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白魏】他真可爱

说书客||冷yu.:


实名制被魏了爱先生甜哭 故又瞎写一番
伪rps ooc 慎入


0.

“遇到你,我都没吃过糖了。”
“……”
“因为你太甜了。”

1.

魏大勋忍不住捂嘴,但星星点点的笑意还是从他弯弯的眼睛里溢出来,“不加糖老师,您的土味情话简直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彼时魏大勋整个人正半躺在白敬亭的怀里,两个人挤在一张不算宽敞的沙发上,白敬亭搂着刚刚洗完澡散发着奶香的魏大勋,而魏大勋软趴趴的头毛就抵在他的下巴那儿。

于是他伸手揉乱这个人刚刚吹干的头发,然后又忍不住亲亲他的发顶:“是吗?那我怎么没听你给我说过什么情话啊?来,说两句我听听,能有我土?”

魏大勋来了兴致,扭来扭去似乎想半坐起来,但白敬亭死死搂着他让他动弹不得,他只好破罐子破摔枕在白敬亭的胸口,边思考边无意识在他心口画着圈。

“嗯哥哥想想哈…诶,有啦!”他抬眼去看他,“小白,你猜我喜欢什么样的制服?”

白敬亭也不费脑子去想什么答案,这个角度他满眼都是唇红齿白的魏大勋,色彩视觉冲击让他喉咙都发干。而对方也确实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就公布下文:“嘿嘿,被你制服!”

魏大勋自己说完都忍不住憋笑得浑身发抖,白敬亭却只觉得欲火上涌,右手已经忍不住伸进魏大勋宽松的T恤里抚过他紧致的肌肤,描绘他漂亮的腰线。

“哎你别…”

话音未落就被白敬亭的唇舌怼回了肚子里。电视机里已经开始播放广告,骤然变大的背景音盖住了缠绵的亲吻声,直到魏大勋被吻得浑身发软才毫无震慑力道的想要推开他。

白敬亭恋恋不舍的放开小脸已经红扑扑的魏大勋,手已经伸进了对方的腿弯眼看着就要把人抱去床上办事儿,魏大勋一个侧身躲过,义正言辞:“不可以小白!你答应我今晚上要和我一起看这期我侦的直播的!”

魏大勋伸手一指,正好是节目的片头。年长的恋人已经熟练的抓住他的手臂左右摇摆,一字一顿拖着长音,“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这是何等的犯规行贿!白敬亭强忍住捂着胸口的欲望,反手握住那人的手腕,又一路向下滑,最后与他双手十指紧扣,“好了别闹,看就是了。”

魏大勋得寸进尺,抱着他的脖子照着他的脸又“啪叽”亲了一口,“耶!我们小白最好啦!”

2.

录制那天魏大勋穿了件长款白衬衫,外面套了件黑色小马甲。那衬衫就真的很长,下摆都遮住了屁股,活像个小裙子。七分牛仔裤也短,裸露出他纤细的、系着红绳的脚踝。魏大勋那一期人设职业是红娘,节目组于是就也不知道从哪搞了个小翅膀给他背上,呼扇呼扇的,魏大勋玩得好不开心。

“我是丘比特呀。”

白敬亭看着电视里那人笑眯眯凹造型抛梗,而自己一脸懵逼的抬头看着他。魏大勋显然也没有放过这一刻的白敬亭,“小白你看你这里好傻喔,我到时候要截图做成表情包哈哈。”

“你那支箭,真的是射向我的吗?”白敬亭戴上他的近视镜,微眯着眼睛冷冷扔出这句话。

于是魏大勋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他尴尬的干笑两声,用自己湿漉漉的狗狗眼讨好一般望向白敬亭,直到见他还是用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盯着他不放,才终于小声的、又有点委屈巴巴的说:“…不是啦,其实我对准的是马助理…”

“所以她才是你选中的人?我看你是翅膀硬了啊魏大勋。”白敬亭不安分的指尖又游走在魏大勋的蝴蝶骨上,跳动着,挑逗着。魏大勋连连摇头,脸都要憋红了,“那…那不是你自己说的嘛,你都有媳妇儿了,还要什么爱神之箭啊。”

“我媳妇儿在哪儿呢?嗯?你来告诉我好不好啊大勋?”白敬亭忽然凑得很近,几乎要看到魏大勋脸蛋上的细小绒毛,温热的鼻息都要喷到他的脸上。

魏大勋眼睛一闭,也不要这张老脸了豁出去大喊:“那还不让丘比特私藏一个啦!这支箭射了你,你就要跟别人坠入爱河了…丘比特不允许!所以不射你!行了吧!”

讲完这些魏大勋耳朵都红透了,粉红色的耳垂与白敬亭近在咫尺。他张开嘴在魏大勋耳廓轻轻咬了一口:“哇,原来是丘比特假公济私诶。”

3.

