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魏白】魂归何处。(魏将军x顾南衣)

百里黑卡。:

一篇随笔吧,想换一个文风结果失败了,下次依旧是以前的feel,可能会有像这篇一样不定时抽风。

古风,大概算得上一篇记事,魏将军x顾南衣。一直很想写来着,终于写出来了,很感动。依旧是人设带不好系列。






战乱又来临了。

那天边的乌云如浓墨扑来,熏染整个碧空。猩红的晚霞,带着血腥的味道,笼罩整个长安。

长安的大将军主动请求出征。这魏将军征战四方,为当今皇帝夺了多少池城,赢了多少战役。大臣们信他,百姓也信他,魏将军定能胜利而归,他们都这样想。

那晚将军府里,顾南衣在书房跪了一夜,也没有求得魏将军的同意。他不懂,魏将军以前征战从来都带着他,这次却怎么也不肯依。

魏将军走的那天,满城的紫荆花落了。魏将军骑着马走在风尘里,铠甲散发荣耀的银光。

他没说什么,只是回头望了一眼顾南衣,轻轻笑一下,只不过那眼神有些黯淡,是丢了光的星星。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而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魏将军走时候对顾南衣说的,他让顾南衣等他,他说,他一定会回来的。顾南衣信了,他这次听了魏将军的话,没跟上去,和所有人一样等他回来。

只是他们都忘了,长安的皇上,才是皇权的主人。那个在战场上的魏将军,只不过是一把刀,旧了,便该换新的了。

哪能放任会飞的鸟逃出笼中,还不如就折了他的翼,废了就废了吧。

魏将军没想反抗,他最后拜托皇上的,只有照顾好顾南衣。

他走了,去被黑暗压碎的战场。



魏将军战死了。

铁骨铮铮的血汗男儿,他的热血洒满万里疆土。

倒在那片他最爱的土地上,只不过,他没死在战场,死在归来的途中。死讯传回来的时候,是队伍胜战而归之时。

顾南衣等啊等,还是没等到履行承诺的人。

魏将军昨日还在他的庭院里舞剑,硬朗的眉轻挑,刀锋随着他的衣袍在风里作舞。

那个说要保家卫国,满怀志气的男儿,那个口口声声,说要顾南衣等他的人,今日却只剩尸骨。

白骨苍苍,将军定是不喜欢这样的。

魏将军没下葬,而是化作了一坛灰烬。他虽是死了,但他的魂依旧守着这一方净土。

“你守了这城一生,那我呢。”

顾南衣将这灰烬撒在长安城上空。

魂归故土。

那一夜,满城的花开放,纠缠着绵绵细雨坠落,是将军最喜欢的紫荆花。锦绣山河作伴,魏将军要一路平安。

忽而又见将军月下酌酒,再舞一次剑。

后来顾南衣没了音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他本就是孤身一人的侠客,爱到哪便去哪,没人管他,除了那位已逝的魏将军。

大概是追寻着将军的步子去了吧。

谁能料到,这本可以快意江湖的侠客上了战场,成为前方浴血杀敌的将士。后来,有人问他为何不继续闯荡江湖,顾南衣只说要替魏将军守好这山河,完成将军的夙愿。

最后一战,黄昏照在顾南衣满是血的脸上,他想也算是为魏将军守住了,可以去见将军了,他怕将军等太久。闭眼前,他见到的是魏将军的脸,就像那天出征时,又对他笑了。

顾南衣啊,怎么会让魏将军独自走这黄泉路,还是太孤独了。

“既然将军没能守约,那侠客我便赴约。”

长安的春天,破碎的黎明。

魏将军,是否还在战场杀敌?







评论
热度 ( 72 )
  1. 猫丞丞𓃠百里黑卡。 转载了此文字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