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白魏】我,丘比特,打钱 6

冰酒久:

白/魏 斜线目前没意义
基本甜
诸君,我心疼魏民谣hhhhhh


———

两人坐等白rap的紧急记者招待会。

自今早,微博上曝出几张疑似白rap和一个男人牵手走出餐厅的照片后,各大媒体平台就没有安生过。

白rap的微博底下已是一片狼籍,被女友粉们哭天抢地的留言洗刷了一番。发泄完了,粉丝们又一个个都变身为显微镜,恨不得盯穿了照片找线索。几个试图控制局面的留言被铺天盖地的评论淹没,根本捞不出来。

随后而来的是幸灾乐祸的引战帖,成功为奄奄一息的唯粉们打了一支强心针。

这下好了,波及到了NZND的其他成员。从出道以来就是NZND成员的何美男与撒微笑更是首当其冲。过去的黑料被拎出来当教材,仔仔细细的给新入坑的萌新们科普了一遍。

撕逼渐渐进入佳境,气恼不已的粉丝全然不顾对象是谁,只管把矛头指向别家就好,三方混战打的好不热闹。

沉寂已久的团粉刚开始还苦哈哈的想做和事佬,倏然间被喷的没声了。

不过论惨,没人能惨得过新晋歌手魏民谣。

不知哪边的粉丝提了一句,说他的外形轮廓与照片上的男人有点迷之相像之后,各大部队立即赶到魏民谣的微博下面,不论支持的是谁,都要上去踩上两脚才舒坦。

可怜了民谣的粉丝,弱小群体只能尽量保持礼貌又不失绝望的微笑,一遍遍解释他们民谣哥哥的行踪。

人在莫斯科参加音乐节呢,十万八千里的,长翅膀了哦。

这锅背的。

直到魏民谣的团队挂出了他本人的飞机票与火车票,还有与当地人的合照,其他粉丝才蔫蔫不乐的道歉散去。

吵了一下午,所有粉丝都乏了,注意力又回到照片上。只可惜这几张照片实在太模糊,只能看出两人带着同款黑口罩。白rap没绑脏辫,低着头,拉着男人的手往外走。角度关系,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他又穿着黑色长袖T恤,除了能看出身型高挑清瘦以外,再没其他明显的i特征。

傍晚时分,又一张图被热心的网友扒了出来。照片是晚上照的,虽然逃不过av级画质,但是这次依稀能看到照片角落里,一个神似白rap的人搂住了另一个男人的腰。后者背对着镜头,露出小半张侧脸,穿着件橙色或是棕色的衣服,款式看起来有点像制服。

白梦想刷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正吃面条呢,被呛得嘴里的面差点儿从鼻孔里跑出来。

“这不是我的自行车吗?”
“啥?”

天使拿过手机一看。

诶哟嘿,是他的行凶过程。

往下翻评论。

[这人是谁!!!我的rap啊!!说好要娶我的哪!!]
[楼上冷静,现实和梦要分清楚。话说这个骑自行车的好碍眼啊!挡他俩前面!]
[这个地方有点眼熟啊,这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
[芒城广场 微博是几个星期前发的 说有个骑自行车的男的差点撞到他 就顺手拍了张 博主刚发现站角落里的是可能是白rap]
[我看她是想涨粉想疯了吧!!!这么糊她是怎么看成我白的!!!]
[嗯?这是《中国有神曲》总决赛那晚的照片吧,那天我也在广场。]
[什么!!!楼上不要走把话说清楚!!!]
[坐等]
[其实也没什么,就这个骑自行车的不小心撞上了那个男的,貌似是白rap的人去服了他一把。]
[呜呜呜我白真好!!!只要他喜欢,他和谁在一起我都支持(;´༎ຶД༎ຶ`)]
[好的,白rap和我在一起了。]
[去屎!!(╯‵□′)╯︵┻━┻]
[等等!那么多人不撞偏偏要撞站我白面前的人,他是不是存心的啊!]
[旁友,我有一个脑洞,这怕不是一场阴谋!]
[如果是那晚的话我也在,这人也差点撞到我,一看就是初学者,不过是看上去是挺奇怪的]
[怎么个奇怪法?]
[他骑之前来来回回调整好多遍角度,现在想想有可能是在瞄准。]
[卧槽!实锤了!这人是托尔!]
[咦?他的自行车挺眼熟啊,我同事也有一辆。]
[把你同事交出来!!]
[把你同事交出来!!┻━┻︵╰(‵□′)╯︵┻━┻]
[把你同事交出来!!]


