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选择了出发,就勇敢地走下去。——白敬亭
没有drama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路还很长,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山花女孩,只有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成功,且思且行。这儿白白,曾用名:Vinctor苏叶翎,同人文写手,cp不定,梦想是甜过正主。
过去承蒙厚爱,未来不负期待!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将是白白更文的动力。

魏大勋漫游仙境奇遇记

莫名儿有点感动?@力力 Ashley 

重度ooc鼻祖:

现实向/勋白雪出没/画风清奇


勿上升真人,有毒慎入
















00


 


我叫魏大勋,是个演员。


 


我以为今天又是很平常的一天,万万没想到,不是。


 


我先交代下故事背景。我有一个好哥们,叫白敬亭,哦也不能说他是我好哥们,我只能说他以为我把他当好哥们。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喜欢他。


 


但我没显露过,我怂。


 


今天是我第八万次给自己壮胆,找了一个烧烤店自己点了一桌子烤串,还要了几瓶啤酒,想耍个酒疯之类的,好借机表个白什么的。


 


故事就是从桌子上的涮肚锅展开的。


 


 


 


 


 


 


01


 


涮肚锅里突然冒出一只兔子。


 






 


02


 


我拿我两只倍儿亮倍儿亮的闪电大眼仔仔细细的瞧了瞧,确定我没有看错。


 


猩红的辣汤里钻出来一只洁白的兔子。兔子洁白无瑕,镶着一层银光边儿,完全没被辣椒油浸染。小兔眼湛蓝湛蓝的,眼睛旁边缀着一颗泪痣,三瓣嘴紧紧抿着,两个小前爪扒拉着涮肚锅的边儿直直盯着我。


 


我惊呆了,筷子砸在桌子上。我余光瞄了瞄瓶盖都没启的啤酒,确定自己没醉。左右看了看,没有人有异样。我胆颤心惊的吞了口唾沫,一动不敢动。


 


兔子还在与我对望,垂着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晃了晃从涮肚锅里蹦出来,几步窜下了桌。


 


我顺着望过去,兔子也回望我一眼,头也不回冲出门去。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幻觉,幻觉。我举起一根羊肉串想假装无事发生过,但我那手咋就抖的跟帕金森似的呢。


 


我闭眼拼命装镇定,但是眼前全是小兔子望着我时萌萌的样子。


 


行吧,我投降。


 


我结账跟了出去。


 


 


 




 


03


 


兔子在拐角等着我呢。


 


我跟着兔子闪进一个小巷子,弯弯绕绕走了几圈来到一个死胡同。兔子回头看了看我,蹦蹦哒哒的跳到旁边的垃圾桶里不见了。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魏大勋,你是一个事业有为的大好青年,你不能跳垃圾桶。


 


五秒后我跳了进去。


 


 


 




 


04


 


这垃圾桶也忒他娘的长了,少说有八百来米。我在滑道里没形象的乱喊一通之后,吭叽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等回过神摸摸自己的屁股......什么狗屁草地!


 


柔软的不是草地,是我身上厚的一批的大蓝裙子。


 


我看了看自己突然变大的胸,摸了摸突然变沉的脑袋,提了提厚重的裙撑,接受了这个惨无人道的事实。


 


我变成了勋白雪的样貌。


 


 




 


05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先淡定。万事皆有源头,我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变成勋白雪也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先环顾一下四周。


 


我掉下来的这个房间有着非常魔性的构造。我身后是一堵墙,很厚实,眼前是一条长方形的长廊,但是长廊尽头却有些圆润。


 


地毯有点儿硬,色调却很温馨。我总觉得这房子我在哪儿见过。


 


我头顶是一个开着的圆口,很高,我完全爬不上去。我仰头看了半天,也只能看到白花花一片光,别的啥也看不到。


 


我感觉我有点儿像一只井底之蛙。


 


对了,泪痣兔呢?


 


我喊了一声兔子啊,跑哪去了?


 


没兔回应。


 


我的声音因为这个房子的猎奇结构显得有些闷闷的,让我很不舒服,一时感到有些缺氧。


 


我就得出去啊。


 


可我出不去啊。


 


我咬着右手食指想,难道有啥机关或魔法暗语之类的?又或者说,我是穿越到我演勋白雪那期大侦探了?但是这屋子结构也不像当时节目布景啊?


 


我就试探着喊了一声:芝麻开门?


 


没反应。


 


麻利麻利哄?


 


没反应。


 


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有反应了!


 


 


 


 




06


 


虽然神没来,但我听到一声极其隐忍却还是发出声音的哼笑。


 


我左右瞎看,吵嚷着问谁给那疙瘩笑呢?


