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白魏】你压到我翅膀了(下)

鱼尾葵。:

*非典型性吸血鬼,勿上升真人
*写着写着开始怀疑人生_(:з」∠)_

————————————————————————

魏大勋觉得白敬亭在勾引他。

比如现在,白敬亭在浴室洗着澡,水声浅浅地传出来,关键是,浴室门还没关,开着一条小小的缝,露出来几丝热气。魏大勋窝在沙发上看着小猪佩奇,心不在焉。

我就去看一下,一下下。

于是他“嘭”地一声变成小蝙蝠,悄悄飞过去,扒在玻璃门上,小心地待了一会儿,刚要探出头,那条缝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门开了。

小蝙蝠僵硬地抬起头,白敬亭摸着下巴盯着它。

“呦,没想到您还有这色胆儿呢。”

他只松松地裹了一条浴巾,水珠从他的头发滴下来,划过脖颈和胸膛,划过小腹上微凸的肌肉,又隐没到那条浴巾里。小蝙蝠眼睛发直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不好意思起来,慌忙拿翅膀捂住眼睛,“啪”地从门上掉了下来。

白敬亭“啧”了一声,把它捡起来。

“看来是有色心没色胆儿。”

小蝙蝠被扔回沙发上,它呆呆地坐在变身时被扔下的衣服堆儿里,看着白敬亭吹头发。

修长白皙的手指来回穿梭在柔软的微微卷曲的黑发里,吹风机的热风带着他洗发水的香味飘过来,小蝙蝠觉得自己被那股热风吹得头晕目眩。

……果然是在勾引他没错吧!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白敬亭晚上给他掖好的被角,早上揪着他的翅膀让他起床的笑骂,站在厨房里给他打番茄汁的剪影,在衣柜里给他挑衣服时皱起的眉头,拍完戏后东张西望寻找他的视线,甚至那带了转弯尾音的慵懒的京腔——“小翅膀儿——”,通通像是在勾引他。

通通都是!

呼——

“喂,你干嘛呢!”

脑袋上挨了一下,魏大勋吃痛地抬起头,白敬亭突然靠过来,一直靠到离他的脸只有几厘米,“蠢乎乎的。”

柔软的指腹触上他的嘴角,蹭掉了那一小块番茄渍。

……

妈妈,我想立刻扑倒这个人类吸走他一半的血把他变成吸血鬼!妈妈就是这个人勾引我!他勾引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勾引我!

……完了,我好喜欢他啊。

魏大勋突然伸手触上白敬亭的侧颈,感受那薄薄一层皮肤下血液的流动,他觉得自己身体里冰凉的血液也被勾得雀跃起来,情不自禁又靠近了一点。

“怎么着?番茄汁不够喝开始惦记我的血了?”白敬亭调笑他。

“……没有。”魏大勋怂巴巴地放下手,变成小蝙蝠飞走了。

白敬亭看着突然落在椅子上的一坨衣服:“……”

动不动就变身这件事,真的应该好好说一下了。

小蝙蝠倒挂在屋顶上思考鬼生。

临走时老妈拽着他的翅膀揪着他的耳朵一遍遍地嘱咐:“你不要傻到谁给你番茄汁喝你就喜欢上他了,你要活得高深一点,嗯?至少要看起来高深一点听见没?!”

它觉得自己还是挺高深的,并没有因为白敬亭给他番茄汁喝就喜欢上他。

白敬亭还给他衣服。

白敬亭还长的好看。

白敬亭还对他好。

白敬亭还可爱。

白敬亭还温柔。

白敬亭还……

白敬亭哪哪儿都好,尤其是,白敬亭还勾引他!

并非我方不坚定,奈何敌人太强大。

所以喜欢上他一定不是我的错。

小蝙蝠想起他妈数落完他之后又呼噜着他的脑壳,一边叹气一边说,“大勋啊,不要轻易喜欢上谁,尤其是人类,更不要因为自己的喜欢就去转化他,就算他也喜欢你,在被赋予了漫长的生命和不老的容颜之后,人是很难做到始终如一的。”

“而如果他不喜欢你,你却离不开他,那你就完了,对于吸血鬼来说,这是灭顶之灾。”

……

所以白敬亭,你能不能喜欢我呢,很喜欢很喜欢那种,喜欢到有了漫长的生命也不会改变。

……

“白白!”

