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花翎悬疑侦探社

第一案 校园怪谈

#私设,勿上升#

#小学生文笔,ooc#

#圈地自萌#

Chapter 1 伊始

公元2011年,炎热的六月天,经过七月的倾盆大雨洗礼已然凉爽之至。

这天本是阳光明媚,一丝微风擦过街道路人的脸庞之上。

本应是一个很悠闲的午后,社长周震南正无所事事地享受这工作之后有限的悠闲时光,不一会便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困意,打了个哈欠便趴在办公桌上睡了起来。

而这时,一旁的副社长马伯骞见状,看向正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周震南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宠溺,随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可能是被刚才周震南的那个哈欠所导致,他也感觉到了一丝困意,便随手拿起之前办公桌上整理不到一半的案件卷宗。

与此同时,社团与其的个个社员们都在打打闹闹中享受着这为数不多闲暇时光,可这种悠闲时光并没有维持多久。

随着“嘭”的一声,社团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社团身为情报人员的魏大勋这时正一脸懵逼地站在门外,从而被刚才的声音影响的不止一个人,还有之前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周震南,只见周震南迅速地从办公椅上跳起来面色怒目地与魏大勋对视着。

马伯骞连忙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周震南以示安慰,便把目光投向了抱着档案袋的魏大勋。

反观现在的魏大勋,手里抱着一个档案袋,却依然杵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马伯骞面带着一丝阴沉,声音也不由得冷了冷:“杵在门口你是要搞什么?是要帮我们做门卫看门吗?”

闻言,魏大勋像是如梦初醒般,连忙带着小跑一溜烟地窜进屋内,并且随手关上了门,还用脚狠狠地踹了踹,一副以防万一有人要破门而入的样子,大概十几秒过后,才到达周震南的面前,准备详细汇报他所得到的情报,但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被人打断了。

“你这是跟我们教室的门有仇吗?为什么老是要踹它?”作为侦探社顾问的白敬亭随口怼了一句。

“我严肃地怀疑这起案件和这所学校多年前,那个女生被毒杀在专业教室中的案件有最直接的关联。”魏大勋少见地没有理会白敬亭的言论,也不知道是不想理还是怂,当然也不排除他本身就说不过白敬亭的原因,转头对周震南说起了自己的推理和判断。

“你这又是从哪条线索里得到的结论?知道的那么清楚,你就是凶手吧。”白敬亭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魏大勋。

“我不是啊!我干什么了?我没有好好查案吗?我没有完成工作吗?”魏大勋下意识地反驳。

只见白敬亭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自己恼羞成怒,而是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盯着自己,魏大勋就知道没好事,赶紧抬头看了一眼马伯骞,只见马伯骞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魏大勋才连忙把资料从自己手中的档案袋中抽出来,转了个面,放在了周震南的面前,随后换上了一副自以为严肃的表情,开始念起了资料上的文字:“死者本市S大美术系的高材生,名叫周凯,性别男,尸体是在今天早餐的时间也就是早晨的六点三十分左右,在学校的男生宿舍楼502室被发现。据他一间宿舍的三名室友所提供的线索,我可以得出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哦,对了,他的三位室友皆有不在场证明。因为他们昨天晚上并没有在宿舍里过夜。最后,我怀疑他是中毒死亡的。”魏大勋说到加了一句自己的判断,随后抬头看了一眼马伯骞,见马伯骞一脸沉思状,看起来像是认真在听自己说话的样子,这才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死者宿舍的有一个男生他说他是带着女朋友去酒店开房的,但是据我所知,那个女生昨天并没有离开宿舍楼,但是今天我却被女生宿舍楼下的宿管阿姨告知,这个女孩昨天就没有回到过宿舍楼。具体什么原因目前还不知道,而且具体的死亡原因也要等毛不易那边的尸检报告才能知道。”

“这就没了?”大概十几秒过后,周震南见魏大勋没有再次开口说话的意思,索性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魏大勋想了想,像是在仔细地回忆着什么一般,最后索性摇了摇头,把档案袋中死者的资料以及平生的一些所作所为放在了周震南的面前,随后面带疑惑道:“案件的基本分析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但是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东西。”说着伸手从档案袋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到周震南的面前,随口道:“虽说不知道这个像是实验用的仪器是干嘛用的,但我怀疑这就是凶器。”

闻言,周震南拿起桌面上魏大勋刚才放在他面前的资料,很随意的拿起一旁的红酒喝了一口,随手翻了翻手中的资料,随后便放在了他一旁的马伯骞手里,“带上。”

随后站了起来,挥了挥手召集道:“走,跟我去现场。”

这些对话,赵天宇也听见了,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作为一个犯罪侧写师,并没有离开自己的座位,而是继续翻看着自己手中的《犯罪心理学》。苏叶翎也依旧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不知是在查资料还是在打游戏。此时的白敬亭一言不发,低着头,不知道是在看苏叶翎的电脑还是在沉思,又或是在分析案件,但是魏大勋知道,白敬亭一定会对这起案件有他的一些见解,只不过还没有说出口而已。

周震南见大家似乎都没有随自己去现场查看的意思,他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随手拿起一本不知名的读物翻阅了起来……










悬疑还是悬疑,但不会是之前那个悬疑了,性质变了呐。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

亲友团: @力力 Ashley  @幽雪鸶倩_MK  @紫米团子小天使  @陶小西_XZ

评论 ( 4 )
热度 ( 41 )
  1. 陶小西_XZ白谣书 转载了此文字
    打call♡
  2. 尹力力白谣书 转载了此文字
  3. VISA叶翎个站白谣书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