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white first love

太太炒鸡棒的,吹爆

萎瞳:

魏白 白魏无差 ooc患者 小学生文笔
不上升蒸煮
只是觉得歌词很契合于是多了个脑洞。
bgm:white first love -小宫有纱
食用愉快
————
 想いが届かないって悩むのは
 为了传达不到的思念而苦恼
 苦しいだけでしょう
 只会感到痛不欲生
 誰にも言えなくてあなたへと心が揺れる夜
 无法对他人说出口 彻夜尽是对你魂牵梦萦
 恋が始まるの...?
 是否为恋爱开始的征兆...?

01
 当白敬亭发现自己脑海中时不时会出现魏大勋那张笑得有些没心没肺甚至可以说是欠揍的脸的时候,他知道,大事不妙。
 作为一个高冷的酷盖,白敬亭从来都是讨厌别人的肢体接触的。
 说是讨厌,其实也不全是这样。
 白敬亭只是一个人惯了,不习惯别人与他有什么的肢体接触,那种肢体接触,会让他有一种不适的感觉。
 所以他一直挂着“生人勿扰”的冷漠脸,对什么都是淡淡的,身边那些人也就慢慢的疏远了他。
 但是不得不承认,魏大勋,是个意外。
 第一次和魏大勋见面,他只是当一个陌生人一般对待他。习惯性的挂着职业微笑,礼貌的伸出手,和对方互换一个眼神,却未曾料想,自己也就一步步陷了进去。
 魏大勋那种纯粹的眼神,是他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没有见过的。
 虽然有一时的失神,但是白敬亭很快就调整回来,礼貌的说了句“你好”,也就当做萍水相逢将其抛之脑后。
 但是,再次见面,是在白敬亭意料之外的。明星大侦探这个节目,算是白敬亭的心头肉了,能在那里看到魏大勋,也算是有些意外。
 之后,魏大勋仿佛就赖上了白敬亭。一开始,白敬亭还是很抗拒他的接触,对于他的那份热情也有些吃不消。渐渐的到后来,随着两人了解和合作的不断深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敬亭开始习惯了身边有他的存在,或许是从魏大勋对他的称呼从“白敬亭”变成了“小白”、“白白”开始的。
 魏大勋对他很好,白敬亭习惯了以怼人来维持自己的高冷形象,但是魏大勋对于他的怼,从来都是全盘接受,笑着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的说着,脸颊边上的梨窝仿佛可以包容下他一切坏脾气。他仿佛是一潭春水,能融化天下所有的寒冷。
 魏大勋会宠着他。即使是大半夜才收工,白敬亭说想吃火锅,魏大勋一定不会拒绝。
 和魏大勋吃火锅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他知道你什么爱吃,什么不要吃。他会把你爱吃的都给你,自己摆摆手说:“哥哥不吃,不然明天哥哥又要去减肥了。”
 从二十四小时的录制开始,魏大勋这张脸就时不时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特别是一个人,想吃火锅的夜晚。
 这是种什么感觉?
 白敬亭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在知道魏大勋守护的是自己的时候,心跳失了常;在不经意间回头与他对视时,偷偷红了耳根……
 不不不,这不对。
 无法倾诉的苦闷让白敬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甚至在一个人的夜晚,躺着酒店的大床里,闭上眼,满脑子都是他。
 白敬亭尝试过把魏大勋从脑中赶出去,最后却换了个彻夜未眠,并且有越陷越深的迹象。
 白敬亭如此聪明,会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归根结底只是他不愿意去承认。
 我们只是兄弟。他告诉自己。




 答えはいつだって正しく見つかると
 总是可以找到正确的答案
 思っていたけれど例外もあるのね
 尽管我如此认为却也有例外的吋候
 白さが物足りない曖昧な状態で
 在这称不上洁白无瑕的暖昧地帯
 手掛かり探すなんて途方に暮れるわ
 要找出线索 却已经束手无策