 


笑声马上停止。


 


我又不死心的恐吓出来,我说让你躲着我啊,信不信等我找着你,我跳起来打你膝盖?


 


笑声又出来了。这一次应该是没想绷着,完全开怀没有节制。


 


仔细一听,笑声有两层。


 


我一掐腰,甩了甩我鹅黄色的秀发,高贵矜持的呵斥他们,让他们不许笑,速速现身。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他说公主,你这么傻,真的是寓言里说的救世主吗?


 


我咋成救世主了?不是这不是重点!


 


我呸,你可以骂我丑,但你不能骂我傻。


 


我就说谁傻啊?嘚嘚瑟瑟的敢不敢站出来让本公主瞧瞧?!


 


那声音就说,不是我不想站出来,是你现在就在我肚子里呀。


 


我在别人肚子里?我一看这结构,谁家肚子长这样啊,到处都硬邦邦的,咋消化啊?


 


我就说你少扯,赶紧放本公主出去,本公主就考虑饶你一命!


 


那声音说你等一下。


 


然后从天上那个圆口落下来两根白色的绳子。


 


我想也没想就爬了出去。


 


 


 




 


07


 


这绳子不滑,还挺结实,等我从井口露出头一瞟周围,这怎么一片银不拉几的呢,像一口铝制的锅。


 


我吭哧瘪肚爬出来,累的跟个犊子似的,想趴在井边儿上歇会儿。结果没注意到井外边也是斜面儿的,一侧身没躺稳就滚了下去。


 


欸呦喂!我哐当一声摔在地上,地面硬的跟铁似的,即使我身上的裙撑恨不得有八层也没保住我的屁股。


 


我揉揉屁股起身,先看了看周围。墙都是纯银的,我一时以为自己穿越到动画片里了呢,还一脸好奇的拖着裙子走了两步。不过也没再发现啥。我就想回身看看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井到底长啥样。


 


我一回头。


 


我傻了。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我不能接受现在这个事实,我可以一头撞死在旁边的银墙上试试,没准儿我一撞上去就醒过来了呢。


 


我就实打实的冲着银墙撞了一下。


 


疼。


 


我捂着脑袋瓜子欲哭无泪。


 


我看着我辛辛苦苦爬出来那个房子。那不是一口井。


 


 


 


那是一双经典的高邦帆布鞋。


 


 


 


 




08


 


哦,我跳进一个垃圾桶,从一双鞋里爬了出来。


 


 


 




09


 


鞋又开口说话了。


 


他说哈哈哈小公主,傻了吧,都说了你在我肚子里呢。


 


我可能刚才撞的有点儿晕,或者我适应能力太强了,很快接受了一双鞋在说话这件事。


 


…好像不接受就能改变什么似的。


 


我问他,兄台,您哪位?


 


鞋说你猜啊。


 


我想了想,火云鞋神?


 


鞋说那是什么?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不敢当不敢当,公主好,在下疯鞋子。


 


疯...疯鞋子?


 


我问,或许,你有一个叫疯帽子的亲戚?


 


疯鞋子哈哈哈哈哈哈直乐。


 


我说你乐啥?


 


疯鞋子说,你真傻了吧公主,我是一双鞋诶,我咋能有亲戚呐?


 


......你说的都对。


 


 


 


疯鞋子要给我出一道题,出对了他就告诉我我为啥会出现在这儿。


 


疯鞋子说小公主,你猜猜你现在站在哪儿?


 


我合计合计,鞋盒子里?


 


疯鞋子问我,鞋盒子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就是你睡觉的地方啊。


 


疯鞋子哈哈哈哈又开始乐。


 


我说你又乐啥?


 


疯鞋子鄙夷的说,你真的好傻啊公主,我是一双鞋子诶,你家鞋子需要睡觉吗?


 


……你说的都对。


 


 


 


我深吸一口气,不再理会疯鞋子的调侃,开始仔细观察起地貌形态。


 


银墙是圆的。而且我刚才撞上的貌似不是墙,是个格挡。这个格挡是个波浪形的,我和疯鞋子在一个半圆里,感觉格挡的另一头应该也是个半圆,我就在脑子里给这个地形画了个立体图...特别像中国的八卦阵?


 


我就不确定的说,太极八卦阵?


 


疯鞋子问我,太极八卦阵是什么?


 


我一腔热血被疯鞋子折腾没了,自暴自弃的说爱咋咋地吧,这就是一口锅。


 


疯鞋子还没说话,另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那声音说,你你你,你是怎么猜到的???


 



 


那个声音又说,不愧是救世主,真是聪明啊!公主你好,我是火锅!


 


火...火锅?


