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白魏】你压到我翅膀了(中)

鱼尾葵。:

*非典型性吸血鬼,勿上升真人
*谢谢大家的评论,没有一一回复,但是非常感谢!非常!
*依然小小声求评~

————————————————————————

“主人,我想出去玩儿!”

小蝙蝠坐在书桌上,压着本子的一角,冲白敬亭招翅膀,白敬亭忙着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敷衍道:“嗯,玩儿。”然后头也不抬地打开窗子,冲它摆了摆手。

啊,好气啊。

“我要出去玩儿!”

“你去呗。”

开始有小情绪的蝙蝠直直地倒下来,张开翅膀糊住整个本子,把脑袋在纸上蹭来蹭去,正式开始耍无赖。

被打断的白敬亭不得已停下了笔,揪着它的耳朵把它拽了起来,“怎么着?想上天?”

“你陪我一起遛弯儿呗。”小蝙蝠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脸上全是在纸上蹭的蓝墨水儿。白敬亭低头看看被它蹭的一团糊的本子,无奈地叹口气,抽出一张纸巾开始揉搓它的脸。

“我还有事儿呢,而且我好歹……”

“主人,主人~ 白白~~~”小蝙蝠扇起翅膀飞到白的颈窝,用毛茸茸的小脑袋来回蹭着他的下巴。

K.O.

向卖萌恶势力低头。

“成成成成成,我带你去行不行?”

原则什么的,先扔一会儿。

“耶!”小蝙蝠满屋乱窜了一阵儿,叼回来一根不知道从那个旮旯里翻出来的红绳,放在白敬亭的手心。

白敬亭狐疑地看着那根绳,“干嘛?”

“带我出去玩儿啊!楼下的人类就是这么带球球出去玩的!”

……

“楼下的人类”是个退休老大爷,“球球”是他养的大金毛。

白敬亭简直想把它的脑子敲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魏大勋!你有点儿身为吸血鬼的尊严行吗?你是狗吗出去玩儿还要我溜你!”

“白白~~”

“不行,我这是为你着想,不能让你在我家住了一阵儿就成为吸血鬼界的耻辱。”

“那万一我飞丢了怎么办?我飞丢了你又找不到我,你找不到我我就回不了家,回不了家就会挨饿,被人类打,连西红柿叶子都吃不到,吃不到就会没有能量,没有能量就飞不动,飞不动就会被逮住,被逮住就会被做成烤蝙蝠,呜啊啊啊啊我不想死啊我才二百岁!我还没有谈恋爱,连一口人类的血都没喝过!我不要做烤蝙蝠哇啊啊啊啊啊——”

“停停停,停。”白敬亭捂着额头,冲他伸出手。

小蝙蝠一秒钟转嚎为笑,乖乖地飞到他的手心里,伸出小后爪。

白敬亭一边在它脚腕系着红绳一边忍不住想,不知道吸血鬼界有没有奥斯卡,有的话眼前这只会是蝉联多少年的得主。

想他好歹也是个小明星吧,就这么在炎炎盛夏帽子口罩墨镜捂得密不透风,手上还牵着一只蝙蝠准备出门遛弯儿,也是够蠢。

傍晚的风还是有些燥热,白敬亭一只手牵着红绳,一只手伸到帽子里,抹了抹额角的汗。小蝙蝠乖乖被他牵着,随着他的步子慢慢地飞,像一只蝙蝠型的小气球。他看着白敬亭额角不停往下滴的汗,想了想,飞到他跟前,用翅膀扇着风。

“行了行了好好飞,你这小翅膀儿管什么用啊,一会儿累趴了可别找我啊。”白敬亭声音里带着笑意,把它往旁边拨了拨。

牵着蝙蝠的少年在夕阳下慢悠悠地散着步,本来亭美好一画面,愣生生被一声尖叫给破坏了。

推着婴儿车迎面走过来一对夫妇,女人随意向白敬亭的方向瞥了一眼,猛地看到了在半空中飞舞的小蝙蝠,被吓得大叫一声:“啊啊啊啊!!蝙蝠!!!!”小蝙蝠被她吓得一抖,差点没稳住身形,白敬亭看她吓得那个样子,慌慌张张地解释:“不是,您别怕,这是我养的蝙蝠,它不咬人的,真的,快,小翅膀儿,叫叔叔阿姨好!”

