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花路上姗姗来迟的你(三)

撒野:

 ——娱乐圈、现实向、走的朴实无华的路线

——中篇

——私设满天飞

——be/he不定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蒸煮

——附上前文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三)

     2018年10月15日,白敬亭25岁的生日姗姗而来。

       好巧不巧,这一天又赶上了《明星大侦探》的录制。同为常驻嘉宾的魏大勋和白敬亭,理所应当的,又得以在一起庆祝生日。

 
      聚餐安排在节目录制结束后,待到一群人酒足饭饱,魏大勋便把提前准备好的生日蛋糕端到包间旁的休息厅内。

  点蜡,关灯,许愿。

  看着眼前的人儿平和地闭上双眼,嘴角腆着淡淡的微笑,双手抱卧在胸前认真许愿,魏大勋心里一下就软乎的不行。

  举起手机连拍了很多张照片,挑了一张最清晰的,像几个月前的白敬亭那样,评论在了对方的生日博下。

   

  何老师帮着白敬亭将蛋糕分发给各人,大家便三三两两的分散在了房间各处,毕竟都是熟人,心里不用一直绷着一根弦,有些客套和过场对于大家来说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再加上录制了一天的节目,疲惫感让大家此刻更想放松随意的相处。

   
   

  白敬亭捡了个略暗的角落坐下,魏大勋紧跟着就贴了上来。 

  "小白,你刚刚许了什么愿啊?"

  "嗯......就希望爸妈身体健康,自己能接到更多出色的剧本。"

  "啊,就这么点啊~"魏大勋挑眉,似是略微不满。

  "不然呢,人别那么贪心,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慢慢来呗。"

  "可我觉得还不够,你还漏掉了一个愿望。"魏大勋一脸"贱"兮兮地看着白敬亭。

  "啥愿望?"

  "你还要许:希望下一个生日魏大勋也能陪我一起过= ̄ω ̄="

  "......"

  魏大勋做好了被狂怼的准备。

  "噗"小白轻笑出声,

  "搞半天您搁这儿等我呢。"

  没有被怼,有希望!

  "对啊,你难道不觉得有了魏大勋的生日才是完整的生日吗!?"

  "苍了天了魏大勋,你可真是脸大"

  "不是吗不是吗~"魏大勋锲而不舍地追问

  "哎是是是,能有你我上辈子一定是毁了银河系。"白敬亭被逼问的不行,看着眼前一脸真挚的人,玩笑地回怼着。

  "那是,不是谁都有那福气能让我魏大勋年年念着过生的。"魏大勋强行忽视掉后半句话,心满意足地一把搂过白敬亭。

   
   

  魏大勋凝视着手里的蛋糕,白腻腻的奶油敷在最上面难以下嘴,看着左手边白姓小孩漂亮的侧脸,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作死的想法。

  右手食指对着蛋糕一个利落的插入,轻轻一勾,抬起来就往白敬亭脸上蹭去。

  原本低头看手机的白敬亭被突如其来的清凉油腻的触感吓了一跳,一脸懵地转过脸看着魏大勋,零点几秒后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地一把抓起魏大勋手上蛋糕剩余的奶油往他脸上送。

  魏大勋也不躲闪,傻呵呵地乐着,任由白敬亭在他脸上作祟。

  "魏大勋你行啊,长能耐了啊,敢往我脸上摸奶油了是吧......."白敬亭一边嘴上"气呼呼"地说个不停,一边手上毫不客气地拿奶油伺候着魏大勋脸上的每一个地方,顺便笑得眼角的褶子熨都熨不平。

   

  魏大勋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得巴儿得巴儿说个不停的人,哎,哪还有粉丝说的什么高冷范儿,看现在,把人惹急了这嘴炮打得,谁还说得过他啊。

  目光不自觉下滑到对方动个不停的嘴上,长时间的凝视突然产生了一丝暧昧——白敬亭粉粉嫩嫩的嘴巴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可爱。

  好想......摸摸小白的嘴啊......