 


 


 




 


10


 


我跳进垃圾桶,从鞋里爬出来,站在了火锅里。哦,还是口鸳鸯锅。


 


 


 




11


 


火锅和疯鞋子关系很好的样子。


 


疯鞋子说既然你猜到了,咱们就聊聊吧。


 


疯鞋子说,我们国家的女王是白皇后,我们都是白皇后的亲信。


 


啥玩意?白皇后?


 


白皇后有一个姐姐,生性恶毒,被她们的父母锁在一个城堡里,从来没有出来过。


 


白皇后她姐?


 


但不知怎的,前两天我们白皇后突然失踪了,有传闻说是被她姐姐抓走的。我们现在群龙无首,就想到预言家曾经说过会发生这种情况,会有一个公主是救世主,我们就叫兔子先生......


 


疯鞋子没说完,火锅就抢了话头。火锅说于是我们就拜托兔子先生去找你了公主,你这么聪明赶紧救救我们白皇后吧,我们白皇后长的好看脾气又好,怎么就被她姐姐欺负成那个样子呢,我看了可心疼了!


 


我这一听,可下听明白了,这不爱丽丝漫游仙境吗?


 


我就问那她姐姐莫非是叫...红皇后?


 


疯鞋子和火锅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


 


我一个得意,但总不能跟他们说因为我看过电影吧,我就故作神秘的说先不说这个,你们继续吧,说说白皇后她姐姐。


 


疯鞋子沉默了一下说,我们都没有见过红皇后。至于她的名字,因为恐惧,我们不敢叫,所以只敢叫她红皇后。


 


名字太恐怖?我想了想问疯鞋子,莫非红皇后名字叫伏地魔?


 


火锅就问,伏地魔是什么?


 


我没再吭声。


 


火锅就接了话题,小小声的说我偷听过老国王老王后在餐桌上聊天,说那红皇后应该是个大头娃娃,因为自己头比白皇后大好几圈长的还矮,所以才变得特别不友好。


 


这么一说我更好奇红皇后叫啥了,我就说你们告诉我吧,我保证能承受住。


 


疯鞋子顿了顿,声音有些严肃。他说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只说一遍,你一定要记在心里,无论遇到谁都不要叫这个真正的名字,只叫她红皇后就好。


 


这么可怕的吗?我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


 


疯鞋子说了句小火火,把耳朵堵上,火锅小声说了句好。


 


疯鞋子这才说出来红皇后的本名。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


 


 




 


12


 


我不知道我魏大勋为啥要穿越成勋白雪来到这个世界打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我觉得命运对我一点都不友好。


 


我就强忍心里八千万头狂奔的草泥马,问疯鞋子,那个什么预言家,到底是怎么说的?


 


疯鞋子说只知道预言家是个老阿姨,脑袋上有一个大洞,占卜之后给我们留下一个锦囊。不过锦囊的原件丢了,我们手里的是摘抄的,可能会有点儿出入。


 


我问锦囊里写的啥?


 


疯鞋子就和火锅异口同声。


 


 


 


猫吃鱼,狗吃肉,勋白雪打红皇后。


 


 


……


 


勋白雪啊,你听到了吗。


 


你上辈子竟然是奥特曼。


 


 


 


我捋了捋头上死拉沉的头发,觉得自己除了逆来顺受似乎也没别的出路。


 


谁让我贱不嗖嗖的就跟着人家泪痣兔进来了呢。人啊,一旦做了选择就要承担相对应的后果,又没人逼我来对不对。


 


不过一想到泪痣兔,我就抬头问他俩,刚才那只兔子跑哪去了?


 


火锅说公主你别急,兔子先生去找能让你变回正常尺寸的药水啦!


 


啥?让我变大?我问我现在被缩小了?


 


火锅说是呀,你要不被缩小咋能从鞋子出来啊。


 


疯鞋子接着说,或者你也可以选择不变回去,骑着兔子先生去找红皇后也成啊。


 


我赶紧摆摆手说可拉倒吧,谁想活的这么渺小啊?


 


火锅说咋渺小啦!长的小就渺小嘛?我们皇后说人不能貌相!


 


我挠挠耳朵无法反驳,就有些心虚的转移话题,问他们变大之后下一步要做什么?


 


疯鞋子说简单,咱们去找佩奇。


 


啥????佩奇?????


 


我疯了,大吼一声虽然我很社会,但是我也不想骑一头猪啊?


 


疯鞋子就问,猪是什么?


 


我说佩奇啊!


