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魏将军×白逍遥】再说一遍,你要跟谁情缘? (第十五章)

凌零_sherry:

在这个瞬间,他突然看懂了白敬亭看着他进检票口时的眼神,也读懂了刚才那个电话里未尽的言语。


原来,一直都是他,一直只有他。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噫……好像是晚了)


以下正文:




第十五章


高铁没多久就开动了,窗外的事物缓缓倒退着,然后开始加速,景色化成线条飞快从他眼前划过。


魏大勋这才想起,他来北京这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都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城市,满心只扑在白敬亭这一个人身上,连首都师范大学的大门都没看清是啥颜色。


打开帮会群,几百条消息的提示让他脑壳一疼,大致看了一下,还是和之前一样乱七八糟讨论什么的都有。


魏大勋在其中敏感地看到了白逍遥的名字,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有人以为白逍遥就此A了游戏,便在贴吧开了一个帖子,通篇都在深切怀念恶人的好指挥老王的好战士白逍遥同志。


魏大勋本来已经看笑了,却慢慢收敛了笑容,一阵恍惚。


他是真的见到了白敬亭啊……


这点认知让他直到现在都觉得那么不真实,仿佛只是一场梦,有种不小心就会清醒过来的恐慌。


 


就在他愣神间,手机突然想了,入眼是白敬亭的手机号码。


魏大勋有些慌乱地接了起来:“小白?”


“嗯。”白敬亭低沉的声音通过手机听筒的传送显得近在耳畔,“我手机买好了,跟你说一声。”


“这么快?”魏大勋惊讶。


“送了你出来顺手就买了。”白敬亭似乎还在外面街上走着,身边有汽车的喇叭声传来。


魏大勋心有余悸:“你别边走边打手机,小心看车。”


白敬亭笑了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


魏大勋腹诽: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才出了车祸?


“反正你小心点。”他不敢反驳那个傲娇小孩的话,只敢小声BB。


“知道了。”白敬亭回了这一句之后便再不说话。


魏大勋隐约有种感觉,白敬亭似乎是有话要说,他便摒住了呼吸,沉默的气氛在两人中蔓延,却并不尴尬。


“魏大勋。”


白敬亭轻轻开口,像在询问又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没有话跟我说么?”


魏大勋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反问:“说什么?”


白敬亭没有说话,低低嗯了一声:“那我挂了,一路顺风。”


 


魏大勋愣愣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界面,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有那么几个瞬间以为自己抓到了什么,但低头一看却还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能握住,仍然在一片混沌中晃晃悠悠。


 


白敬亭在商场门口找了个景观木椅坐下,四月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但照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足够的暖意。


他翻找到胡一天的号码,拨过去:“一天。”


“手机买好了啊?”胡一天应该是在玩游戏,一边说话一边还有劈哩叭啦的键盘声传过来。


“嗯。”


胡一天正好一场战场结束,退出了丝绸之路的界面,任自己的游戏角色站在战场区门口,认真地问白敬亭:“他走了?”


“嗯。”


“你们俩,什么进展都没有?”胡一天觉得自己这句应该是肯定句。


“嗯。”


胡一天叹了口气:“多好的机会,你们都直接跳到面基的地步了,也不差再跳到奔现这一步啊?我看他这么心急火燎地跑过来,刚下火车那会儿脸都是青的,应该是对你也有那么点意思的。”


“没关系的。”白敬亭低头看着自己洁白的鞋面,唇角带着一丝笑意,眼底的光芒温柔又有些忧伤,“现在已经很好了,起码他没有避我如蛇蝎,我不急,真的……”


“一天,我都等了三年了,还有什么不能等的。”无非就是再等上一段时间,等到他热血渐冷,等到他心化成灰。


风吹过干净整洁的街面,扬起少年雪白的衣角,他独自坐在木椅上,成了无数路过的女孩眼中的风景,然而他浑然未觉,只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显得孤单又冷清。


 


魏大勋头靠在车窗玻璃上,合着眼迷迷糊糊似梦非梦,不知为何想到了白逍遥之前提到的那个带他打了一个小时直城门的天策……


他猛然睁开眼。


魏大勋突然想到,他第一次加白逍遥好友时,发现这个ID早已安静地躺在了他的好友列表里,当时他以为是自己哪次跟恶人团战嘴炮时不经意点错加了好友,但现在想来,可能并非如此……


魏大勋立刻打开手机找到胡一天:“胡老板,小白说过的那个天策,你知道叫什么名字么?”


胡一天过了一会儿才回了消息,只短短几个字,却让魏大勋心跳如擂鼓。


“你想起来了?”


 


魏大勋在心里哀嚎了一声,伸手捂住脸,脸上的温度被掌心捂得滚烫。


在这个瞬间,他突然看懂了白敬亭看着他进检票口时的眼神,也读懂了刚才那个电话里未尽的言语。


原来,一直都是他,一直只有他。


 


 


 


白敬亭一个人坐在操场周围的看台上,头上已经微微出汗,刘海被汗水沾湿了,被他随手一抹凌乱地翘出各种角度。


他认真看着脚下篮球场的队友,看他们尽情挥洒着汗水,有些羡慕地摸了摸自己额头的纱布。


“白敬亭!”


白敬亭循着这声遥远的呼喊看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他眉头一皱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转过头去,却又听见一声更近的呼喊。


“白敬亭!”


他把手中的篮球放在身边的塑料椅子上站起身来,循着声看过去。


“小白!白敬亭!”


在离球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这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挥舞着双手。


“魏大勋?”白敬亭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他此刻不是应该在开往长春的高铁上么?


魏大勋气喘吁吁地跑到白敬亭面前,满头大汗,脸色因为长时间的奔跑而涨红了,撑着膝盖一边喘一边对他说。


“小白,我有话对你说。”


白敬亭伸手递了瓶水过去:“先喝点水,看你喘的。”


魏大勋接过来,仰头就一口气喝完,白敬亭看着觉得又好笑又心疼,忍不住拿起自己用的毛巾给他擦了擦一脑门的汗。


魏大勋放下瓶子,一动不动任白敬亭为他擦汗,眼睛亮晶晶盯着他,直把白敬亭看得耳根发热,嗔怒地把毛巾往他手里一塞:“自己擦。”


魏大勋笑嘻嘻把毛巾抱在怀里,对白敬亭一字一句地说:“白敬亭,我有话对你说。”


白敬亭看着他的眼睛,笑了起来:“你说。”


魏大勋直起背,挺立得像棵青松,脸色严肃。


“我叫魏大勋,今年25岁,男,身高183公分,身体健康没有疾病,吉林省吉林市人,家里三口人,妈妈已经退休,爸爸开了家小公司,不穷也不算富。我现在在长春的吉林大学研究生在读,6月份毕业,本来准备留校做老师,但是就在刚才,我改变主意了。”


魏大勋紧紧盯着白敬亭的眼睛,仍有些微喘,表情却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我要来北京找工作,我学设计的,在北京一定会有很多机会,绝对能养活我们两个。”


“所以,白敬亭……”


“跟我交往好不好?”


 


白敬亭想过很多关于魏大勋的未来,怎么在游戏里慢慢接近他,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喜欢,怎么能让他也同样地喜欢自己?


可是他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


魏大勋就这样站在他面前,两个人都汗水涔涔,一个穿着还未换下的球服,一个还是昨晚半夜穿到现在的皱巴巴的衣服,却面对面,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跟偶像剧里的情节一样,被大胆地表白了。


 


“好。”


白敬亭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轻轻地,也坚定地回答。


 



评论
热度 ( 550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