“.......”

天使想把头放进自动贩卖机的出口里冷静冷静。

人类太可怕了。
我的时空穿梭机在哪儿呢?

白梦想从丘比特手中抽走自己在掉落边缘岌岌可危的手机,拍了拍后者的脑袋。

天使花容失色,羽毛落了一地。

“别抖了,迟早要秃。”

难收拾。

不到十分钟,这张照片就被原po删去了,连带之前的评论也被删的一干二净。与此同时,白rap的官微发布了召开记者见面会的公告。

“开始了。”

白梦想朝在客厅里坐立不安的天使招了招手,丘比特瞬身坐到他旁边。

记者都来坐好了。

白rap姗姗来迟,神色淡然戴着墨镜,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走到长桌中间坐好,摘下眼镜,等记者手中的相机闪够了,才冷漠开口。

“问吧。”
“请问白先生,那张照片是真的吗?”

全场寂静,深怕错过一个字。

白rap泰然自若的扫视了一遍会场,又看了眼面色铁青的经纪人,清了清嗓子。

“是。”

哗啦啦-

快门声此起彼伏。

他刚刚有可能亲手断绝了自己未来的星路,但不知为何,此刻,白rap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早上照片刚爆出来后,他的确犹豫过要不要隐瞒。托《中国有神曲》的福,他的事业再次步入了上升期,此时公开感情生活和扼杀前途没什么两样。

但只看了勋一眼,他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他以为勋外卖会害怕,会无声啜泣,会不知所措的抓着他的手问他怎么办。但看到微博了的勋外卖,只是安静的翻了会儿留言。

半晌,悄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仿佛等这天等了很久了,而他终于能从梦中苏醒。

一脸不出所料的坦然看的白rap窝火,不甘的情绪如星火燎原般席卷他的理智,烧得他脑门儿疼。

凭什么他觉得自己只是在玩玩。

凭什么他认定了在事业和他之间,自己一定会选择事业。

察觉时,他已经湿了眼眶。

无处发泄的委屈与对最初自己的犹豫而感到的羞愧影影绰绰,无形却难以忽视。

应该是读错了他的想法,勋外卖放下手机,抓住了他的手。

大概怕他难堪,于是想笑着,做先说再见的那个人。

他笑的一点儿都不成功。

可丑了,唇边可爱的梨涡都看不见。

白rap看了会儿勋外面的不如直接哭出来还比较好看的表情,低头,一寸寸摩挲过他的手掌。

这手可真粗。

指尖手掌都是老茧,遇到他之前吃了多少苦啊。

火萎了,只剩下疼惜。

“那您是承认出柜了是吗?!”
“是。”

恍惚间,他似乎懂了撒微笑至于何美女的那份怜惜与保护。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摔了。

他白rap也是怕了。

记者脸涨的通红,按止不住的激动心情,最后都破音了。

又是好一番闪光和快门声。

白rap神色平静。

“您觉得这会对您以后的音乐事业造成什么影响?”
“我的私生活不会影响我对音乐的追求与热忱。”

“您不担心流失大量粉丝嘛?”
“我的作品没有变,我做音乐的心没变,我没有变,我的粉丝也不会变。所以没有关系。”

“之前有传您和鬼超红的绯闻,请问您对此如何解释?”
“子虚乌有。”

“请问魏民谣是照片里的另一个主角嘛?”
“谁?”

白rap一脸茫然。

问出问题的记者被他周围的同行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接替了他的提问权的是个年轻的记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问出了全场记者们最在意却又不怎么敢直接开口的问题。

“方便透露一下您爱人的信息吗?”
“不能。”
“为什么不能提供信息?你们是怎么相识的?”
“我爱人对这些比较敏感。”

记者咄咄逼人。

“为什么敏感呢?请问他是有什么心理疾病还是家庭背景有-”
“你是哪家公司的?”