……

小蝙蝠:“……”

小蝙蝠:“吱。”

女人倒是不慌了,只不过一家三口包括那个在婴儿车里的小鬼看他的眼神都有点奇怪,白敬亭赶紧牵着蝙蝠跑了,无比庆幸自己捂的还挺严实,不至于那么丢人。

溜着蝙蝠乱七八糟地走了一会儿,白敬亭突然想到家里的可乐喝完了,于是转了个弯儿,向超市走去,到超市门口的时候把小蝙蝠拽下来塞到了衬衫口袋里,并严厉地嘱咐他:“不要出声儿,不要飞出来,不然就会被超市的保安叔叔做成烤蝙蝠,听到没有?”

小蝙蝠疯狂点头。

白敬亭满意地走进去找可乐,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满意得太早了。

路过蔬菜区的时候,小蝙蝠偷偷露出来的小眼睛瞬间发现了一众白菜黄瓜中的西红柿,整只蝙蝠都激动起来,拼命往外钻。白敬亭看到西红柿的时候暗道不好,果然很快口袋里就蠢蠢欲动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指按住小东西的头警告他:“家里还有一冰箱西红柿,你冷静一点!”然而被西红柿冲昏头脑的小蝙蝠压根control不了寄己,拼命挣扎着,奈何想要往外钻的头总被一只手指顶住,情急之下他张嘴含住那根手指,软软的小舌头向外顶着指尖,白敬亭触电一样收回了手,反应过来时小蝙蝠已经直直地冲着西红柿飞了出去。

他眼睁睁看着它冲过去,用后爪抓住番茄蒂,用力向上飞,结果飞了不到五厘米,就被番茄的重量给坠下来,连蝙蝠带番茄一起落到了地上,“嗷嗷”叫了两声又身残志坚地拖着番茄,以两只小翅膀为支点奋力向白敬亭挪去。

白敬亭:“……”

所有关于吸血鬼的传说迅速在他心中坍塌,湮灭,世界观被残忍地重建。

苍了天了。

……

“还皮不,啊?”

翅膀上被打了小绷带的蝙蝠闷闷不乐,不停嚷嚷着“这样就不可爱了”,成功收到白敬亭一句:“活该。”

一只吸血鬼为了个番茄把自己弄得翅膀都差点没折了,说出去丢不丢人?

“不皮了。”脑袋埋进翅膀里,怂怂的。

白敬亭梗了半天,到底没舍得再教训它,他轻轻拉了拉它的小爪子:“小翅膀儿。”

“嗯?”

“我明天要去拍戏了,我给你请了阿姨让她来照顾你,你乖一点,不要变身不要说话,我大概半个月就回来,嗯?”

“啊?”

眼见着它的眼睛里开始冒泪花,白敬亭狠了狠心别过头去,只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就这样,你乖一点儿,不要总是让我担心。”

小蝙蝠罕见地没有说话,只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往他怀里钻,白敬亭摸了摸他软软的头毛,无奈地说:“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但是——”

“你能不能穿好睡衣再往我怀里钻?”

……

第二天一早,白敬亭收拾好却到处找不到小蝙蝠,最后实在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无奈地去提行李箱,结果发现它就扒在行李箱上,一只翅膀尖还打着绷带,抬头看他:“主人~你不要走好不好~”

白敬亭把它提起来,轻轻放在地上,“半个月很快的小翅膀儿,你就睡几觉,多吃几个番茄我就回来了,嗯?”

门外助理在催他,他只好提着箱子出门,临走回头看了一眼,小蝙蝠蔫蔫地坐在地上,眼里蓄满了泪水。

哐——

门被关上了,白的助理帮他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奇怪地催他:“老板,上车啊?”

白敬亭没有理会,在原地站了一分钟,又跑回去打开门——

小蝙蝠还独自坐在地板上,低着头,用翅膀把自己包起来,一边小声地哭一边打着嗝:“呜呜呜我……嗝——我错了,我再也,嗝——再也不吃西红柿了,白白不要走——白白,嗝——不要走,我不吃西红柿了……”

白敬亭被它哭得心脏都拧在一起,上前一步一把把他捞起来,“别哭了,我带你一起走。”

……

“白敬亭带着一只蝙蝠来了”——一下午的时间在剧组传得沸沸扬扬,一波又一波的人围过来“观赏”,白的化妆间人声鼎沸的,吓得小蝙蝠一直缩在他的衬衣口袋里,一动也不敢动。跟导演好说歹说好不容易同意他带宠物过来的白敬亭挥着手赶人:“去去去,你们吓到它了。”

白拍戏的时候小蝙蝠就坐在凳子上安安静静地看着,旁边的人惊奇于他的乖巧,不停地用手机拍啊拍的,他也不管,直愣愣地盯着拍摄现场——

白白搂那个女人的腰了,白白抱她了,白白摸她的头了,白白捏她的鼻子了——啊,好气啊!!!