 


火锅说佩奇是一匹马呀。


 


好吧……


 


 


 


我正尴尬着,一个药水瓶子顺着锅壁滑了下来,我屁颠屁颠跑过去捡起来就喝。


 


然后我真的变大了。


 


神奇的是,我的裙子也跟着一起变大了。


 


 


 


我撒么一圈儿,周围是一片再普通不过的森林。特别特别亮堂,让我顿时心情很好,像是沐浴了山涧的清风似的。我就没想别的,坐在那儿感受新鲜空气。火锅羸弱的声音就从我屁股底下传过来。


 


火锅说我的公主啊,我要被你压死啦!


 


我才反应过来我半拉屁股还在锅里呢,我说我咋觉得硌得慌呢。


 


我一抬屁股,疯鞋子都被我坐扁了,我赶紧道歉,拾起疯鞋子,手伸进里面撑了撑鞋形。


 


疯鞋子又完好如初。


 


我就开玩笑说行啊疯鞋子,柔韧性挺强啊。疯鞋子就骄傲的回我,那是!都是我们皇后教的,要我们百折不挠!


 


你们皇后挺不错啊。


 


我放心的站起来,马上注意到泪痣兔缩在我脚边看我,小眼神机敏又俏皮,看的我鬼迷心窍的,一把抄起来抱住。我说就你个小东西给我忽悠来了哈,给你能耐的!


 


泪痣兔耳朵竖了起来,软软趴在我怀里,但没回应我。


 


我说我跟你说话呢,有没有点儿礼貌啊。


 


火锅就说公...公主,你疯了吗?兔子先生是兔子啊,兔子是不会说话的啊?


 


???????


 


我搂着兔子愣在原地。山上突然刮起一阵邪风,把我长的要死的大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的,恨不得吹我张的老大的嘴里去。


 


我还能说啥啊我。


 


 


 


我正凌乱着,火锅的声音又漂了过来,她说哇公主,兔子先生好像喜欢你诶!平常他对我们可冷淡了!


 


我一低头和泪痣兔对望,肯定了火锅说的话。不过我总觉得泪痣兔的眼神特别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疯鞋子这时候说,公主,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该走啦。


 


我就说好,问他佩奇给哪儿呢。


 


疯鞋子问你会吹口哨吗公主?


 


我吹了个口哨。


 


几分钟后一匹优雅端庄气质超群的白马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


 


卧槽,好马!!


 


我跟佩奇问了个好,佩奇也回敬我一个礼貌的眼神,腿一屈半跪下来,俯下身作势让我上去。


 


很绅士,也很深沉。


 


我先把泪痣兔放马背上,抱起装着疯鞋子的火锅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佩奇看我们都坐稳了,一个借力站了起来,稳稳的迈步出发了。


 


泪痣兔又钻回我怀里,火锅被我抱着,突然唱起了歌。


 


大手牵小手,组队打皇后!打啊打啊打啊打啊转眼,皇后就败啦~~


 


......


 


 


 


 


 


13


 


我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我说不出来。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要去攻打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我还是挺有心情去看风景的。我坐在马背上看着路旁高低不一的花红柳绿,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们应该是在一座山上。


 


我就问这是一座山?


 


佩奇说是啊。老白国王晚年的时候很喜欢游山玩水,最后寻到这座山喜欢的不得了,就带着王后来这定居了。


 


我打了个哈欠问这是啥山啊?


 


火锅和疯鞋子一起回答了我。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我打哈欠的嘴都没来得及合上,差不点从马背上掉下去,赶紧扶住佩奇头上融厚的马毛,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啥山?敬亭山????


 


我呆滞着重复,差不点掉下马的劫后余生让我有些心惊肉跳的。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我们高贵典雅端庄大方气质不凡的小马佩奇,一直在走路。


 


是那种海边漫步一样的走法。如果它外形不是马而是猫就更恰当了,它走的就是猫步。


 


我无奈的说佩奇大哥,你咋还走上了?你倒是撒丫子跑啊,你家白皇后都失踪啦!


 


佩奇的语气仍旧绅士又深沉,他沉着冷静的回应我说,对不起,我不能跑,只能走的。


 


我说为啥啊?


 


佩奇云淡风轻的回答我,他说。


 


 


 


 


因为我是一匹走马。


 


 


 


 


佩奇一说完,疯鞋子和火锅又开始唱起了歌。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你就在对岸走的好慢,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中两难~~


 


 


 


哦,陈粒的走马。


 


 


 


 




 


14


 


疯鞋子,火锅,走马,泪痣兔,敬亭山。


 


白皇后。


 


我基本知道这是哪儿了。


 


 


真神奇。


魏大勋漫游仙境奇遇记。


 


 


 




 


15


 


我还在消化我可能钻进了白敬亭大脑这件事。


 


回过神就觉得这佩奇是真的沉得住气。估计也是跟白敬亭学的。


 


我感觉佩奇走了有一万年那么久,但我心里一查,拢共走了才二十几步。


 


他走的我昏昏欲睡。


 


泪痣兔突然舔了舔我的手,我低头看他,发现他也有了困意,小兔眼半眯着缩在我怀里。


 


火锅就说哇公主,兔子先生平时只跟白皇后这么亲密,他真的好喜欢你哦!


