空任鸥飞的大气磅礴,反而烈焰红唇处处透着勾引人的气息。

对此,王鸥认为老娘漂亮是投胎厉害,身边的男人只看脸这一点简直烦不胜烦,麻溜儿给本宫退下。

王鸥长了一张六宫粉黛无颜色的脸,可性子一点儿也不烂桃花。据知情人员鬼鬼透露,王鸥极其痴情,这么多年片叶不沾身是为了等一个人,等不到就算了,等到了就把他啄死,然后吃进肚子里,让他永远跑不掉。

王鸥低沉的声音缓缓流淌,绕过一个又一个人。白敬亭边听歌边走神,手上的活却一点没耽误,几个杯子颠来倒去的都快翻出花了。撒贝宁整个人隐形在电脑后面,噼噼啪啪的不知道在忙什么,边打字还边叹气,眉头上皱出一个川字,完全一副被无良老板抽打着写代码的模样。

面前的桌子被人敲了下,撒贝宁烦躁的抬起头,看见何炅正拿着几根燃着的香插在他面前的香炉里,推到他面前。

“吃点东西吧。”何炅冲着香炉的方向努了努嘴,样子还有点儿可爱——至少撒贝宁这么觉得。

“炅炅啊,我魂儿都要累化了。”

何炅赶紧摸摸狗头,顺嘴问了一句:“不是还没到七月半么,这么忙啊。”

“看门的失职,没审判的跑了一多半,大老板不光让我们写检查,还要统计数量。”撒贝宁黑着一张脸cos包公,“我兢兢业业这么多年,为了地府和人界接轨还读了好几年人界的法律,没犯过一次错,凭啥还让我写检查做统计,那么多鬼差是白吃香烛了么?!”

“行了行了撒老师,你差不多可以了啊,两百多年前你一把鬼火烧塌奈何桥的事儿忘了?我还记得孟婆气的要把你摁在汤里煮了,要不是阎王替你说好话,你估计就要成汤了。”

撒贝宁眼神幽幽,带着痛心疾首的控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何炅。”

“那是因为我聪明。”何炅脸上挂着高神莫测的笑容,转身上楼了。

午夜十二点,玲珑酒吧的客人渐渐少了,基本都是点了现成的酒借酒浇愁的。白敬亭趴在吧台上养神,王鸥也从舞台上下来,坐在撒贝宁前面的桌子上敲桌子玩。

酒吧有三个门,一个不大的后门,一个灯红酒绿的入门,还有另外一个雕梁绣柱的出门。酒吧所有的客人都是从入门进从出门出,无一例外,似乎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有说法是因为出门两边雕了恶鬼108只,从这里进便是进了鬼门关,所以只能出,不能进。

不管是因为什么,从出门进来的,除了醉鬼疯子,肯定有问题。

白敬亭眼尖,看见那人进来后在屋子里逡巡了一圈依旧一脸茫然,就招呼了一声。那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坐到了吧台前。

“先生是走错了?”

那人摸不清白敬亭什么身份,摇了摇头。

“我看先生既没有喝多,精神也没有问题,应该是知道规矩的。”白敬亭手指轻轻一动,看不见的隔音墙升起,王鸥听见动静偏头看了一眼,又无聊地开始敲桌子。

“先生不走生门走死门,求什么?”

“我,我听别人说,午夜十二点之后,从出门进玲珑酒吧,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男人嗫嚅着开口,“我,我想要一样东西。”

白敬亭最讨厌这种要东西的了,八成都是贪得无厌,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剩下那两成。

“要什么?”

“鲛人珠。”

——tbc

评论
热度 ( 84 )
  1. 白谣书西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