白敬亭拍完了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只鼓成球还炸着毛的蝙蝠气fufu地坐在凳子上,他坐过去,戳了戳它的肚子:“你怎么了?”

本吸血鬼表示不想理你。

小蝙蝠背过身子,用屁股对着他,想了想又飞到他的头上,把自己藏在头发里,白敬亭好笑地要把它拽下来,郑合惠子迎面走了过来。

啊,那个女人!!

小蝙蝠的雷达“biu”一下被点亮,警惕地透过头发间的小孔瞪着她。郑合惠子在白敬亭对面坐下,刚开口叫了一声“小白”,小蝙蝠就突然从白的头发里冒了出来。

你的小恶魔突然出现.jpg

小蝙蝠冲她呲呲牙,“吱!”

离我的白白远一点!

没想郑合惠子瞬间两眼发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从白敬亭的头发上拽了下来,一边嗷嗷叫着“好可爱啊啊啊啊啊!”一边上手开始揉。

小蝙蝠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呆呆地任她捏扁搓圆。

这下换白敬亭不爽了,他差点也冲着郑合惠子“吱”一声,幸好及时忍住了,黑着脸把小蝙蝠夺过来,“我去趟卫生间。”

郑合惠子:什么人啊这是,去卫生间还要人家一只蝙蝠陪着?

白敬亭把小蝙蝠放在马桶盖上,盯着他:“小翅膀儿,你变身的时候能不能把耳朵和翅膀收起来?”

“能啊,怎么啦?✪ω✪”

“你快变身吧。我不喜欢他们老盯着你。阿不,等等,我给你拿衣服来。”

十分钟后白敬亭拽着魏大勋从厕所里走出来,到了化妆间对一脸懵逼的化妆师说:“我朋友,探班的。”

魏大勋冲着化妆师甜甜一笑:“你好!( ^_^)/”

化妆师“腾”地脸红了,“啊,你你你,你好。”

正等着化妆的白敬亭不乐意了:“魏大勋!”

“哎,主人!”

化妆师:???

白敬亭瞪他一眼,魏大勋老老实实地改口:“白白。”

他坐在小板凳上看化妆师给他化妆,粉刷扫过细白的皮肤,扫过那颗小小的泪痣,淡淡的口红涂上去,整张脸都生动起来。

可真好看啊。

魏大勋伸出手,偷偷地把那支口红拿下来,往自己脸上画了个小心心。

“白白。”他叫。

白敬亭睁开眼,年轻的吸血鬼笑得灿烂,双手举在头顶,比了一个大大的心。白忍不住伸出手,顺着他用口红画的小心心在他脸颊上描摹了一圈。

“很好看。”他笑着说。

噌——世界亮了起来。

魏大勋一下子看呆了,脸突然变得通红,藏在头发里的小耳朵“刷”地冒出来,白敬亭眼疾手快地把他拉到自己怀里,一只手把他按在胸口,另一只手用牛仔外套遮住了他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耳朵露出来了笨蛋!”

然而魏大勋被他胸腔里的心跳震得回不过神,一路从脸颊红到脖子根。白敬亭眼看着他的衣服里开始鼓鼓的,估计翅膀也收不住了,情急之下只好冲他喊:“今晚番茄汁没有了啊!”

魏大勋的耳朵瞬间耷拉下来收回去,整个人都蔫儿蔫儿的。

白敬亭松了一口气把他拽出来,刚想教训几句就看到一旁化妆师石化的表情。

他动了动嘴,试图解释自己gay里gay气的行为。

“我……我就是想让他听一下我的心跳……”

完了,好像更gay里gay气了,化妆师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

鸡飞狗跳兵荒马乱的一天结束后已是深夜,大街上没什么人,白敬亭牵着小蝙蝠慢慢地走在回酒店的路上。小蝙蝠看了一天他拍的戏,余兴未消,拍着翅膀学着颜末的语气:

“路障!你给我站住!”

“路障!你去哪啊路障!”

“路障啊啊啊啊,大坏蛋!”

白敬亭由着它喊,顺便前后张望着看有没有人。

小蝙蝠飞到他跟前,“路障!我喜欢你!”

白敬亭心里一动,“你喜欢谁?我可不是陆之昂。”

“我喜欢白敬亭。”

“谁喜欢白敬亭?”

“魏大勋,魏大勋喜欢白敬亭。”小蝙蝠看着他,认真地说。






—TBC—

评论
热度 ( 875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