 


我嘴角一扬,有些心神荡漾。


 


我现在心里有了结论,再看泪痣兔的眼神,真真像极了白敬亭平时清冷的模样。


 


这会儿又有暖风吹了过来。气氛极其温馨,让我不禁代入了白敬亭曾经跟我说过的他前半生的幸福和顺畅,让我不禁为他欣喜。


 


其实也有点儿羡慕。


 


我一边仰头看云,一边悠悠的问,你们白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


 


寂静的山路上顿时响起了叽叽喳喳声。疯鞋子和火锅闹着想说也就罢了,连看起来很沉稳的佩奇都抢着开口。几张嘴都想表达一个事情,就是他们的白皇后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人。


 


不过还是火锅声线更尖细,盖过其他声音钻进我的耳朵。


 


火锅说白皇后很细腻很细腻!细腻到会随着心情让我变换出很多口味。!


 


我觉得挺稀奇,就说比如呢?


 


火锅思考了一会儿就说,比如我要是毒辣毒辣的红色的话,说明皇后心情不太好。我要是印度咖喱那种色的话,说明皇后心里很甜,可能还有些羞涩。哈哈如果我要是海鲜浓汤那种奶白色,说明皇后只是单纯的饿了,就想吃火锅~


 


我认真的听着,总觉得火锅说的跟玄学似的。火锅就又说,不过最近白皇后因为有心事,让她变得很愁苦,总是会吃些辣的。


 


愁苦?他最近有啥愁苦的事儿吗?


 


我就问火锅,哪种类型的愁事儿啊?有跟你们说过吗?


 


火锅嗯了一声,没正面回答,而是把问题丢给了疯鞋子。


 


鞋子哥哥还是你说吧。


 


疯鞋子缓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说佩奇,咱们要不先去那片花海给公主说说这个事儿去?


 


佩奇沉吟了一下,说行。


 


我心里咯噔一下。


 


花海?


 


 


 


这时突然变了天。云都躲了起来,一时阴风阵阵,吹得我汗毛直立。


 


泪痣兔在我怀里瑟缩了一下,有些躁动的晃着小脑袋。我低头去抚摸它,也并没有让它安静下来。我只好轻轻的点点它的小耳朵,结果被它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小口。


 


虽然不咋疼,但我还是觉得有些莫名,脱口而出有些责怪,说你咋还咬人呢?


 


没想到泪痣兔听了直接垂下耳朵,在我怀里转了个圈儿,直接拿屁股对着我不理我了。


 


我还没说话疯鞋子就说,公主你别介意,兔子先生和我们皇后的心境是一体的,皇后在天气不好的时候通常心情就很不好,兔子先生就会和她一样不太开心。


 


我就问,每次变天时候皇后都会心情不好吗?


 


疯鞋子说是。


 


我直接想到了白敬亭每次不开心都喜欢拿天气不好找借口。其实不是因为天不好才心情不好,应该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变了天。


 


这时佩奇小小加快了步伐往一个小山丘里拐进去,沉声说到了。


 


泪痣兔还拿小屁股对着我,我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这股傲娇劲儿简直跟白敬亭朝我发脾气时候一毛一样。


 


我搂着泪痣兔跳下佩奇,顺手抄起火锅。疯鞋子躺在火锅里跟我说,穿过前边这片柳树林子就是,也就不到一百米吧。


 


我就往柳树林子里钻。林层细密,初极狭,才通人,林深处有光,仿若有世外桃源。我一时激动疾走两步,撩起最后一片垂在眼前的柳叶,豁然开朗。


 


是成片的白花。


 


这花很大,还散发着一阵阵幽香。漫山遍野,连绵成画。


 


我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我仍旧不敢相信的问出口。


 


这...是什么花?


 


佩奇慢悠悠从柳树林里钻出来,停在我身后压低声音说。


 


长崎大勋。


 


佩奇说我们皇后近来老是钻进这片林子里赏花,有时会呆呆坐很久,而且心情都特别不好。


 


火锅说对。以前皇后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吃点辣的,可是他每次来赏花时候根本就不会带我,更别说让我来安慰她了,唉...


 


疯鞋子也说对。以前皇后最激动的事儿就是我又给自己做了新造型。不管她有多不开心,只要我脑洞大开给自己做一件儿新衣服,她看了都会欢喜好几天。可是只要她来到这儿,即使我变着戏法哄她开心,她都不会笑的。


 


佩奇说他们说的都没错。我是皇后的御用坐骑,所以每次也只有我会跟着皇后一起过来。皇后有时会自言自语,说她真的很喜欢这片花,但是这花却从来不回应她,她真的很伤心。


 


喜...喜欢这片花?