小蝙蝠从房顶上飞下来,半路顺便变了个身,直直地扑向白敬亭。

“……魏大勋,我希望你心里能对你变身后的体重有点13数,还有动不动就光着屁股扑在我身上这个问题,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谈一下?”白敬亭被他撞倒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老腰断成了两截。

“哦。”魏大勋摸摸头站起来,刚站稳突然感觉腿一抽筋,又直直倒下去,白敬亭慌忙扶住他的腰,结果入手一大片滑腻的皮肤,他惊了一下猛地收回手,啪——两个人又重新摔回到床上。

这下不用感觉了,腰绝对是两截了。

魏大勋站起来怂唧唧地用翅膀护着头,“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讨厌我……”

“……我不讨厌你,你能不能先把我拽起来。”

“好!”魏大勋翅膀一展,吸血鬼白皙的过分的裸体就又暴露在空气中。白敬亭抚上额头,“走走走走走,离我远点儿离我远点儿,穿衣服去!”

苍了天了。

魏大勋一边穿衣服一边苦恼着,怎么才能让白敬亭喜欢他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着想着就变成了,怎么才能勾引到白敬亭呢……

于是他晚上洗澡的时候,也偷偷把浴室门开了一条缝。

白敬亭快看!我没有关好门,你可以偷看我,我不会介意的!(⁄ ⁄•⁄ω⁄•⁄ ⁄)

他打开淋浴的开关,偷偷瞄着那条缝。

白敬亭在玩手机。

五分钟后。

白敬亭在玩手机。

十分钟后。

白敬亭在玩手机。

……

一个小时后。

白敬亭还在玩手机。

魏大勋关掉要把自己冲掉一层皮的淋浴,不死心地冲着外面喊:“白白我的浴巾被淋湿了!”

快来快来,快来给我送浴巾。

白敬亭头也不抬:“你变成蝙蝠飞出来吧。”

……

魏大勋裹着那条湿透的浴巾走了出来,径直走到白敬亭跟前,“白白。”

“嗯。”

“我洗好了。”

“嗯。”

“我洗好了!”

“乖。”

……我专门没有擦干就出来了还就裹了一条湿透的浴巾你敢不敢抬头看看尊重一下我?

“我洗好了!!!!!!!”

白敬亭正在刷着微博,热搜第一是“组团偷蝙蝠”,剧组有人把现场拍的小蝙蝠坐在椅子上乖乖看他拍戏的视频传了上去,一瞬间萌炸了一众老阿姨的心,大家哭着喊着嚎着又是表白又是要偷要抢的,白敬亭黑着脸看着,感觉比鞋被踩了还生气。正气着呢,冷不丁被魏大勋这一嗓子一吓,手机“啪”地掉在沙发上,他抬起头,魏大勋浑身湿漉漉地看着他。

“你干嘛呢洗完澡不擦干就出来想感冒是不是?你就没一天让我省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了去找那些个哭着喊着要养你的小姑娘们,啊?”魏大勋被一块毛巾劈头盖脸地糊下来又莫名其妙被好一顿数落,委屈到耳朵都冒了出来,“吸血鬼又不会感冒……”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

“。”委屈。被毛巾揉搓到五官都变形的时候魏大勋忍不住想,为什么跟剧本里不一样啊。他为什么没有被我勾引到啊他是不是不喜欢我QAQ

不行,不能放弃,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于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偷偷往白敬亭的方向挪了五厘米。白敬亭不明所以,往旁边挪了挪,他又跟着挪了挪,白敬亭接着挪,他又又跟着挪了挪,如此循环直到白敬亭被逼到了床边。

“你是不是在长个儿啊小翅膀儿?”白敬亭看着他,“我早就觉得你跟我睡一张床上太憋屈了,你等等我有个朋友认识卖家具的,我给他打个电话给你订张大床。”说着就要去拿手机,魏大勋按住他的手,气得大叫:“我不要大床!”

“那你要啥?”

我要你搂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这话又说不出去,魏大勋梗了半天,只好随便扯了个理由,“……我冷。”所以才一直朝你靠过去,还不赶紧把我搂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

“早说呀。”白敬亭把手伸向他……身后的遥控器,“啪”地关了空调。

……

他觉得自己现在有点理解为什么白敬亭老被粉丝们说“注孤生。”

被热得一夜没睡好的小蝙蝠看着眼前的番茄汁都失去了食欲,耷拉着翅膀,脑袋一顿一顿的,白敬亭拖起它的下巴,“这么困啊?”