  鬼使神差地,魏大勋顺着他这个大胆的想法,用手指在自己脸上蹭了点被小白涂上去的奶油,直直地攻向目标。

  "我给你说,你别以为......"这边小白涂奶油正涂得不亦乐乎,完全没有防备对方的动作,话还没说完便被魏大勋的食指强行打断,白敬亭看着插入自己嘴里的手指,愣住了。

  这下不仅是白敬亭呆了,魏大勋自己也呆了,自己明明只是想去摸一摸小白的嘴唇,谁知好死不死挑在了对方张嘴发音的那一瞬间,手指没有一点阻碍的,直入了对方的嘴里。

  "啊......那啥,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个蛋糕甜不甜......"魏大勋再次佩服自己智慧的大脑能在这一刻超速运行,让他憋出了一个非常智障的借口。

  "啊......"白敬亭呆呆地看着魏大勋,像是用了几秒来消化对方说话的内容,然后,呆呆地用舌头舔了一下魏大勋粘了奶油的指尖,头往后退了退,让指尖离开自己的嘴,说:

  "甜......"

   

  夭寿啊!!!!

  魏大勋的指尖在触及到对方娇软的舌头时,一股电流顺着指尖从手臂传到了肩头,半边身体都被震得酥麻酥麻的,再加上最后那个突然奶到不行的回答,魏大勋突然觉得自己浑身臊得慌。慌忙收回手,紧接着他智慧的大脑控制着他又说出了一句蹩脚到不行的借口:

  "那啥小白,我先去上个厕所。"

  然后仓皇落逃。

   
   
   

  白敬亭木木地盯着手机屏幕,刚刚是准备回复魏大勋的微博评论的,结果被他那么一打岔,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打算回复的内容。白小爷向来引以为傲的大脑现在已经几近罢工了。

  几分钟后,白敬亭的手指终于开始在键盘上戳动。

   
   

      魏大勋 :【图片评论】恭喜wuli白白又老一岁啦 

         白敬亭  回复  魏大勋 : 蛋糕很甜。

   
   
   
   
   

 

    魏大勋此刻坐在马桶盖上,一脸便秘样。

 

    他感受着自己不受控的心跳,内心十分崩溃。

 

    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刚刚那件事,每一分每一秒,一帧一帧在脑海里无限重播。

  他只要一想到小白刚刚呆萌的样子,奶苏苏的回答,心脏就会跳的更快,耳朵也不争气的染上潮红。

  更要命的是......

  魏大勋右手大拇指摩挲着食指——

  湿湿的唾液早已风干,可刚刚那一瞬间舌头软软的触感却还停留在指尖。

  魏大勋头皮又一阵发麻。

   

  啊,完了完了!

  魏大勋埋下头,捂住脸,在心里生无可恋地咆哮着。 

      等魏大勋从厕所里出来时,时间早已过了八百年,休息厅内只剩服务员打扫这一片狼藉。

  后知后觉地打开手机,才看见何老师微信上的留言,原来在他去厕所后不久,大家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为了不影响明天节目的录制,便散了场回去休息,自己也该赶紧跟着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后,魏大勋看到放在自己房间桌上的礼物盒,才意识到自己给小白准备的礼物还没送出去。礼物是一双颇贵的跑鞋,花了魏大勋不少钱,下单时感觉心都在滴血,但当时魏大勋只要一想到小白在看见这双鞋后一脸惊喜的表情,就觉得贵一点也无所谓了,生日嘛,一年一次,难得讨小孩开心,自己就大方一点好了。

  可现在,魏大勋拿着这"大方"的礼物,却手足无措起来了。

  他不确定他现在面对白敬亭还能否做到以前那般自然坦荡。大脑还没消化掉今晚出格的心思,此时此刻,他更是不想再面对白敬亭,这会让他本就纷杂的心再添一团乱麻。

  魏大勋放弃了挣扎,把盒子轻轻地放回桌上,叹了口气,拿上睡衣,进了浴室。

  温吞的水流拂过肌肤,按压着他凝滞的大脑,心里紧绷的弦一点一点被催软。沐浴后的放松让疲倦感瞬间涌出,魏大勋套着睡衣,拖着步子,散散地走到床边,往后一躺,啊,舒服!

