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花翎悬疑侦探社

#私设,勿上升#

#小学生文笔,ooc#

#圈地自萌#

Chapter 5 预兆

距侦探社成员们到达案发现场到现在回到社团活动室已经过了一天,在这一天里,大家都是案发现场、饭馆、天台三点一线地跑,唯一值得讨论的就是在大家晚上回到社团教室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新成员:那是一只通体呈黑色、毛色光亮、拥有一双蓝色瞳孔、名叫白龙的波斯猫,而侦探社的成员们总喜欢白白、白白地叫它,一开始它还会反感,到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而且这只猫听说还是白敬亭和魏大勋在外面吃饭时从路边救回来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传言说这是一只会报恩的九命猫,但传言是否真实就无从得知了“我和白敬亭是在一个垃圾箱旁发现它的,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了,如果不是我机智地跑到饭馆对面的小卖部买一根火腿肠给它吃,说不定它现在已经死了。”魏大勋声色并茂地冲侦探社的成员们说着白龙的来历,还伸手揉了揉它的头,但白龙好似嫌弃他一般,跳到了一旁刘昊然的桌子上。

不过他似乎好像并不是很介意这件事,装作若无其事地放下悬着的手,随后继续道,“在我给它吃了东西之后。它就一直跟着我们,甩都是甩不掉,于是就只好抱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刚才是谁说要把猫抱回去的?”此时的白敬亭坐在刘昊然的桌子上,伸手抚摸着白龙的头,“至于白龙这个名字,也是他取的,跟我没关系。”

“什么就我取的了?明明是一起取的。”魏大勋不甘心地反驳了一句。

成员们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新成员,马伯骞也在低声地和周震南说着什么,周震南却无动于衷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对白龙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其实他也不知道马伯骞在跟他唠叨些什么,为了防止他再跟自己唠叨一遍,只好点点头装作自己在听马伯骞说话。

看到周震南昏昏欲睡的样子,白敬亭用手肘怼了怼坐在刘昊然位置上的魏大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案件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你们对于这起案件的分析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周震南见空气安静了下来,便放下了托着自己脑袋的手,环视了一圈,见没人理他,补充了一句,“哦,我是说,你们对于这个案子的嫌疑人有什么分析没有?认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他应该是一个和被害人年纪相仿的男性,说不定就是他身边的人,并且……学习的极有可能是法律或者是和法律有关的专业。”赵天宇道,而白龙在他的脚边转着圈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赵天宇在坐下的时候伸手摸了摸它的头,白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忧心忡忡地走开了。

“小白,听说黑猫都是通灵的,你看白白今天忧心忡忡的样子,我总觉得这两天有什么大事要发生。”魏大勋在周震南喊散会之后第一时间跑到了白敬亭的身边。

“傻孩子,没事别瞎想。”白敬亭可能是不想打扰大家也有可能是在自我安慰地压低声音对魏大勋说了一句。

苏叶翎从边上的袋子里拿出一沓资料,翻了翻,随后随手抽出了一张没用的习题卷揉成团丢到了魏大勋的头上,见魏大勋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见自己是女生又不好发作,脸憋得通红的样子,轻笑了一声,随后才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红色的心形棒棒糖,打开塞进嘴里:“拜托,你不要乌鸦嘴好不好!也许只是白白莫名其妙被你带回来,心情不好。”见白龙恰巧从自己身边经过转头问了一句,“是不是啊,白白?” 白龙没有理她,依旧在教室里转着圈。

由于累而趴在桌上睡着了并没有参加会议讨论的马伯骞抬头看了一眼靠着墙、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刘昊然,伸手揉了揉眼睛,随后幽幽地说道:“据说黑猫都是通灵的,我觉得这句话应该是有依据的,就算没有信也比不信要好,反正看白白现在这焦躁不安的样子没准真的会有大事发生,大家还是时刻注意一下、保持警惕、不要单独行动会比较好。” 说着也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看了一眼还在屋子里转圈的白龙,甚至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周震南。











其实并不想更文,毕竟改文什么的太辛苦了……但是偷懒了那么久不更又不太好。

后援团: @幽雪鸶倩_MK  @陶小西_XZ  @紫米团子小天使  @力力 Ashley 

评论
热度 ( 18 )
  1. 陶小西_XZ白谣书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