 


我转身看佩奇,震惊的问他,你们皇后真的是这么说的?


 


佩奇说是啊,我已近偷偷听到好几次了。皇后只把这些憋在心里,一个字都不跟我们说。而且...前两天皇后就是在这里失踪的。


 


我盯着这一片白花。


我有点儿措手不及。


我有点儿如梦似幻。


 


 


感觉天更加阴沉了。


魏大勋,你说说你都干了些啥。


还自诩白敬亭的开心果呢。


你都把人家气死了你。


 


 


不过怎么说呢,柳暗花明又一村?


反正这仙境我真没白漫游啊!


 


 


 


我眼神一凛,声音坚定起来。


 


我诚恳的跟佩奇商量,说你能不能给面子跑两步去找红皇后?咱现在是关键时刻!


 


佩奇顿了会儿,摇摇头说不行。


 


他说年轻人别浮躁,很多事情急不得,还是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去做的。


 


我说我知道啊,但现在是紧急时刻啊。


 


佩奇说再紧急也不能破坏自己的原则啊。规矩就是规矩,自己的底线都没了还怎么努力变得更好呢,是不是?


 


我被怼的一愣一愣的。不是因为被训一顿而惊呆,是因为佩奇说话的语气像极了白敬亭。白敬亭就是那种该玩的时候放开了玩,但是从不会失掉本心原则的人。


 


这也是我喜欢白敬亭的原因之一。


 


我就沉了沉声音说好,我知道了。


 


 


 


我不再难为佩奇,而是转头去想别的方法。


 


我问疯鞋子,你知道红皇后家在哪不?


 


疯鞋子说我知道。


 


我就说,那咱们俩先去吧,火锅和佩奇慢慢走过去,等他们到了咱们估计也把人救出来了。


 


疯鞋子一个变身,变成了一双经典的小白跑鞋。疯鞋子说你穿上我吧,你可以跑的更快。


 


我点点头。


 


我穿上疯鞋子,火锅紧张的说鞋子哥哥,你和公主都要小心啊。我和疯鞋子一起说好。


 


我把火锅牢牢绑在佩奇背上,告诉佩奇不要着急慢慢走。泪痣兔早就不用屁股对着我了,趁我抚摸佩奇的后背时窜到我肩膀上。


 


佩奇看我是铁了心要走,就跟我说,公主,你到了红皇后那儿,先去找两个人。他们虽然说被红皇后收拢了,但是曾经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们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才依附红皇后。你找到他们,提我的名字,我相信他们会帮你的。


 


我说好,你放心吧,如果我有能力,一定把他们都救下来。


 


佩奇身子一低,对我鞠了个躬。


 


我们和佩奇火锅就此别过。


 


我脑子里满满当当都是白敬亭和白皇后交叉起来的身影。


 


 


 


敬亭,等我。


 


我撩起裙子,风荡在我耳畔。我迈着大步,山路在我脚下尘土飞扬。


 


 


 




 


16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的家确实有点儿阴森,全灰色调没有温度,门口站了两个士兵。


 


这俩士兵一个比一个黑,比黑人还黑,穿着提锂汤浪的大肥衣服裤子,一身不羁。


 


我跑的气喘吁吁的,猫在一颗树后边紧张的观察着。疯鞋子低声问我,这俩人应该就是佩奇的朋友吧?


 


我嗯了一声,把泪痣兔捧在怀里,朝着两个士兵走过去,用我一贯懒散的态度插诨打科。


 


我说哈喽啊二位兄得,不知怎么称呼啊,在下勋白雪!


 


站在左边的士兵挑了一下眉说,你就是预言家说的那个公主?


 


我嗯哼一声。我说我还是佩奇的朋友,就是那匹走马,认识吗?


 


他们二人对望一下,重重松了一口气。


 


右边的士兵一脸无奈的说我滴公主喂,您老可算来了,我俩在这守了红皇后数百年,就等您来解救呢!


 


我就说啥意思,你俩也是好人?


 


右边的士兵问,好人是什么?


 


这个问题真的把我问住了,我有点儿不好意思自己用了这个措辞。


 


我又说我的意思是,你们是向着白皇后的吗?


 


他们说可不是吗,他们俩是奉了老白国王的命令守在这里,只要有人闯过他俩这一关,他俩就算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我说问题不大,本公主来救你俩,不过你俩出题之前总得让我知道你俩是谁吧?


