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山花】花路上姗姗来迟的你(一)

撒野:

——娱乐圈、现实向、走的朴实无华的路线

——中篇

——私设满天飞

——be/he不定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蒸煮

——附上之前的一小篇文,请多多支持  我们是兄弟    笔芯= ̄ω ̄=

   

 (一)

       魏大勋醒来的时候,飞机窗外的天还是黑的。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算了算还要几个小时才能到美国。 
 
   
  可是睡意却已荡然无存。他本就睡得不大安稳——心里的空荡让他无法真正入梦。而现在,他也只能在黑暗中睖睁着双眼,束手无策。 
 
   
  身边的助理、同乘的客人,都还尚在睡梦中,没有人能陪他说话。魏大勋自知自己从来不是镜头前那个整天只知道呵呵笑的憨仔,他也有脆弱敏感的时候。而这份脆弱,在他远离故土、远离亲友、远离那个人、远离熟悉的一切的时候得以无限放大。 
  
 
       他现在害怕这样一个人的独处,他害怕突然的空白沉默让他陷入一种无所遁匿的绝境;他害怕那份想要忽视却真真存在的思念疯狂地撕扯着他的神经;他害怕那个被他强压在心底深处的名字在这黑暗无际中肆虐横行,照射出他惶惶而逃的狼狈之态—— 
 
        真是可悲啊,就算是在这了无人迹的萧疏中,他也不敢肆意呢喃那个人的名字。 
 
 
  魏大勋觉得自己需要一些东西来填满这大片空白的时间,不管是什么,他都需要用它们来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耳鸣有点严重,窒塞感让魏大勋整个人都不太舒服,可他居然感到了一丝庆幸,庆幸这闷人的反应能让他的心暂时喘口气。他甚至不想缓解这种反应,想就这样让自己感受这身心相左的扭曲的快感。 
  
 
  
  好难受啊。 
 
  魏大勋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句话。他绝望的发现,耳鸣只能暂时转移注意力,而现在,窒息感不断逼近他,压迫着他的一切,从指尖到心脏,都变得十分沉重,他想缓缓睡去,想让这麻木感封存自己的感官,让自己去忘记,忘记这旅途的终点和一切,忘记那遥不可及的未来以及和那人曾经的点点滴滴。 
 
 
  "毕竟未来一年内,我应该都看不见你了吧。"魏大勋以黑暗蒙住双目,心里涩涩地想着。 
 
         
   
   
     
   
   
  白敬亭下了戏回到酒店后,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今天和他搭对手戏的演员状态不佳,一直达不到导演想要的效果,连累他也一直下不了场。 
  
 
  对方是个新人,没什么经验,但看得出来很有灵气,今天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和他这个男主搭戏,有点紧张,所以发挥失常了。 
 
 
  每次导演喊重来的时候,对方都会向自己弯腰表达歉意,抬眼再看向自己时,眼神里还带着躲躲闪闪的紧张与不安,可能是害怕自己会生气或者甩脸吧。 
 
 
  白敬亭只是对她笑了笑,轻拍了一下她的肩算是加油打气,然后轻声告诉她不要紧张。 
 
 
  自己不是科班出身,前期演戏的时候也是这样磕磕绊绊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十分理解对方的心情。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予对方足够的包容与耐心,就像当初那群人安抚他一样,他也安抚着眼前这个女孩。 
 
 
  
       
 
  白敬亭今晚选择在浴缸里消磨自己的疲惫,光着身子沉入热水中的一瞬间,他感觉整个身体都得到了舒展。 
 
 
  他带着惬意拿起一旁的手机,点开了微信。 
  
 
  妈:儿子啊,你那边这几天还要持续降温,记得多穿一点。不要太过操劳了/心/ /心/ 
  
 
  大明子(就是玮明哥→_→):24今天联系我了,想签你继续当常驻,你意向如何 
      
   
   葱子(虚拟的友人A):老白!有空吗!哥几个王者走一个? 
 
   
  …… 
      
   
  大勋:小白啊,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等哥哥一年后学成归来吧!勿念。 
   
   
  白敬亭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停住了。他愣了愣,一瞬间的茫然无措—— 原来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啊。 
   
   
  点进聊天界面,看了看时间,是下午一点发来的消息。打开时钟查了查,如果飞机不延误,算算他应该已经到美国了。现在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多,他应该在倒时差吧。 
   
   
  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对话框里的字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白敬亭不知道他到底应该发什么过去,明明脑海里有千言万语,可要落成字的时候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他往下拉动屏幕,翻看着两人过去的聊天记录。从十月中旬开始,两人聊天的频率和内容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少了下来——隐隐约约,他能明白魏大勋突然冷淡的原因,但他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无力地顺应对方想要疏远的意愿。而距离两人上一次聊天,居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是真真正正的一个月。也是那一次,魏大勋告诉白敬亭他要准备去美国进修了,出发时间是一个月后的今天。 
   
  12月15日,11月15日……10月15日 
   
  啧,这家伙,卡点呢!? 
   
   
  白敬亭不想再回忆当时自己在得知他要走后一瞬间的百感交集。他放弃了无所谓的挣扎,抿了抿嘴,最后发送"保重"二字作为回复。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然后白敬亭便退出和魏大勋的聊天界面,往回翻一 一回复了其他人的消息。 
   
   
  浴缸里的水已经微凉。白敬亭拔掉浴缸塞,起身将自己擦干,穿上睡衣后拖着步子上了床。 
   
   
  已经快三点了。白敬亭打开微博,轻车熟路地切换成小号,进了魏大勋的超话。 
   
   
  他想看看他。 
   
   
  可能是因为魏大勋这次要离开一年之久,去机场送机的粉丝特别多,魏大勋还破天荒的上了热搜并进了前20,前线也返了很多图。白敬亭点开一张魏大勋对着镜头笑的照片,用食指隔着屏幕摸了摸那甜蜜的梨涡。 
   
  
  还好,他还是那样开心。 
   
   
  白敬亭看着那美好的笑容,也控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 
   
   
  把图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把眼底的不舍悉数藏好,关上手机,盖好被子。不多言,对于白敬亭来说,只要知道魏大勋过得好就够了。 
   
   
  回见,bro。 
   
 

  

 

        ——TBC——

 
     
 
山的部分一不注意就写了好多= ̄ω ̄= 
那下次就多写点花的补回来把= ̄ω ̄= 
埋了几个伏笔诶嘿= ̄ω ̄= 
   
   
   
 
     
   
   
   
   
   
       
 

评论
热度 ( 104 )
  1. 猫丞丞𓃠咸鱼阿三 转载了此文字

© 猫丞丞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