“嗯。”不仅困,还委屈。

“那今天别跟着我去拍戏了,在家好好休息。晚上给你带礼物回来哦~”白敬亭摸摸它的小脑袋,在助理的催促下出门了。

小蝙蝠的眼睛“刷”地亮起来,白白说要给它带礼物!啊啊啊礼物!二百年了第一次有人要给它带礼物!它兴奋地绕着屋子飞来飞去转圈圈。

这种兴奋一直持续到晚上白敬亭回来后。

“小翅膀儿!”白还没来得及换拖鞋就开始喊他,小蝙蝠猛地冲出去落在他的肩头上,白把手里的礼物举起来。

一个大大的布偶番茄。

这是什么?能吃吗?小蝙蝠上去啃了一口,嫌弃地别开脑袋。

“不是给你吃的。”白敬亭笑它,他把布偶番茄上的小门打开,里面是掏空的,放着一张小床和小枕头。

“你不是不喜欢大床吗,我给你买了个小的。”

……

小蝙蝠绝望地趴在番茄里,我确定了,它想,白敬亭一定是不喜欢我。这么想着就忍不住问了出来:“白白,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白敬亭不假思索。

……不,你只是把我当宠物,根本不是想上我的那种喜欢!

小蝙蝠愤愤地开始咬枕头,把棉絮整的到处都是。

它又想起妈妈说的话:“要是你觉得自己太喜欢一个人了,就去睡一觉吧,你这没心没肺傻乎乎的样子,说不定睡一觉起来就又除了番茄谁也不喜欢了。”

我决定不要喜欢你了白敬亭,我要好好睡一觉。

小蝙蝠醒来的时候懵了一会儿,它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躺在白敬亭的手心里,白一半的脸被枕头遮住,睡得正香。它走过去,用脑袋蹭了蹭他的鼻尖。白敬亭被他蹭的痒痒的,很快醒了过来。

“早啊,小翅膀儿。”他冲它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

妈妈,你骗人!为什么一觉醒来我更喜欢他了!比昨天还要喜欢!喜欢好多好多!

它结结巴巴的问:“我我我,我怎么又跑到你床上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啊?你不喜欢那小床就直说呗,还把枕头咬破,棉絮搞得到处都是,你都不知道为了不吵醒你,我清理那些粘在你身上的棉絮清理了多久。”白敬亭捏了捏它的小翅膀,“还学会不声不响闹脾气了嘿。”

小蝙蝠呆呆地看着他。

妈妈,我决定了,就算在以后漫长的生命里他不再喜欢我了,我也不后悔。我想和他在一起,现在,马上。

白敬亭看着突然变回来的吸血鬼,第一百零一次感到头疼,“你的睡衣在——”

他被扑在了床上。

吸血鬼的唇舌贴在他的侧颈上,尖尖的牙露出来,却没有扎下去。

魏大勋扑上去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的内心此刻密密麻麻地刷着屏:啊啊啊啊完了,白白会愿意吗,不行我不想问他,万一他不愿意怎么办?他不会真不愿意吧?真不愿意我怎么办?

他的舌头一次又一次扫过那一小片皮肤,又迟迟不敢有下一步动作。直到支在旁边的手被抓住了,白敬亭低哑的声音响起来,“你是在勾引我吗,小翅膀儿?”

“我……我……白白……”,魏磕磕巴巴地想向他解释,又害怕被拒绝,情急之下眼泪都掉了出来。

“唉……”白敬亭伸手擦掉他不停掉出来的泪珠,“你怎么这么怂呢。”

“不过也还行了,其实我都做好等到两鬓斑白头顶变秃的时候了。”

“白白,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是说我,我可以转化你吗????”魏一时之间有点发愣,反应过来后激动得翅膀耳朵全冒了出来。

白敬亭没理他,只侧过头去露出通红的耳朵和侧颈,半晌,闭着眼睛酷酷地“嗯”了一声。

“……你是说你也喜欢我吗?”

魏大勋继续小心翼翼地问。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我以为你就是把我当宠物看,不是那种,那种,,,”

“哪种?”

“那种想上我的喜欢!”魏大勋闭着眼,飞速地说完,又因为紧张而太过大声。

“……”白敬亭黑着脸,翻身把他压在了下面,“合着你这几天的愚蠢行为是想让我上你啊,嗯?早说啊——”

魏大勋有点惶恐:“等一下……不先干正事吗……”他被吻得浑身颤抖,挣扎着想爬出来,又被白敬亭抓着翅膀拽了回去。

“我现在觉得,没有比这更正的事儿了。”白敬亭哼了一声,堵上他的嘴。

……

年轻的吸血鬼把尖牙扎进他的侧颈的时候明显有些紧张,毛茸茸的耳朵不停地颤抖。白敬亭伸手揉上他的头发,温柔地安抚着。

感谢你愿意赋予我长久的生命,我的小翅膀儿。我将用这漫长,漫长的时光来与你相爱——你知道吗?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FIN.—














































评论
热度 ( 1061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