 


左边的就说,我叫黑怕。


右边的就说,我叫拉普。


 


我咋觉得这名儿这么耳熟呢。


 


 


 


他们俩说二选一,过一道题就算过。


 


 


 


黑怕还是拉普?这是一个问题。


 


我想了想,我说我选拉普。


 


拉普说,好说,你唱一段rap。


 


唱…rap?


 


拉普说就唱《套路》就行了。


 


我尴尬的咳嗽一声。我说我选错了,其实我想选黑怕。


 


黑怕说,我的更简单,你只要穿的比我更黑怕,就算你过关。


 


穿的黑怕?


 


我想起了白敬亭那一身嘻哈行头,终于他妈的反应过来黑怕是啥了。


 


不就是黑怕吗,谁怕谁。


 


我一个激灵有了想法。


 


 


 


我在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的家门口坐了好几个小时,给自己华丽的一头秀发,编出了两千多个脏辫儿。


 


编完之后我抢过黑怕手里防身用的小刀把我的大蓝裙子砍成了碎条的流苏草裙,裙撑扔了露出我的大长腿,泡泡袖直接全砍掉露出我精美的天鹅臂,最后让疯鞋子变成了一双当下最流行的街头球鞋。


 


普天之下,谁还能比我勋白雪黑怕。


 


 


 


 


我过关了。我解放了黑怕和拉普。我擦了擦他们脸上的泪水准备跟他们挥别,被他们俩拦住,说要赠予我两样东西。


 


他们把一个丸子和一瓶子水塞到我怀里。


 


我举了举那个黑不溜秋的丸子,跟个仙丹似的,我就问,这啥玩意?仙丹啊。


 


黑怕说对的,这是仙丹,叫欧舒丹。


 


?????????


 


我又举了举水瓶子,我说这个是啥?


 


拉普说这是泉水。


 


我赶忙抢话,我说,是农夫山泉对不对?


 


拉普说农夫山泉是啥?


 


我就那叫啥?


 


拉普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叫碧欧泉。


 


?????????????????????????


 


我问为什么叫碧欧泉?


 


碧欧泉难道不是我的代言吗??


 


拉普说白皇后近来一直特别喜欢跟长崎大勋花有关的所有东西。这个泉水是白皇后来这儿之后塞给我俩的,给了我们之后...她就消失了。


 


黑怕说对,我相信这些东西一定会对你有帮助的。公主,你一定要小心。


 


其实我有些犹疑了。


 


我总觉得...红皇后应该跟我有关。


 


不过我没再停留,跟他们道了别,就继续往前走。


 


 


 


 


尽头有一扇厚重的大门,我推了半天没推开。是死的。


 


疯鞋子很着急,说公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干脆靠着门坐下来,想把脑子里的混乱捋干净。


 


 


 


我现在......进了白敬亭的大脑。


 


我跳进一个垃圾桶,从一只疯鞋子里爬出来,站在火锅里喝了一瓶药水,变大后骑上走马佩奇,解救了黑怕和拉普,肩膀上窝着泪痣兔,手里拿着欧舒丹和碧欧泉。


 


说到碧欧泉,我突然想起我发了碧欧泉的微博之后,微信白敬亭说,你看咱俩,连代言都是情侣的,干脆凑一对儿得了。白敬亭说都行。


 


对,白敬亭说都行。


 


然后我说哈哈哈哈开个玩笑。


 


魏大勋我开你妹的玩笑啊!!!!!!


 


人家说都行!!!!!!!!


 


都行你知道吗???????????


 


就是行!!!!!!!!!!!!!!


 


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我坐在那儿独自懊恼,泪痣兔顺着我的肩膀扒拉我的下巴,我赶忙捧起它怕它摔倒,让它在我脖子那儿胡作非为。


 


泪痣兔小鼻子在我嘴边嗅了嗅,突然拿小兔嘴在我嘴角点了一下。


 


我有些诧异,直接把它捧到我眼前。泪痣兔亲完我极其娇羞,兔耳朵朝前耷拉着,拿小爪子去捂脸。


 


我心里一阵甜腻,对着它小小声说了句,我也喜欢你。


 


我说完,空气里浓情蜜意的,疯鞋子突然啊了一声出来。


 


他说我们皇后最近不是一直心神不宁的么,有时候会没理由的蹦出来一句什么祝福语来着,我我我,没记住...!


 


我听着疯鞋子的话往现实世界推到,灵光一闪中气十足的喊了出来,是不是,生日快乐?


 


我喊完一秒还没过去,我身后的门轰隆一声开了。我重心没稳住,直接摔在了门里。


 


 


 


 


门里是大堂。我站起来往里看。偌大的厅堂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只有离我最远的那面墙前边立着一个巨夸张的大王座。


 


不过王座是背对着我的,恢宏的大椅背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疯鞋子用气音问我,这红皇后不会正坐在那儿的吧?