02
 白敬亭开始躲着魏大勋了。
 总二十四小时录制结束之后,魏大勋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白敬亭了。
 当我是大侦探找到白敬亭的时候,出于本心,他没有拒绝。
 但是当他在得知魏大勋也会参加的时候却是慌了神。
 这期案件对于聪明的白敬亭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怎么对付魏大勋却成为了一大难题,毕竟,这期录制的时候是魏大勋的生日。
 白敬亭叹了口气,终究硬着头皮去给魏大勋过生日。
 录制过程中,白敬亭努力保持自己不要去过分在意魏大勋,可是眼神还是不经意的往他那里瞟去,却是正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眸。
 心跳如雷。
 对于魏大勋的示好,他无法拒绝。白敬亭不知道,魏大勋到底把他当什么,是朋友,兄弟,还是……与他有同样的情感?
 白敬亭摇摇头似乎想把这些东西都抛到脑后,但没想到适得其反。他更加渴望知道,自己对于魏大勋而言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但是,从哪里去寻找线索?
 “白白,你怎么了?”中间休息的时候,魏大勋终于逮着机会和白敬亭说上话,“你好几天没回我微信了,是不是哥哥做错什么了惹你不开心了?哥哥给你道歉好不好……”
 连珠炮似的话语让白敬亭愣住了。为什么道歉的是他?明明是自己有了想法,故意不理他的啊……
 “小白?”
 “嗯?”白敬亭回过神,扯出一个笑容,“这几天忙,微信看了也就忘记回了……”
 真扯淡。白敬亭懊恼的想。
 “太好了,你没事就好!”魏大勋一把把白敬亭抱在怀里,“哥哥可想你了。”
 ……
 温暖。这两个字首先跳入白敬亭的脑海中。
 白敬亭挣扎着挣脱他的怀抱,却是红了耳根。
 “别人都看着呢,注意点。”
 “这不哥哥太想你了吗…”魏大勋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脸上也掠过一抹红。
 “生日快乐哥。”转到正题。
 “怎么,白梦想家,帮我圆梦吗?”
 “可以啊。”
 “那我能不能来找你睡觉?”魏大勋挂着纯良无害的笑,说出来的话却富含深意。
 得,一句话让我们怀柔小爷浮想联翩,更是捉摸不透对方的想法了。
 一时间的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转眼又到了拍摄时间。
 魏大勋被工作人员拉去补妆,回头看了一眼白敬亭,笑意盈盈。
 “好。”最后,白敬亭听到自己这样回答。
 



 言葉ひとつで希望持ったり
 对一丝话语怀抱着希望
 勝手に絶望してみたり
 却又径自陷入绝望
 もてあます熱さがこわい
 对这不知如何是好的热度惶恐不安
 話に聞いていても信じていなかった
 即使向人打听仍是半信半疑
 自分の気持ちは常に明快な筈だと
 自己的个性一向都是明快果断オ对

03
 “你一定要幸福!”搜身的亲密接触让白敬亭更加惶恐,生怕自己漏了馅。
 而魏大勋轻轻的那句:“为什么不让我搜身啊……”却让他心里一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自己在犹豫什么?
 做事情果断明确不是自己的习惯吗?
 不让魏大勋搜身,却像个孩子一样的去掀开他的衣服,惹得魏大勋小小吃了一惊。
 “白白,魏大勋对你很上心。”何老师无意之中的话更加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可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白敬亭更是陷入了纠结。
 他是不是和我有一样的感情?或许我对于他也是一种不一样的存在?
 白敬亭摇了摇头,苦笑着问自己,白敬亭,你何来的自信?
 对于魏大勋给他带来的改变,他更多的是害怕。他害怕自己回随意向一个人敞开心扉,害怕让人了解他内心最深处的那一片柔软。
 大家都说,魏大勋对白敬亭很好。可是,魏大勋对所有人都很好,他白敬亭又有什么权利认为自己是特殊的?
 魏大勋对别人好,在白敬亭的眼里已经成为了习惯,根本不能体现出谁的特殊。
 再说,或许捅破这张纸,连兄弟都没得做,两个落得一个尴尬的下场。谁知道在这纷杂的圈子里,谁又有几分真心?
 摆摆手,自嘲的笑笑,把这些杂念赶到脑后,安安心心录制。
 但是,杂念终究是杂念,在杨幂和魏大勋拥抱时候,醋坛子还是翻了——即使他知道,这是剧本。
 “这一段咋就没完了?”自己的目光离不开魏大勋那张笑得“小人得志”的脸上,他的话在不受控制脱口而出以后就后悔了,好在旁边有何老师,打个圆场也就过去了。
 或许两个人的相处方式互怼已经成了习惯,白敬亭时不时的就想cue魏大勋一下。
 “像猪的在这呢。”本来就想着皮那么一下,没想到魏大勋竟然上了手。
 白敬亭一边瞟着镜头,一边和魏大勋打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挣脱。
 或许是他们这种相处方式,在大家眼里已经见怪不怪了,并没有人注意到红了脸的白敬亭。
 “白白,你和魏大勋……?”暗地里,何老师悄悄问他。聪明如何老师怎么会看不出什么端倪。
 “没什么…”下意识的闪躲,却是落得个坐实了做贼心虚的罪名。
 何老师也不为难他,拍拍他的肩膀继续去搜证。
 录制堪堪结束,因为白敬亭脑子的小剧场实在是吵得厉害,他连锁定真凶的钥匙都拿错了,倒也是闹出了个不小的笑话。
 真凶锁定成功了,可是他的心却是被人偷了去。