白敬亭永远都学不会的wink,却是魏大勋最轻车熟路的撩人手段。彼时魏大勋嘴唇还有留下的酸奶渍,正在思考如何甩锅和自救,紧接着下意识就给正在激情分析的白敬亭一个奶味十足的wink,只撩得白敬亭瞬间心绪不宁,思路全乱了,眼神止不住想往那双唇上瞟,想把那圈该死的诱人的要命奶渍舔掉。于是他只能慌不择言的开始怼他以转移注意力,结结巴巴的,躲闪里是不为人知的欲盖弥彰。

白敬亭以为这是魏大勋众目睽睽之下对他独一份的撒娇,嘴上嫌弃心里却受用得很,说着怼人的话却止不住上扬的嘴角。结果没多久这人又对着那边的侦探发动wink攻击——尽管魏大勋解释二者完全性质不同,但白敬亭还是一下子脱口而出“你跟我这眨什么眼啊”,又急又冲,很不酷盖。

所以你看,魏大勋又窝在沙发里偷笑了。他勾着笑偏头看白敬亭,带着点儿小得意,“我们小白这是不是吃醋啦?”

这种时候魏大勋常常是喜欢过嘴瘾的,因为白敬亭通常情况下懒得理他,而且其他方面他也确实是刚不过他。

不过这一次白敬亭出乎意料的坦诚,“嗯,”他偏头轻轻吻了吻魏大勋的右眼,“您可真是让我操心…以后不许对别人瞎眨眼听见没有?”

“哇,今天小白走霸总人设诶?”

“我倒是不介意,什么都可以尝试。就是你知不知道,霸总的剧本里永远都有上不完的床呢。”

4.

最后的牵手其实真的并非是他们本意。白敬亭一早就在魏大勋和另一个嘉宾之间犹豫不决,最后一轮自己找到了所谓的关键性证据,所以更是认定他这一期一定是凶手。但魏大勋这次也是真的表现很好,在一开始就被爆了那么多其实算得上是直接证据了以后竟然还能靠着无辜的眼和精湛的演技反套路所有人成功逃脱,实在值得嘉奖。结果就是他正带着笑意偷偷盯魏大勋的时候对方突然转过头来,他连忙掩饰性的转移视线,而这时魏大勋伸出手的确只是想和他握手。

但如今被宠得没边儿的魏大勋根本不知收敛,以前他被推开的手只会乖乖作罢,现在就非要握上不可,正常右手不给握就偏要牵左手。白敬亭到底还是没能拒绝——事实上身体比他更诚实,两只手一旦交握白敬亭攥得比魏大勋还要紧。

魏大勋显然也发现了,啧啧调侃,“小白你瞅瞅你,口嫌体正直,哥哥拉一下手怎么啦,你看你这不挺开心的么。”

白敬亭推了推金丝眼镜,淡定回怼,“也不知道是谁,一会儿让动一会儿又太快。不如今晚上我就向某人请教一下什么叫口嫌体正直…”

“停…亭一亭!”魏大勋无奈捂脸,“节目还没完事儿呢,你这午夜列车能不能先别发车!”

5.

“谢谢有这么多人给我过生日,显得我很重要。”

白敬亭戳了戳魏大勋的梨涡,“哎,大勋。”

他把魏大勋转过来正对着他,神情严肃。

“嗯?咋了小白?”终于看完已经十二点多了,魏大勋揉了揉雾蒙蒙的眼睛,已经微微带了点儿困意。“洗洗准备睡觉吧啊,我都困了。”

“你觉得你自己可爱吗?”

问题问的没头没脑,很突兀,以至于魏大勋都愣住了。他犹豫了几秒,“我觉得我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吧?”

他本应该貌似非常自信的说出这句话,像往常微博上的自己一样,让白敬亭看不出端倪。但白敬亭这次表情足够正色,他想了想说了个比较中立的说法。

白敬亭叹口气,伸出双手捧着魏大勋的脸:“我知道短期内让你完全自信真的很难,但你真的…完全不知道你有多可爱,也不知道你有多讨人喜欢。事实上应该担惊受怕的是我才对,喜欢你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给你所有需要的,包括最重要的安全感。”

“大勋,那么多人给你过生日,不是为了显得你很重要,而是你真的很重要。”

魏大勋的眼圈肉眼可见的泛起红色,原本只是因为困倦而雾蒙蒙的眼睛更是迅速湿润。

而朦胧中他还是看得见,白敬亭的眼里满满都是他。

于是他终于破涕为笑,一头扎进年轻的恋人甜蜜而温暖的胸膛:

“小白,你一本正经认真讲情话的样子,真的也好可爱啊。”

6.

你肯定也不知道我每次偷偷地看着你,心里想了多少次“他真可爱啊”。

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娃娃机,而我隔着玻璃窗,只想要你。



end

 
激情短打 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 ( 1498 )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