他还没说完,就被白rap冷脸打断。

若说一开始白rap的气场只是初雪凛凛的话,现在已经是西伯利亚寒流了。凡是长眼睛大都能看出这个记者踩到了白rap的底线,想来这次是问不出关于他那神秘恋人的资料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高冷不羁的白rap如此袒护,记者们的好奇愈发强烈,几个混进来的狗仔已经暗自决定好之后几个月的行程。

白rap去哪儿他们就去哪儿。

“MLS传媒。”
“我认得你了。”

挑眉,唇角刻薄的抿紧,白rap给主持人使了个眼色,“还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就这样吧。”

全场踊跃举手,招待会进入尾声,谁都想抓紧机会再问出劲些爆的消息。

白rap随手挑了一个,宣布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被选择的幸运儿是个长发的年轻女记者,她面带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与周围恨不得吞了白rap获得更多信息的记者们格格不入。

“您好,我是芒果电视台的欧记者,趁着这个网络直播的机会,您有什么想对您的粉丝还有爱人说的吗?”

怔了怔,白rap沉吟不语。

他思考了几秒,最后面对镜头摆正了坐姿。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等着白rap的长情告白。

深呼吸,又叹出堵塞于胸口的浊气,白rap低声开口。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又想逃了吧。”沉默了一会儿,他接着说了下去,“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不能见面,你胆子小,肯定会退缩,时间一长,想逃的心情会加剧。与其之后被我放弃,不如现在一了百了。”

“我不会让你如意的。”白rap提高了嗓音,狠狠的瞪向摄像头,与其说是在诉说钟情,白rap的语气更像是在威胁,“我爱你,我只会越来越爱你!你是我的人!明白吗?!”

顿了两秒。

“哎,你又要哭了吧?”

仿佛能看见他抱着个电脑,缩在被窝里掩面流泪的样子样子,白rap终是忍不住柔声安慰。

“别哭了,不要在我不能给你擦眼泪的时候哭泣。”



——————



白梦想关了灯。

两人安静的缩在一张狭小的单人床上。

丘比特看完见面会后心情有些低落,晚上都没看二十四小时。

“在担心吗?”
“嗯。”天使闭着眼睛往白梦想怀里缩了缩。

寒冬里取暖的麻雀。

白梦想搂着他的腰这么想。

“但是没有用,劫数天定。”

胸口传出天使闷闷不乐的声音,白梦想思考了一会儿。

“我也是天定的注孤生?”
“呼呼呼呼-”

天使笑的像只打呼噜的猫咪,白梦想摸摸他的后脑勺。

手指穿过他柔顺蓬松的发丝。

想叫他的名字。

“......”
“......”
“他们为什么要分开一段时间?”
“.......勋外卖以前坐过牢。”
“原来如此,这要被媒体发现了,那两人是不可能在一起了。”

想到犯罪过程被网友们猜得清清楚楚的天使,白梦想不由得一同感叹起人类的可怕。

天使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白梦想搭着话。

他睡不着。

脑海里全是那晚,广场上白rap对勋外卖伸出手的画面。

[我的手就在这儿]

白rap是对勋外卖这么说的。

白皙的手在夜灯下如此清晰,盛着忐忑与希冀。

指尖触碰的那一瞬,是两人的命运开始纠缠盘绕的瞬间。

“白。”
“嗯。”

丘比特从被窝里鼓捣出一只手放白梦想面前。

“我的手就在这儿。”
“........”
“........”
“所以呢。”

莫名其妙。
白梦想把天使的手塞回被窝,又给他按了按被子。

“......”
“......”
“......我明白了。”
“什么?”
“你是凭实力单身的!”

天使气鼓鼓的翻了个身,背对白梦想。

黑人问号.jpg

后者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长臂一勾,揽住丘比特的腰,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为零。

“......”
“......”
“晚安。”
“.....嗯,晚安。”


——-

待续......

嗯,白rap和勋外卖以后会幸福的!以后!

啊 求评论!_(´ཀ`」 ∠)_

下章会比较长,因为要完结啦~(⁎⁍̴̛ᴗ⁍̴̛⁎)


评论
热度 ( 379 )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