 優しくされたい違うそうじゃない
 并非想要被温柔呵护
 もっとひりひりしたくなる
 而是渴求着刺激感
 目覚めそう何かがこわい
 彷佛要觉醒的某样东西令我畏惧
 あなたの目がきっといけないんでしょう
 你的眼瞳肯定会令我无法招架
 孤独な光が
 那孤独的目光
 私と似てるから惹かれるの戻れなくなりそう
 只因与我太相似而被深深吸引 感觉已无法回头
 恋の始まりね...?
 恋爱就此开始...?

04
 孤独。
 这两个字看上去似乎里魏大勋很远,其实很近。
 生日会上那段精心制作的VCR,差点让魏大勋流泪。
 “这么多人给我过生日,显得我很重要……”最后几个字声音越来越轻,似乎失了底气。
 白敬亭听了,心头一紧,过去给他一个拥抱。
 你很很重要。他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面上的生日会结束,白敬亭去到魏大勋休息室,带上了魏大勋说要穿的那双鞋和礼物。
 “白白,让我在你鞋上写点东西好不好?”魏大勋用着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他,看得他根本不忍心拒绝。
 “行行行,就一次啊!”佯装嫌弃的把鞋递给他,看着他低下头,一笔一划地写下“the kid from HuaiRou”。
 “字真丑。”写完,白敬亭看着这行字,失了神,良久才扔下这么一句评价。
 后来,这双鞋也成了白敬亭最宠爱的那双。但这也是后话了。
 白敬亭送完礼物,和魏大勋一起吃了饭,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微醺,魏大勋笑着说:“今天真的很开心,第一次有这么多人来给我过生日。”
 心里一紧。白敬亭很少了解魏大勋的过去,只知道他一直是不缺朋友的。
 那天晚上,白敬亭送魏大勋回去,扶着他的时候,目光相交,却是说不出的孤寂,让人心疼。魏大勋一直把自己放在一种很低的位置,以自己全部的付出,换得别人心中的一席之地。
 “傻子”白敬亭听见自己用自己也不曾了解过的温柔的语气说,“你对我很重要。”
 日子也就一天天的过去,那个夜晚的话,白敬亭不知道魏大勋听没听见,也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照常和他聊天打游戏。
 直到他看了那期《拜托了冰箱》,才知道,这个大大咧咧的人心底的担心与害怕。
 孤独陪伴了他多少个春夏秋冬,其实他也一样。
 直到互相走进对方的世界,像抱团取暖的帝企鹅,相互依赖,给予他百分百的信任。
 “他是我非常重要的一个好朋友。”VCR里的白敬亭这么说。
 可是,自己却不想止步于好朋友,好兄弟,想要更进一步。
 录完VCR,心里却是波涛汹涌。
 魏大勋一直是害怕的。
 其实魏大勋的确是对白敬亭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但是,他害怕。
 那十几年的自卑,让他觉得没有办法配得上白敬亭,他只能不断的变得更好。
 同时,他也觉得累。
 他想过放弃,却已经上瘾。白敬亭一点点小小的举动,就足以支撑他向前努力许久。
 那天晚上的话,他听见了。他很想去亲一口身边的那个人,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行。
 但是,在听到VCR里那句话的时候,理智的那根弦,崩的一声,断了。
 “白白。”电话里,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
 “魏大勋你怎么了?”
 “我……很珍惜你。”魏大勋缓缓的说着,“我不仅仅想和你做好朋友…”
 “我知道。”白敬亭打断他的话,“我也一样。”
 既然我们都有着害怕,那这次由我来迈出那一步。
 “我喜欢你。”

 恋が始まる
 恋爱就此展开。



——end

最后唠叨两句——
这篇真的憋很久!!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那种感情真的很难写(自己文笔不好怪谁?)
白梦想和魏了爱真的so sweet我哭爆
写的还是不太满意,但是介于马上要出高考成绩我可能会人间蒸发,我还是发上来了。
希望能给我点心心点手手,评论一下让我改进自己呀♡

评论
热度 ( 139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