 


我沉吟一下,越发相信红皇后一定是跟我有关了。没准儿就是我吧。


 


我把疯鞋子从脚上褪了下来。


 


疯鞋子问我你要干嘛?


 


我说你在这儿等火锅,真救出白皇后我会带着她来找你们,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


 


万一勋白雪碰上的是魏大勋...就尴尬了不是么。


 


我就把疯鞋子搁在大门外边,捧着泪痣兔走进去,合上了厚重的门。


 


门里一室沉寂。


 


我捧着泪痣兔给自己壮胆,泪痣兔在我怀里云淡风轻不见紧张,我就有点儿不太舒服了,兔子都比我胆儿大。


 


我就直了直身板大喝一声,红皇后?


 


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回旋了好几圈,但并没有人回应我。


 


我又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好像真的没有人啊。


 


我甩着一头脏辫儿放松了警惕,加快速度往王座走过去。一路畅通无阻,连什么阴险的机关都没看到,但我就是觉得,一股莫名的不安在我身边萦绕。


 


我就干脆小跑了两步。也是我腿长,三两步就跑到大堂尽头,我就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子绕到王座正面。


 


我吞了口吐沫,真正感觉到一阵危险的气息朝我扑来。座位上一定有人。


 


近了,又近了,眼看就差最后一步就能彻底绕到正面,我屏住呼吸,严阵以待。


 


 


 


 


 


红皇后确实在椅子上。


 


我看到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我的心里有如五雷轰顶。


 


 


 


 


红皇后不会说话,红皇没出过门,红皇后头特别大,红皇后令白皇后恐惧。


 


 


 


 


这些都没错。


 


一点儿都没错。


 


因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的真身。


 


 


是。


 


一枚香菇。


 


 


 


是一枚香菇。


一枚香菇。


枚香菇。


香菇。


菇。


 


 


 


作为一个公主,如何打败一枚香菇?在线等。


 


 


 


我怀疑人生的站在那的时候,我怀里的泪痣兔已经抖成了筛子。


 


泪痣兔超怕香菇。


 


我连忙安抚的给泪痣兔顺毛。


 


我其实猜到了泪痣兔会害怕,我知道白敬亭有多恨香菇。


 


吃一口能死那种。


 


等等!


 


等等!!!


 


我突然感觉自己被打通了任督二脉,霎时骨骼舒畅元神汇聚,一拍脑门有了主意。


 


我想着,疯鞋子果然记错了预言家的话。


 


我知道真正的预言是什么。


 


真正的预言是。


 


 


猫吃鱼,狗吃肉,勋白雪吃红皇后。


 


 


 


 


 


没错,我决定把红皇后吃了。


 


然后我真的吃了。


 


生吃。


 


哦对了顺便一说。


 


原来欧舒丹是咸味的,特别下饭,不是,下香菇。


原来碧欧泉真是矿泉水啊,渴了就能喝两口。


 


 


 




 


 


17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


 


我跳进一个垃圾桶,从一只疯鞋子里爬出来,站在火锅里喝了一瓶药水,变大后骑上走马佩奇,解救了黑怕和拉普,成功见到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后是一枚香菇,我听了预言家的话,就着碧欧泉和欧舒丹,把红皇后吃了。


 


 




 


18


 


我吃完最后一口,大门开了。


 


推门的是黑怕和拉普。他俩身后站着佩奇。火锅已经跳下佩奇的背跟疯鞋子黏在了一起。他们一起看着我。


 


我感觉我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泪痣兔从我手臂上跳了下去,蹲在地上望着我,兔眼湿湿润润,兔耳朵蔫蔫的搭着。


 


我从泪痣兔的眼里看出,我可能要走了。


 


我不太擅长告别,就甩着我一头脏辫儿看着他们大笑,说我胡汉三没准儿还会再回来的,就听到火锅呜呜着说公主再见。


 


我有预感,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一阵强光,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四散而消。


 


 


 




 


19


 


我睁开眼睛,我闭上了。


 


我特么在垃圾桶里。


 


屁股还有点儿疼。


 


 


 


 




20


 


我缩在垃圾桶里没动,电话嗡嗡的震了一下,我歪七扭八的蜷缩着掏出来看微信。


 


是白敬亭。


 


他说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刚才吃饭一个没注意,点了一盘带香菇的菜,晚饭都不想吃了。


 


 ......




白敬亭,你个孙子。不,你个祖宗。


 


 


我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那边五秒接了。








嘎哈?


哥帮你吃一辈子香菇。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365 )

© 白谣书 | Powered by LOFTER