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魏将军×白逍遥】再说一遍,你要跟谁情缘? (第十四章)

凌零_sherry:

这一章是过渡章节……


以下正文:


第十四章


空气被凝结在那一秒,魏将军自以为的漫长的手足无措,其实不过是短短几秒钟,他颓然把筷尖的肥牛放到自己的盘中。


“你怎么知道的?”


白敬亭低眸,两人间的火锅腾起白色雾气,遮住了他眼底的光,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一天是杭州人,你东北口音这么重,还非说是老乡。”


“刚见面时,一天那个魏字都九曲十八弯得上了天了,转换得也太僵硬了。”


“还有你那手机壳……”


魏将军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壳,黑色底色的壳子中央简洁明了地印着天策府的门派图标。


“小白,你脑子是好。”魏将军叹了口气,把那块肥牛塞进了嘴里。


“你叫什么名字?”白敬亭歪着头看他。


“魏大勋。”


白敬亭笑了一下:“大勋花开?”


“真的有大勋花。”魏将军认真地解释。


白敬亭也认真地点头:“我知道。”


魏大勋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说来奇怪,他平日里靠着一张嘴跟谁都能打成一片,可偏偏面对白敬亭时却似被封印了一般,连手都觉得无处安放。


 


“我手机昨晚被车子压碎了,还没来得及去买。”白敬亭突然说到了昨晚的事,让魏大勋心中一颤。


“这伤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破了点皮,昨晚去医院也是怕有脑震荡所以去做了个CT。”白敬亭摸着脑门上那一小块纱布,手指白皙修长,像魏大勋在动漫里看过的那些弹钢琴的王子一样。


“害你白跑了这一趟。”白敬亭总结了一句。


魏大勋一愣,抬头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孩子,礼貌又冷淡,与游戏里那个白逍遥重叠在一起,毫无偏差。


他正想说话,胡一天却在此时从卫生间里回来了,一边走一边还捂着肚子。


白敬亭好笑地看着他:“您这顿算是白来了啊。”


胡一天苦着脸:“肯定是昨晚半夜起来着了凉。”


“是是是。”白敬亭一边往嘴里塞肉片一边敷衍胡一天,“我们day总身娇体弱,金贵着呢。”


胡一天伸手就去掐白敬亭的脖子:“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兔崽子!”


白敬亭笑着躲开:“这一顿我请,总行了吧?”


 


魏大勋坐在对面看着打闹的两人,心中喃喃自语:“没有白跑这一趟啊。”


这样的白敬亭……如果没有这一次莫名其妙地误会,他怕是一辈子都不得见,怎么能算白跑了这一趟呢?


 


胡一天捂着肚子看着火锅又觉得馋,便偷偷烫了几根白菜叶在那儿啃,白敬亭也不管他,伸手拿勺在锅里一捞,捞出几块咸排骨。


“魏大勋,这是你刚才放的么?”白敬亭小声嘟囔,看外表看不出这排骨有没有熟,不好贸然下口。


魏大勋看了一眼:“我刚放进去没多久,还不熟,你别吃。”


胡一天叼着一片白菜叶子眨眨眼:“怎么?我去个厕所就露馅了?”


魏大勋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白敬亭把排骨放回锅里,一边捞别的一边说:“其实我也就是诈诈他,谁知道这傻孩子一诈就挂相。”


“怎么就傻孩子了?”胡一天又好气又好笑,“人家比你大。”


白敬亭一本正经。


“智商压制。”


 


 


吃顿饭的功夫,魏大勋几次看了手机,虽然都不动声色,但白敬亭却机敏地感受到了异样。


“你还有事儿?”


魏大勋也没瞒着:“明天我的毕设要过二审,待会儿我就得走了。”


胡一天惊讶抬头:“这就走了?不多玩几天么?后天大学生篮球赛就开始了,我们学校主场,小白是主力。”


魏大勋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的白敬亭,想着他打篮球的样子,心中不免遗憾:“没办法,我那个导师比较忙,时间不能调节。”


白敬亭没有说话,低头把盘子里的一块豆腐吃下肚,拿纸巾抹了抹嘴,起身:“我去结账。”


 


胡一天看白敬亭走远了,向魏大勋倾过身子:“你真打算就这么走了?”


魏大勋笑着回答:“我以后还能来啊。”


胡一天深深看了他一眼,向后坐回去,靠在椅背上,意味深长说了一句:“你就怂吧。”


 


魏大勋是由白敬亭送到高铁站的,一路上两人没有过多的交流,白敬亭看着车窗外的车流,魏大勋看着他。


等魏大勋买了票从队伍中挤出来时,看见白敬亭手中拎了几个包装精美的纸盒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一点特产,你带回去跟室友分了吧。”


魏大勋伸手接过来,不经意触到白敬亭的指尖,带着一点凉意。


“等我毕设过了,还能再来么?”他看着白敬亭的眼睛,像一只讨食的哈士奇,眼睛不大却透着诚恳。


白敬亭淡淡笑了笑:“行啊,下次我叫上熊熊。”


“熊熊也在你们学校?”魏大勋惊讶了,心中担心这些小恶狗会不会联手把他这个浩气指挥按死在首都师范大学。


“不在。”白敬亭似乎看出了魏大勋的想法,有些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他在天津南开区的小学当英语老师。”


魏大勋更惊恐了:“他还是个人民教师?”


“他的学生们……都还活着吧?”他想着熊熊那话痨程度,心有余悸地问。


白敬亭笑了起来,眼角都泛起了小褶子:“您尽管皮,我会转告给熊老师的。”


魏大勋直摆手:“不要了不要了,惹不起惹不起。”


白敬亭笑弯了眼,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大厅里传来高铁发车通知,他眼神微微一黯,随即向魏大勋提醒:“你的车可以检票了。”


魏大勋一手拎着白敬亭买的土特产,一手拿着手机,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记得去买手机,多不方便。”


“好。”


“等我毕设过了,你给我庆祝一下吧?”


“好。”


“那我走了?”


“……好。”


魏大勋向检票处走去,把票放进检票机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白敬亭站在门口,双手插着兜,看向他的眼神幽深,魏大勋看不懂也看不真切,还想确认时,却已被后面的人催着向里走。


等他走进去再回头,白敬亭已经消失不见了。



评论
热度 ( 414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