  抓过床头的手机,觉得应该给小白解释点什么,不然明天见面得多尴尬啊。可是点开对话框,脑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啥。算了算了,先看看微博吧。魏大勋认命地打开微博,看见白敬亭的回复,撇撇嘴,一时之间五味杂陈。

  啧,应该也没什么吧,你看小白,都能直接把那句话公之于众,说明人家根本没往心里去,全是自己如惊弓之鸟一样在那咋咋呼呼想半天。

  可是......这小畜生怎么就不能咋咋呼呼一下呢......

  难以名状的失落感突如其来,深吸了一口气,魏大勋返回到和白敬亭的微信对话框。

   

    魏 : 白,我这次生日忘给你带礼物了,等下次补给你啊/害羞/

    白 : 可以啊魏大勋,现在连礼物都不送了

    白 : 【恼羞成怒.jpg】 

    魏 : 白白别生气!

    魏 : 看,我把我的小心心送给你 

    魏 : 【比心.jpg】

    白 :  别,快拿走,不稀罕你的心 

    白 :【摆手三连.jpg】

    魏 : /大哭/ /大哭/ /大哭/

    白 : 行了别闹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录节目呢

    白 : 礼物下次再给吧 

    魏 : 爱你小白 /害羞/ 

   
   

  魏大勋等了几秒,见左上方没有显示"对方正在输入",然后才继续打字。

   
   

  

         魏 : 晚安

   白 : 晚安 
   
   
   

 

    魏大勋放下手机,讪讪地盖上被子。

  睡吧睡吧,等明早起来这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希望如此吧。 
   
   
   
   

  最后,魏大勋是用快递把礼物寄给白敬亭的。

  我见不得你因我而欢喜的模样,因为那样的你会想让我狠狠地占有。可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为了相对的成全,我会选择远离,然后再也不见你的脸。

        而这一切,也成了魏大勋万劫不复的开始。
   
   
   

       ——TBC——

   
   

  奉上一个可能会和结局相反的小番外(毕竟be/he不定嘛= ̄ω ̄=)

   
   
设定:两人在一起后
时间:小白30岁生日前一周

       微信上

    魏 : 白,今年生日想要啥礼物啊

    白 : 我想要你的心 /害羞/ 

    魏 : 诶,可是你以前不是说不稀罕我的心吗

         魏 :【记仇.jpg】

   
   

  白敬亭看着手机无声的笑了笑。很多东西啊,只有当你失去了,才会知道自己有多离不开,才会知道自己原来一直被魏大勋的心团团围住。

   

    白 : 你就说你给不给吧

    魏 : 给给给,儿子说要咱当爹的能不给吗

    白 : 你就皮吧魏大勋

    白 : 再说了,你还差好多年的心没给我呢 

    魏 : /发呆/ /发呆/

    白 : 说好会陪我过每一个生日的 

    白 : 你食言了

    白 : 你要把你这么多年欠我的心都补上 

    白 : 【委屈巴巴.jpg】

   
   

  白敬亭耳朵红得不行,看着这段ooc的话,羞耻的咬住了下唇。

  可他就是想说,他想把心里这点可笑的小委屈告诉恋人。

  此时此刻,他想他了。

   
   

    魏 : 小白,这么多年,从一而终,我的心只给过给你

   
   

  白敬亭有点想哭。

  手机上突然弹出魏大勋的来电显示。白敬亭慌忙按下接听键。

   

  "喂。"白敬亭的嗓子有点哽咽。

  "喂......小白啊,"魏大勋顿了顿,声音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的严肃与柔情,

  

  "你知道的,我一直很爱你。"

   
   
   
   
  (完了(⊙v⊙)) 
   
   
   
   
   
   
   
   
   
   
   
   
    

评论
热度 ( 95 )
  1. 白谣书咸鱼阿三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